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蕉城要闻 >

六十七载寻亲梦圆台湾老兵魂归故里

2016-08-24 09:17:53 三都澳侨报


余维望年轻时照片

  一湾浅浅的海峡,隔不断两岸浓浓的亲情。2016年7月23日的蕉城区八都镇闽坑余家祠堂里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爸爸,我们带您回家了!”台胞余永章手捧着父亲余维望的遗照激动地说。一位离开家乡六十七载的台湾老兵终于魂归故里。1949年,21岁的宁德蕉城籍青年余维望随国民党退踞台湾,此后便与家人失去联络,直至2005年77岁离世都没能再踏上故土。67年后,余维望之子余永章终于圆了父亲落叶归根的夙愿。


一封来自海峡对岸的寻亲信
跨越海峡的寻亲信

  2016年1月4日,福建省宁德市台办收到一封跨越海峡的航空信件,在开启信件的刹那间,为两岸同胞牵线寻亲的使命便降临到台办工作人员身上。一名自称来自台湾的老兵之子余永章在信中写到:“我是余维望子女,仅知父亲资料中记载他是福建宁德县八都镇之人,父亲名叫余乃应(家谱里的名字)、母亲翁氏,希望通过人民政府帮忙找到宁德县的亲人,时间已久,盼望有亲人信息。”
  这是一封让人为难的信,信中除了寥寥数语,可供用于寻亲的线索实在少得可怜,仅仅靠“八都”“余氏”有如大海捞针。
  然而,团圆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价值观,收信的时间正值春节前夕,回家牵动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心。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像中华民族这样如此看重家庭团圆。宁德市台办负责人更是深明这一道理,本着“对所有台胞求助一视同仁,涉及台胞的事一刻不等,向台胞作出的承诺一诺千金”的原则,台办指定专人负责帮助余氏寻找失联的亲人及宗亲族谱。


家谱中的记录

  凭借着仅有的一丝线索在人口信息系统上进行查询,或许是新中国成立前的户籍资料出现遗漏没有录入电脑,或许是时隔太久对姓名音字的印象已经模糊,或许也有乡音带来的影响,符合条件的“余维望”“余乃应”均查无此人。市、区台办转换思路,在蕉城上万余姓人员中开展全面的调查,为了更快捷、有效,将问题下放至各乡镇干部,重点询问60岁以上的老一辈人。
  一次次“不是”“没有”“不清楚”的否定回答仿佛预示着这次寻亲又要以失败告终,但在八都镇闽坑村村民余养强一句看似无心的话中出现了转机,“我可能有个叔叔在台湾”,在市、区台办的帮助与见证下双方经过进一步通信、电话、交换证物,最终确认这位余养强就是余维望胞兄的儿子,余永章的堂兄弟。

为了祖父辈的夙愿    

  岁月流逝,余维望一去就是60多年,杳无音信,余家人对他回乡已不报任何希望。这次台办的牵线,让余维望的侄儿余养强又惊又喜,也勾起了他再次为父辈圆梦的念头。
  在余养强的记忆里,他从未见过自己的叔叔,只是依稀记得在小的时候,从父亲的口中听说过有这样一位随着国民党去了台湾的叔叔,而今余养强也将步入花甲之年。
  余家在一次次找寻与一次次失败中却从未放弃打探余维望的消息,“只想知道他还有没有活着,过得好不好也就足够了”,余养强回忆起早些年寻亲的事显得有些无奈,“改革开放后曾托人到台湾寻找,好多办法都试过了,就是没有一点音信。”到了后来,家族里没有人再敢提起余维望,横跨海峡的分离似乎也成了一家人心头难以解开的郁结。余养强的父亲去世前再三嘱托即便找不到人,也一定要与胞弟合墓,为此,余家人不惜两次为余维望造衣冠冢来聊以慰藉内心能够一家团聚的渴望。


余家堂兄弟在祖父墓前合影

  故乡和亲人在海峡对岸的余维望心头同样是魂牵梦萦的。余永章自小出生成长于台湾,但对宁德的味道却颇为熟悉,“因为父亲逢年过节一定会做家乡风味菜。由于种种原因,父亲至死都未能与在大陆的亲人取得联系,老人家临终前仍叮嘱我要将照片放到余家宗祠里。”“寻根”行动也自然延续到了儿子余永章身上。本是不抱希望的尝试,终于被宁德市台办打捞起多次石沉大海的祈盼。
  毕竟是一场历时67年的寻亲,血浓于水,对彼此的思念是有增无减,祖父一辈人都走了,如今能够找到海峡彼岸的亲人,余氏堂兄弟俩都很兴奋,鲜有人知的祖母翁氏也使两人确定彼此“八九不离十”。
  2016年7月22日,由台北飞往福州长乐的航班,终于让分离于海峡两岸的一家人得以重聚。余养强去机场为余永章接机,两个人既紧张又兴奋,余养强说余永章和父辈兄弟的外貌像极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余氏家族七房兄弟合影
终圆落叶归根之梦

  得知余永章带着父亲的遗愿回乡,整个八都镇闽坑村都热闹了起来,余氏家族七房兄弟后人都在,甚至在老宅的横木上贴了欢迎回家的标语。
  2016年7月23日。第一次踏入故乡八都镇闽坑村的土地,第一次拜祠堂祭祖坟,余永章眼圈红了,终归找到了根。除了将父亲余维望的遗照放入余氏祠堂,余永章更是在胸口的口袋中随身携带着一张父亲的照片,他是要让父亲再次看看这故乡的山山水水,每一次驻足都用几乎耳语似的声音说:“爸爸,我们带您回家了!”
  这一趟回家之路,余维望“走了”67年。
  此次回家寻根,余永章带来了台湾的高山茶,而堂兄余养强也回赠了宁德传统银饰品和和田子粒手串等礼物,在余永章回台时,余养强还带了本地畲药给远在台湾的婶婶。在机场送行时,余永章动情地说:“虽然母亲已经80多岁,只要身体允许,我们还要带她一起回来!”“欢迎你们回来,这里永远是你们的家!”两兄弟再次紧紧拥抱到了一起。  □本报记者 郭文辉 实习记者 施文雯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