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探秘 >

时光里别的惊鸿一瞥——探访传统古村落吴峰村

2016-11-25 13:00:14 三都澳侨报



  编者按:
  日前,国家住建部官网发布消息,对拟列入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村落基本情况进行公示。在1602个拟列入村落中,宁德市共有32个,数量位居全省第一。其中蕉城区共有18个,分别为八都镇猴盾村、洋头村、闽坑村,九都镇贵村,霍童镇石桥村、外表村、邑坂村,赤溪镇赤溪村、夏村、桃源村、官岭村,洋中镇代都村、东山村,三都镇松岐村、斗帽村,金涵乡后溪村、吴峰村、梅鹤村(去年已有虎镇文峰村入选中国传统古村落),数量位居全市第一。本报将开辟专刊,带您走进蕉城这19个中国传统村落,寻找浓情乡愁。

  蕉城区洪口乡吴峰村坐落于洪口乡西北部,因深处蕉城、屏南、周宁三县交界的高山小盆地,成为水路时代宁德通往邻县屏南、周宁重要的茶盐古道,还素有“一声鸡鸣,三县皆闻”的说法。吴峰村肇始于宋末元初,拥有800多年的历史文化。悠久的历史也沉淀了吴峰厚重的美感,岁月侵袭让它显得越发成熟、典雅、光芒乍射……




凝在建筑的东方气派

  吴峰村深处海拔800米的高山小盆地,受地形影响,冬季冷空气被阻挡在盆地外缘,使吴峰在寒冬腊月里,气温也比同纬度地区高上些许,但高海拔的地势让它的夏季也不显得十分闷热。
  吴峰村共有600多人口,皆姓吴。村落依山而建,面田而居,带水绕村。穿行在吴峰村,建筑群布局清晰、严谨,错落有致,气势恢宏,保存完好。占地面积广阔的各种大宅院让人啧啧称奇。这些古民居大都气势雄伟,工艺精湛,无论是牌楼、门厅,还是屋檐、窗棂,几乎都有精美的雕刻,造型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吴振堂老宅内的灰塑浮雕“羔羊跪乳”让人惊叹,刻刀深入浅出的雕工,精细的勾勒出嗷嗷待哺的小羊羔,竹子枝叶清晰,刻刀修饰出强力的立体感,让你不得不佩服明清大匠的手工。
  吴峰村传统民居皆为就地取材的土木结构房子,有的一层为土墙,二层为木板房。木材表面不施油漆,显得朴实、简洁。村内建筑风格多样,既有闽东北山地传统建筑典型的特点,又揉进了徽派建筑的元素。其外物特征主要体现在风格各异的风火墙上。有翘角马头墙、风帽形虾蛄墙、金字形墙、阶梯式墙,似鹤似云,错落有致,自然流畅。建筑外观纯朴,不求奢华,体现了山区人讲求实用的文化气质。民居内部多为一进厅或二进厅,上下廊结构,或前、或前后皆有天井,两层结构,楼上临天井建有美人靠。我倾侧坐于美人靠上,浮想古时闺中女子是否也这么侧坐于美人靠,远眺窗外的风景,等待心上人归来。
  一阵清凉的山风轻轻掠过老宅,它似一壶老酒,将屋后的树、竹、田野里的庄稼灌醉,却吹醒不远处的炮楼,风穿过炮楼的洞穴,嗡嗡作响,好似有一场战役即将拉响。
  炮楼,位于古巷内,共两座,建于清嘉庆年,是当时的吴氏人家为防御匪患而建筑。炮楼紧依清代大房子外墙而建,与大房子相通,占地面积20多平方米,高20多米,土木结构,平顶式,古老的炮楼还布有多个当年抗战的炮眼,数个泛黑的炮眼轻声低述着那年的战火硝烟,也见证村民热爱家乡,守护家园的决心。
  吴峰村虽地理的偏远也避免了现代的破坏,密密麻麻的电线网在老宅内肆意穿行,黄泥墙被附上了厚重的水泥,老旧的建筑无人问津而荒废,如今明代建筑仅存一座,余下大多是清代和民国的建筑。
  徒步走过吴氏祠堂、拂过闾门、仰望贞节坊……历史的痕迹,在漫漫长路中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印记,没有人抹尽,也不能够抹平。





锁在传说的纵横路网

  吴峰村坐北朝南,依山而建。村内道路三横多纵,横向路东西走向,分别称为“上、中、下”三路。纵向路南北而行,村庄靠北部(村头)道路最为古老,随南则渐新。路面采用石块铺设,踩着石板路就像做了一次天然脚底按摩。吴峰村的路网相互交错,如同一个大大的“耕”字,与吴峰村农耕为主的生活相契合。
  古老的村落免不了神秘的传说,听老一辈说,村庄后门山为“双牛对拱”,村东“卧狗把守”,村西“飞凤落洋 ”,村南“金龟锁口”。这些故事传说大多与路有关,而村南那条弯曲纵向主干道,抵住龟尾湖,便是传说中的“金龟锁口”。说起“金龟锁口”就不得不提吴峰村的人文环境,从古至今吴峰村都极其重视“礼学”文化,村民遵纪守法,尊师重道,社会治安环境良好,村民即便家禽放养在村口也不会少了一只。传说在很久以前,有村民在村南放养50只鸭子,到傍晚来收鸭子的时候,却发现少了7只鸭子,村民纳闷,但想鸭子兴许是跑到别处,可是接连几天鸭子频繁失踪,这可把村民急坏,于是他便躲在龟尾湖旁的草丛中窥探盗鸭之人。夕阳的余晖洒满了湖面,村民想起身赶鸭子回去,却在此时草丛中突然探出一个大龟头,一口就吞掉7只鸭子。村民吓得惊慌失措,跑回村中告诉村里人这件事,于是大家齐心在龟尾湖前修建起这条“锁龟之链”锁住乌龟,也锁住了吴峰村的一方风水。
  吴峰村水路畅通,村中引水自西向东绕村而行,而后又折南注入村中龟尾湖,水系十分通畅。村落依旧保持着明清以来的排水系统,整个村落卫生整洁,村内污水通过三格化粪池处理后引入稻田,经植物净化后流入小溪,既能清洁家园,又能让主财之意的水绕村而行,旨在家家聚财。村中祠堂下方有一口方井,凿井于祠边,水质清澈,既为方便饮取,也为村中开活眼。让乡村有了通透明智之意。
  沿着水路走进吴峰的古巷,古巷很深,深得使古巷打破了时光的界限,顺着时光的洪流,历史又再一次清晰展示在眼前。古巷内都是明清古宅,黄土墙围起的大宅院,貌似千篇一律却又千变万化,在保持闽东传统民居共性的同时,又显现出了各自卓越的个性风采。










根于心中的信俗文化

  吴峰人身居群山之中,与外界联系不多,敬祖畏天成了根植于村民的信仰。村中心的吴氏祠堂是村内规模最大的公共建筑,由祖厅和戏台、天井三部分构成。祖厅进深20米,戏台深10米,戏台至大厅由7级台阶错落而上。祖厅采光极好,祠堂大门题联“世间好事忠和孝,臣报君恩子奉亲”“祖德绵绵千岁远,宗功浩浩万年长”,横联书 “三让高风”,反映了吴峰世代延绵的讲求忠孝礼让的民风。
  吴峰人的信仰多元化,村口有拓主殿和齐天大圣殿,村北有车山公殿把守。车山公殿始建于明代,供奉的是猎神车山公,是吴峰村年代较为久远的信仰场所之一。车山公祖殿信俗源自猎神陈六、陈七、陈八公信仰,其神职驱邪镇鬼、打猎护农、保境安民,深受百姓敬仰。
  古时,吴峰村高山峻岭、山林密布,虎豹横行、虫蛇出没,给人类的生产生活带来严重的威胁。由此,以狩猎为生的猎户自古以来就衍承不绝,其狩猎行为一直与传统的闾山巫法保持密切的关系,成为闾山教中的一个小巫派,其名曰“车山道”或“车山派”。车山的神祗被称为车山公,车山公被尊祟为狩猎的祖师和保护神。闾山教的车山信仰起源于何时已无从考证,从车山公代代传承的道场请神、请符等神令切口上看,车山信仰是先民为生存而同自然界斗争的产物,它是自然信仰融入本地传说神祗组成。
  近年来,随着狩猎活动的禁止和吴峰村车山公祖殿焚香敬供大量减少,可是吴峰并不为此而忧心忡忡,即便文化因此落寞,信仰却早早已根植于心中了。
  你不得不尊重这样的文化,纵使现在科学大背景的冲击,那份小小的文化信仰,仍能折射出历史的缩影。
  吴峰村口南有清风亭,北有凉亭。战争的破坏,古清风亭已荡然无存,被替上了单檐六角砖石亭。亭上有一联“故土依稀寻旧梦,新亭映月话沧桑。”一句沧桑话风雨,石亭不语情宣泄。
  北路凉亭始建于明朝,位于茶盐古道旁,是古时过吴峰必经之亭。凉亭经过历代被损毁,多次重修,原貌保存较为完好。亭内左右各置木长凳,十分简陋,但却成为路人歇脚遮风挡雨好避所。
  风雨中,吴峰村的古祠堂、古闾门、古驿站、古官道、古殿庙、古戏台、碑刻,连同色彩斑斓的民间习俗或朦胧或清晰,都镌刻在这个古老村庄的山山水水之中……  □本报记者 苏诗瑶 黄钲平 文\图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