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傅海清:家乡散记

2017-06-30 17:57:00 宁德蕉城在线

宁德蕉城在线(傅海清)雷雨刚开始,风夹着雨下着。雨滴又粗又大,打在巷道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过了一回,风停了,雨却越下越大。不一会儿,地上便积满了雨水,树叶和雨水堵住了下水口,于是,水越积越深。正当我担心雨下得太大会引起洪涝时,雨渐渐小了,停了。 是的, 品味雨中的家乡,也有一种场面,那就是这样的, 雷声越来越响,雨越下越大,地上的水也越来越多,天地间好像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交响乐呢!这曲子越来越响,也越来越疯狂,我想“雨珠们正在举行狂舞会吧!”这可真是所谓“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啊!将会别有一番情趣,我爱夏雨,更爱雨中的家乡,雨水,会让人感到清新,宁静。夏日,家乡处处苍翠,绿荫点点,柳树繁茂的枝叶犹如一柄绿伞,遮住了耀眼的阳光。坐在办公室前面的榕树的树荫之下,顿时感到丝丝清爽,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投射到地面上来,点点阳光,微风拂过,光点也跟着摇曳,如同个个精灵,煞是美丽。夏天的天气多变,一会儿下雨,一会儿又是晴空万里。每当下雨的时候,我总喜欢,漫步树木花草之间,张开双臂,迎接来自上天的精灵——雨珠,远望过去,颐蘭公园笼罩在烟雨之中,还有花朵的斑斑点点,也都依稀可见,嗅着弥漫在空气中的淡淡的泥土的清香和花朵的芬芳,令我神清气爽,飘然欲飞。我爱雨中的家园!   台风家乡一隅,溪边,凌晨一点。

一闪电划破黑暗,打破寂静,自九天流入溪底。  东面狮子山上狂风压下,呜咽着奔向民居。后门山的一棵老樟树被拦腰折断一枝,又一棵松树被连根拔起,砸向山麓下的一户民居大门旁。有一别墅的玻璃碎了,主人惊醒,精神未定,只见房盖被风掀起,人卷入雨中。傅氏祖厅门前的坪上地毯似的与地面分离,在空中被撕成碎片。雨点横飞,忽来雁落溪,水流滚滚,奔千里,未见其源已至眼前,将溪岸吞没。台风洗过的夏夜,恍惚落入了另一个凡界,能感到那儿的绿树清葱,杨柳迎风,吹走泛黄的徘徊,送来明澈的天籁。如沐春风般让我升华到了华丽的忘我境界,由心而生的暖流自下而上托起所有的希望和等待,脚边丛生的绝望仿佛越来越远,再不复出现。步入空明的夜,踏过排排水榭,水波流转下的回忆是那么皎洁,映着前尘却掩不去皓月,似细水软沙地漫延在每个柔软的心涧,拨动着我不堪一击的弦。宛若久违的深潭,竟也泛起悠远的波澜,频频磕碰着固执的语言,浸润着干涸的感觉,缓缓铺开层层的留恋,笼罩住我旁逸的思念,如大河汇流,气势磅礴地收束我狂乱的情思,集百乱于一正地注入那个深遂的时空,倾泄毫无保留的快乐和义无反顾的付出。

雾天大街上,到处湿漉漉的,人们在雾中若隐若现、来来往往,远远地只能听见杂碎的、间断的脚步声,只有渐渐走前才能看清形象。等转过身在看时,他们的背影已慢慢走远了,仿佛进入缥纱的仙境一般……一天清晨,拉开大门,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白茫茫的雾。雾笼罩着大地,看上去仿佛空中的白云都飘到了地面上,人们好像置身于半空中,被云拖着。大街上,到处湿漉漉的,人们在雾中若隐若现、来来往往,远远地只能听见杂碎的、间断的脚步声,只有渐渐走前才能看清形象。等转过身在看时,他们的背影已慢慢走远了,仿佛进入缥纱的仙境一般。远处的一切,都被大雾笼罩着。十米以外,什么也看不清了,就像一个白色的大幕帐挂在那,遮挡了人们的视线。只见远处把山笼罩着的晨雾,此时真像戴在山顶上的白绒帽,又像是系在山腰间的一条条玉带……过了一会儿,雾小了,大地脱下厚厚的绒衣裳,披上了轻柔的薄纱。一些大树的树枝已经羞涩地从雾中露出婀娜多姿的身姿,似乎在招呼天上淡淡的白云。柔和的光芒也洒了下来,这一切构成了一幅宁静幽雅的水粉画,恐怕连最有才的画家也画不出来。啊,雾,你不像大雪那样壮观,也不像小雨那样缠绵,而是温柔的像一位慈母。你轻轻的抚摸着我们的面颊。给我们一种湿润清凉的感受。雾,你从来不打扮自己,身上从未有过一朵花、一道纹,也没有一丝芳香,而是以你乳白色的本色弥漫于天地之间,使人感觉到天际无涯的雄浑。 霜天 早晨起来,只见窗户上蒙着一层白霜,啊,是冰花。我走过去仔细地看着。它真像一个原始大森林,茂密的树木,是银白色的,我想,那准是傲雪的青松、翠柏。在树林的底层有着具有顽强生命力的小草。看得出,它们在努力向上长着。瞧,那棵树上还挂着一只小猴子呢!它正用尾巴倒勾着树杈,一头冲下地荡秋千。下面似乎还有些小动物,有的像孔雀,有的像野鸡,啊,野鸡在和孔雀比美哪!看,那棵松树上还蹲着一只小松鼠,它正抱着一个大松球东张西望呢!哎呀,不好了,有只大灰狼就在一只小山羊身边,它张着血盆大口,想一口吞掉小山羊。小山羊快逃呀,可是小山羊却一点也没害怕,它可能已经想好了对付大灰狼的办法了吧。我看得人了神,真像走进了一个童话世界。突然,我发现有一大片冰花化了,仔细一看,原来是从我嘴里呼出来的热气把冰花融化了。唉,多可惜呀!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