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探秘 >

藏在深闺待人识——走进传统古村落后溪村

2016-12-30 11:41:20 三都澳侨报


  在青山环抱里,落日的红晕洒满古厝的砖瓦。老人们坐在村中凉亭,细数过往,聊着家长里短,直到夜色笼罩。这样的古村生活,令人惬意。不过,当你真正走进一个古村落,你会发现,她带给你的不只是空气清新、田园烂漫,更多的是深厚的历史和道不尽的古老故事……
  “颇得江山趣,不知城市喧。”这是印刻在后溪村村居门帘上的一句诗,道出的是村民们对于后溪村最恰当不过的描述。遇一人白头,择一村终老。如今,后溪村多是七老八十的老人,厮守于此。他们舍不得离开山野浪漫、古味浓郁的后溪。



山一水 藏风聚气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用这句古诗来形容藏在深闺的后溪村似乎再合适不过了。蜿蜒崎岖的山路,让这个距金涵乡镇区17公里的村庄增添了一份世外桃源的色彩。然而,当你品味到峰回路转后的豁然开朗时,便会被这个静谧清新的山间盆地小村庄所“俘虏”。
  两条温润的小溪绕着村落涓涓而流,像一条银光闪烁的绸带,给后溪村镶上了一道美丽的花边。自西向东的橄榄溪和自北向南的搭里溪在村口相汇成“丁”字,蕴含着先人“人丁兴旺”的择基愿景。以水为前景,民居建筑依山而建。后山层峦叠嶂,五重山紧密相连,由东北方向顿挫绵延而至,一峰比一峰高,层层递进。
  东有美女峰,西通将牛帽,两峰刚柔并济;南垂“金线葫芦”,北枕“石马嘶风透岭”,景色迷人。在后溪族谱里,素有“后溪八景”诗赞。整个村子群山环护,林木苍翠,一幅优美的村落山水画卷呈现眼前。
  后溪村原名燕窝里,位于金涵乡西南部,形似“燕窝地”,地处蕉城区与罗源县、古田县三县(区)交界地。自古,后溪是宁德通往福州府陆路的必经之地,成为通商之便途,至今遗存着曾经的商业要道“陡头街”。
  “陡头街”是一条密布的鹅卵石巷弄,像村庄的脉络,深入浅出,若隐若现,记录着这里的繁华。鼎盛时期,商行店铺、饭馆客栈布满了这条大街,日行肩夫,夜歇客商,每天南来北往,熙熙攘攘。用“十里满商铺”来形容曾经的后溪一点也不夸张。
  据族谱记载,后溪村明永乐年间开基连江东塘。洪武二十八年,第一世安公启居罗源后溪,后迁西乡小玲吴厝坪,辗转旌壇繁衍、发展。正如路上的每一粒石子一样,村中的一砖一木都印刻着时光的记忆。



砖一木 印刻时光

  村内,十余幢清康熙、雍正、乾隆年间的古民居鳞次栉比。朝鼎四连居、独立门楼以及三座朝南一字排开的门楼装点着古朴的后溪。马头墙高低起伏,勾勒出村庄嵯峨的历史轮廓。
  走进古厝,如果没有厅堂上贴着的“领袖画像”和大红双“喜”字,恍若穿越“虫洞”,进入清朝道光年间的世界。每座古民居占地一两亩不等。大门、前庭院、天井回廊、主厅堂、后厅堂、后庭院是后溪古民居的标准配置。外墙贴青砖,三进三落,内四扇或六扇木结构。屋子柱体粗壮,就连作础的青石都有雕花。闲庭信步,细细品鉴。那正厅厢房的门扇与窗花上的海鲜窗雕,令人莞尔。二都蚶、黄瓜鱼、章鱼、螃蟹,这些宁德自古都有的特色海鲜,被雕刻成时光“筵席”,供后人品鉴。
  抬头的惊鸿一瞥还能细数先人建造此民居的用心之处。“藏”于大堂双角的财神福语:“福禄寿喜”“加官进禄”。岁月不仅没有让其褪色,反而使得这些雕刻品越发精致夺目。还有那左右对称的梁上瓜柱(当地称为:毛笔筒),饱含着五谷丰登的寄寓。横亘与大厅上的灯托也是极富当地风俗特色,后溪村留存着制作花灯和挂排灯的风俗。后溪村党支部书记说:“谁家娶媳妇了,女方家要带来一盏花灯,挂在男家正厅,寓意‘添丁’。”
  与别处古民居不同的是,这古厝的天井正中不设通往正厅的走道,只一个石条铺就的大天井。民居风格与霍童溪民居迥异,后溪村自古与罗源中房镇林家村联姻,疑似受福州府风格影响。据村民介绍,这里的古厝群历史可上溯到明朝永乐年间,传说为连江东塘吴氏辗转迁徙至此,先以造纸业为生,慢慢富裕起来,经多代繁衍,人口增多,陆续建造而成古厝群。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古厝的许多华丽雕饰以及与村史相关的文物,在“文革”中已被破坏、焚毁,现已无法考证。



技一俗 传承古韵

  后溪村人引以为豪的两大景点:古石道和崇福堂。
  沿着后溪通往罗源的古石道漫步,荒草离离的古道时而宽敞,时而窄小。迎面而来的乡野农夫,肩挑扁担,赤脚踩在石板上,他们才是与这条古道最相配的装扮。而衣褛现代的笔者,一眼便能看出是这里的“闯入者”。
  蜿蜒小道千回百转,一座明代庙宇崇福堂远离尘世纷扰,蛰伏在古石道罗源分叉口。崇福堂,又称观音堂,内为木构,经2014年福建省博物馆考证为明代建筑。
  据了解,其建造时间比吴氏入驻后溪村的时间还早。由于找不到相关文字记载,崇福宫神秘的历史故事给往来世人留下悬念。但是,这并不影响村民们对它的信仰。附近村落均有村民来此祈福,愿观音保佑妇女儿童。每年农历正月十五,村民会到崇福堂请神,抬至村中吴氏祖厅,农历十六开始游神,逐家逐户供奉迎神,祈祷得到神的赐福。
  后溪村村落林木茂密,先辈们在生产生活中遗留下众多传统技艺。传统造纸业、传统制灯手艺,虽然今已停止,但村中老人还保留着这样的技艺。正因为有传统的制灯手艺,“挂排灯”成了后溪村保留至今的盛会。在元宵节时,家家户户扎灯挂在屋前,展示手艺。五光十色的花灯点缀着静谧古村,映衬着圆月,天上地下熠熠生辉。  □ 本报记者 林晓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