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探秘 >

邑坂九宫八卦地 霍童溪畔剪晨曲

2017-06-28 10:30:29 三都澳侨报

本报讯(记者 李锟 实习生 赖恬韵)霍水清流,竹筏慢渡。撑篙人一曲民调,惊散了两岸栖息的野鸟。潺潺的霍童溪浸润了座座村落,待到芦花微散,邑坂村也展露面容。

邑坂村地处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霍童镇东南部,系霍童、九都、赤溪三镇的交汇点。霍童溪沿着邑坂原始森林公园流过,傍水而生使得邑坂村弥漫着淡淡水气,就像一幅年代久远的水墨画卷。横跨霍童溪的邑坂大桥上,赶早的邑坂人,步调如同霍童溪的水流一样缓慢,见证着从元代至今盛开的几百年的光景。





邑坂村景

一水绕乡将绿剪

行走在霍童溪的风景线上,但见两岸青山次第开,一溪清水绿于苔。岸边犹见鱼翔底,远处鸥鹭踏水来。李白笔下“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的情景似在眼前。大桥横跨的霍童溪上,成群的白鹭或栖息或飞翔。两岸青山如黛,古榕华盖,翠林秀逸,洲青沙白;溪面清水徐流,低吟浅唱;仰看,天一片蓝,俯望,地一色绿。弯弯的河流如风吹罗带,三三两两的农舍与野舟过渡点缀其间,风从耳旁滑过,鸟在溪排与渡船栖落。

盈盈一水间,溪畔一侧古树成林。在邑坂村西南保留有一片300亩的原始森林,与静缓流淌的碧水相互映衬,此景恰如一幅山水画卷,令人心旷神怡,杂虑殆消。

据介绍,原始森林中有一块神奇的墓碑,碑上刻“东昭定国明王” ,历次洪水都不曾淹过这块石碑。相传,这个年代久远的石碑,从霍童溪上游随大水漂下,停留在森林内的一小片草地,庄上人以香炉上的神号立石碑供奉,称之为“福坪土主东昭明王”,每逢佳节、喜庆事,村里人都要到福坪供请祈福。

如今,原始森林内古木参天,保留有许多珍稀树种。有如胶似漆相互拥抱的“情人树”、有榕包楠、姐妹枫、蛟龙附凤、怒梅争春、金角驮树等奇异风光。珍奇树种包括竹柏、八角桂花、榕树、樟树等100多种(不包括草木),最大树龄达1400多年,最高树达40余米,周长最大需七八人环抱,更值一提的是其中有国家濒临绝尽的珍稀树种竹柏、龙爪樟、八角桂花、灵芝等。临溪一段绵延400多米的500多株枫树林在秋高之日,红遍河滩,倒映在清澈的溪水中,堪称绝景。

历代村民都致力于保护这片原始森林。相传邑坂首任村长为严正声明保护森林这一族训,有意让其子到树林中砍一棵小树,然后对孩子进行重罚,以示公正严明,身体力行以教育其他村民和后人保护森林的决心。

曾经来此作旅游规划的同济大学规划师、博士生导师吴人韦考察邑坂原始森林后,感叹地说:“邑坂的原始森林,从地理位置上正好起到天然的挡风屏,而且,从它目前的良好保护状况与八卦村的规划布局核心思想两者上判断,历史上,邑坂村有着极其严格的类似村规民约规矩,这种管理准则已经远远超过当今的城市管理手段。”





邑坂古民居

八卦布局有真意

山水秀,村庄美。邑坂古村,八卦格局,背靠山,面朝霍童溪,前有原始森林呵护,旁有千亩良田。村民临溪而居,厝边古木森森,如此环境,让人领略到“天人合一”的古朴自然遗风。

邑坂村人称“八卦村”,关于该说法,有着两种解释:一说是因为邑坂村的村落格局似一扇形八卦;而另一种说法则为邑坂的村落格局存在两个八卦阵形,一内一外,内以村里一庙宇为中心,外以村外一处地势最高点为中心。

邑坂村名字有特色,村容也极富含蕴。邑坂村还以保留着相对完整的古村落建筑而闻名遐迩。虽地处乡下山间,邑坂传统民居却建筑气派,装饰考究。宽厚土墙筑就的高大的明清古建筑鳞次栉比,俨然一道风景线。据说古建筑是先人彭邑公根据天人合一思想建造起来的。村落在中心位置布置了“太极水陆阴阳鱼”,将路网按“八卦阵”布局,具有防御性、通风性和亲自然性。

至今村里依然保留着先祖构建的九宫八卦建筑布局,格局似一扇形八卦,以靠山脚处的中心水池为核心,通过5条弄口向外呈扇形辐射,由大大小小的27条弄口连接而成。中心水池,被认为是八卦村的“阴阳池”。其道理是在阴阳八卦中可抑制火烧山,故又称为“防火池”。村中老人称:若山中起火,火焰就会倒映在池中,水池起到预警功能。组成八卦格局的村中巷道纵横交错,看似有规律,但如若不是长年生活在村中,一旦进入其中,很可能就被困住,而这,也是“八卦村”的神奇之一。

现在,邑坂村民把“八卦”看为吉祥的象征,他们认为“八卦”的含义表现在村中的房舍无特定朝向,因为任何朝向都具有风水。这一说法,成为说明一个地方是风水宝地的有力口碑。至今,蕉城还传有“八卦地”之说法。但更令人惊叹的是,传说流经邑坂的霍童溪水会顺八卦形流动,水流进村,绕村一圈后又倒流回去。这使得其他“八卦地”无法比拟。这种八卦阵建筑布局具有浓厚的地方建筑布局特色和旅游观光价值,被定位为中国第一道教文化村。





邑坂古民居

闽东人类发祥地

霍童溪奔流清波,也播送文化。霍童溪孕育了闽东先民。成书于公元1787年的《宁德县志》载:“宁山之最大者莫如霍童,故宁川最大者亦莫如霍童。”霍童山高,霍童水长。考古常识告诉我们,远古人类多在靠山的水边生活。山水相宜的地方最适古人类生存。

邑坂的芦坪岗、瓦窑岗这两个平缓的山包,因为2000年5月,省博物考古队的一次发掘,赋予了它们重要的历史意义。

芦坪岗,位于邑坂村东北约2千米的霍童溪岸,海拔约100米。山岗表层为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的红土堆积。在1万多平方米范围的土壳上散布大量黄土仑类型印纹硬陶片和西周时期原始瓷片,并采集到残石锛、打制石核各1件。可辨认的陶瓷器形有网格纹灰色硬陶罐、划纹灰硬陶广口罐、青釉曲折纹小口广肩原始瓷罐及青釉原始瓷豆等。

瓦窑岗,位于邑坂至赤溪公路西北侧,西南距邑坂村约1千多米。这是霍童溪与赤溪交汇处的一座独立小山丘,海拔80米。山坡表层为晚更新世和全新世红土所覆盖。地表上可采集到大量灰色印纹硬陶片和少量青釉原始瓷片,器形有罐、豆等,还有砂岩砺石、凹石各1件,打制石器件。

当年,省博物考古队对上述两遗址中发现的石制品的考古结语中这样写到:从这些遗物看,芦坪岗可能有西周时期墓葬,在更新世晚期的地层内可能有旧石器时代文化遗物埋藏。瓦窑岗可能是商周时期聚落遗址,在晚更新世红土层可能有旧石器时代遗存。

从时间上推测,上述两遗址石制品至少在1至2万年以上,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此前,闽东地区史前文化遗存以往知道最早的年代,大约是新石器时代晚期(约4000年)左右。也就是说,芦坪岗、瓦窑岗旧石器的发现,改写了闽东地区的历史,一下子将原记载的新石器时代,推前到旧石器时代。而且从石制品的情况分析出,邑坂的芦坪岗可能是一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石器加工场所。这说明了至少在邑坂区域上,曾经有史前人类的集聚活动,并带有劳动痕迹,由此遗留下当时的原始先进文化。由此可以提出这样一个推论:霍童溪畔是闽东乃至福建省最早的古人类栖居地之一。


第一洞天百草园

霍童镇邑坂村曾被喻为“中医摇篮村”,其中以解放后已故的中医师林最荣、林元如、林奶心等人尤为知名。邑坂村中医是世代相传,多是父传子,师带徒。现在亦有学校培训,国外留学的中西医人才。代代相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邑坂名医林最荣先生,原名林餘建(或林宇建),(1905.7—1979.8),先生出生贫苦,自幼学医,精研岐黄医道,擅治伤寒、杂病、温病以及妇、幼等中医内科疾患,抢救过无数危重病人,闻名闽东数县。1959年12月-1960年2月,选送龙岩专区卫生学校伤寒论专修班学习,回来后即调宁德县中医研究所工作,兼中医进修班伤寒论等课程的教学工作。1960年县中医研究所下马后仍调回霍童卫生院工作直至退休。先生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群众钦佩,饮誉环区。

林最荣中医师,不但医疗技术、医德好,而且文学功底深厚,喜爱吟诗作赋,是霍童环区少有的大诗人,是“杏林诗集”的作者。从“杏林诗集”可看出诗人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仁心仁术,济世利民的崇高品德和认真踏实吃苦耐劳的工作作风,是表现当年时代的缩影。

杏林诗集(选篇)七古二十韵

我国医学开最先,较早西欧数千年。

五行理气配脏腑,办脉办证尤高玄。

溯自岐黄迄清季,指不胜屈圣与贤。

内经难经金匮外,精义钜著相蝉联。

医学金鑑分科类,各科技术法俱全。

有能深造信起死,从非臆说谈空禅。

攻同良相称国手,都由猛着祖生鞭。

然胡中医良者鲜,实由涉猎不钻研。

且多市井谋食辈,目不识字也悬壶。

因而圣道日以晦,病者多半难获痊。

天生伟人具卓识,提倡国粹求光前。

悠悠霍童溪,滚滚东流水。行走在霍童溪畔,总把我们带回蓑衣的年代。置身于霍童邑坂八卦村,时光与记忆,隔溪相望。育人、生景、造物,沿溪探访,敬畏之情油然而生。“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日落时分,炊烟弥漫了整座村落。回过头看着身后这条日影斑驳下的青石板路,雨珠从檐角滴落,青灰砖上爬满苔藓,还有纹饰精美的牌匾,雕花的木窗棂……回看那杆早已露出苍灰色底的旗杆,只需轻轻一碰,就会掉落一地的故事。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