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探秘 >

探访传统古村落梅鹤村

2017-01-24 10:42:41 宁德蕉城在线

  宁德蕉城在线(本报记者 苏诗瑶)“梅开结园千古韵,鹤舞石堂百丈辉”形容的正是位于蕉城区虎镇西北部的梅鹤村。这座沉淀近千年的文化古村至今仍较为完整保存着百余座明清时期的古民居,依山傍水的建筑格局,宛如一幅天然的山水画。梅鹤绝不是蕉城最美的古村,它不惊艳,却足以让人为之心动,它古朴又典雅,辉煌而又宁静,宁静地直达人的心底……


梅鹤村


鸟瞰梅鹤 陈言波 摄

古村·淡雅清新

  梅鹤村的古老历史已有950年,近千年文化沉淀,让这里每一座民宅、庙宇、祠堂、每一扇窗、每一扇门都赋予了历史的气息,建筑被精雕细琢,繁复花纹地装饰着,千年的风雨侵蚀依然清晰如昨,令人着迷。
  梅鹤村的村民大部分姓林,故而梅鹤又被称之为“石堂林厝”。因温和气候、肥沃土壤、山清水秀,梅鹤还素有石堂粮仓之称。梅鹤四季分明,而我却独爱梅鹤的秋色。那金碧辉煌的水稻田和绿意迷人的山野景色混乱搭配,美得让人都不敢用力呼吸,好似恍惚中,我便闯进走进了这幅山水画中,稍有就不慎惊扰了那一池静水和沉默的村子。
  青砖、灰瓦、碧水,是梅鹤的色泽,淡雅得如同高居朝堂的大夫学士,褪去一身的荣耀,回归乡土。梅鹤传统建筑占全部建筑的80%以上,且时间跨度大,荟萃宋、元、明、清各朝代建筑,建筑类型多样,格局完整,集中连片,村落内巷道呈一纵九横鱼骨状,即以中心路为轴线,向两侧辐射九条支弄。
  最喜欢梅鹤村的那些小巷子,虽然狭窄,却是当地人最真实的生活记录。在窗内眺望远方的梅鹤姑娘;捞起油锅里喷香酥脆的炸糕师傅;那些抖动簸箕认真筛着地上稻谷的劳动妇女;还有那能穿过几条小巷,装进你的鼻子的麦芽糖香……
  拥挤的巷子被明清建筑群中“挤压”,在这些传统的古民居中最为特别的是窗户的设计,其南窗大,北窗小,南位居中,北位偏高,如此设计自有它的精妙之处。夏夜,较凉空气由南窗涌入室内,室内原有热空气被抬升并向北侧运动,自北窗排出;冬季,南侧室外有充足的日光照射,开启南窗可获得温度高于室温的空气,关闭北窗可防止暖空气的散失,这开南通北和开南闭北,也使梅鹤的古民居冬暖夏凉。


九跳桥

沉字桥

沉字桥 林昌明摄

古桥·美学艺术

  在梅鹤总有走不完桥,不论是跨越千年的沉字桥、还是青石长板的九跳桥、或是玲珑小巧的柳墘桥……它们跨山越水,迎送南来北往的人流,一桥沟通,惯度秋月春风的年岁,千百年的守候,只为桥下的水流桥上的人流。
  沉字桥又名花桥,砌造于宋徽宗崇宁五年(1106年),是宁德市最古老、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石拱廊桥。桥南北走向,横亘于村尾水口,衔接对峙两峰,气势壮观,被誉为“宁阳第一桥”。
  步入桥的廊屋,就像走进一场精心策划的梦境,脚下盈盈的水声,桥上斑斓的石块,依着窗口,看着朱熹与陈普那时隔千年的千古绝对,“紫阳诗谶石堂名彰千古 玄帝位尊金厥寿永万年”,浓郁的笔墨在眼前淡开,历史仿佛就在眼前飞速的倒退,眨眼间仿佛就看见朱熹与陈普站在廊桥上,对歌吟诵。
  走下廊桥,看着七八只石蛤蟆在急流之中形成了上下飞跃的态势,构成了一幅天然石雕的美妙景观。如果说沉字桥以“美学”著称,那九跳桥则是一个最耐人寻味的“谜”。建于宋朝的九跳桥,全长25米,由九条长7.23米、宽0.8米、厚0.5米,重约10吨的青石板石干砌而成。这样的桥梁建筑,放眼中国,或许并不稀奇,但深究桥梁结构,你就不得不佩服前人的功力了。桥梁以整块石条作为迎水面的分水尖,十分罕见,且金刚墙上部石块叠涩交错伸臂,难度巨大。在没有任何机械的宋代,建造这样一座桥,难度自然超乎想象,这也使九跳桥成为了一个未解之谜。
  玲珑小巧的柳墘桥承载着乡土记忆的灵气,作为古驿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也见证着梅鹤的历史变迁。桥梁建于清光绪六年(1880),以三块石板铺设而成,经过漫长岁月风雨的侵蚀,斑驳的石板是否还曾记得那些往来的客商?老农挑着两担水稻晃晃悠悠地走过了柳墘桥……


宅 陈言波 摄

冰臼胜景 林昌明摄

冰臼

古景·冰臼奇观

  梅鹤的清晨许是一天中最美妙的时刻,晨曦中天边露出了曙光,古村里错落有致的老宅被勾勒的绚丽而辉煌。而古村一头的冰臼奇观,则是我最向往的景观。
  雄伟挺拔的大山将如画的风景生生地撕开,以一种掌控一切的气势展示着这奇特的地貌。灰色的岩石裸露在阳光下,岩石上嵌有无数形状各异的石盆,圆形菱形方形极不规则,大如缸锅、小如杯碗,深浅不一。石盆里盛满了碧绿的池水,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巨人深邃的眼眸,不眨不休,凝视苍穹。
  晶莹的水流沿着石壁轻盈地划出一条光洁剔透的“绸带”,飘逸地落入石壁后的湖泊中,碧绿的湖水如入仙的浴场,静静地洗涤着凡世的浊气。而继续前行的水流极具功夫,将滴水穿石本事发挥的淋漓尽致,几乎每块石壁都被凿开了一条水流状的细槽,几经冲刷,岩石最原始的色泽一览无遗。
  沿着水流的方向往下走,处处石壁突兀,移步换景。下游的石壁上还有一个天然涵洞,当地人称为“石雾朝云”,涵洞的石壁上青苔肆意生长,水滴从洞顶落下,“滴答滴答”响彻整个涵洞。斑驳的阳光从洞口穿透进来,映射在巨大的洞厅石壁上,让人仿佛置身于空灵的别样洞天中。
  在漫长的地质变迁中,大自然的神奇伟力在这里造就了瑰丽奇绝的自然景观。在未经专家考据的说法里,有人认为这景观是冰臼奇观。深思缥缈中,不免揣测,两三百万年前,或许这里还是巨厚冰层覆盖状态,由于冰层内有巨大压力,冰川融水携带冰碎屑、岩屑物质,沿冰川裂隙自上向下以滴水穿石的方式对下覆基岩进行强烈冲击和研磨,悄然形成今天这令人叫绝的天然景观……
  梅鹤是个令人念念不忘的古村,历史与艺术赋予它太多的故事,它像一本读完的小说,从翻开的第一页开始,你便不肯放下……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