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一个“红色听风者”的绝密生涯(三)

2017-08-02 10:34:08 三都澳侨报


新县鄂豫皖苏区首府旧址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

红军的第一架飞机“列宁”号

  “苏区好比一个大湖,民众就是湖水。红军是水中之鱼,在水中来去自如。我们剿匪部队是渔船,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这是有国民党战略专家之称的原陆军大学教育长万耀煌,在汉口向蒋介石报告他在鄂豫皖苏区作战时的感慨。
  此时的鄂豫皖苏区以大别山为中心,在湖北、河南、安徽三省交界处狂风暴雨般掀起了红色风暴,土地革命时期国共两党最血腥的战斗在这里频频上演。
  位于大别山腹地的鄂豫皖苏区首府新集,当时人口不足10万,就有5.5万人为革命献身。

  1931年底,位于“红色风暴”中心的新集来了一个奇特人物,人称“洋教官”。
  这个人架着一副黑边眼镜,留着大背头,满口别人听不懂的福建“官话”,骑马练枪,在任何场合都穿着西服,这在红军队伍中极为少见。  
  后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余深吉将军回忆说,看来是位知识分子,一身文气,虽然是战斗环境,但身上却是那样整整洁洁,再加上那双大而有神、闪耀着智慧的眼睛,显得非常秀气、精神、有修养。
  他,就是蔡威。他是如何从十里洋场的上海滩来到红色圣地新集的呢?
  原来,1931年前后,中央苏区等各根据地,都已建立了无线电台,并与上海党中央建立了无线电联系,唯独鄂豫皖苏区尚未建立电台。1931年5月间,鄂豫皖军委向上海党中央提出急需无线电技术人才支持的请求。10月下旬,受周恩来指派,蔡威、王子纲为一路,宋侃夫、徐以新为另一路,穿越敌占区,从上海秘密分赴鄂豫皖苏区首府新集,任务是建立鄂豫皖苏区电台,尽快与上海党中央取得联系。
  顾顺章叛变后,各地的秘密交通站先后被破坏。从上海经南京、蚌埠、正阳关、霍邱、金家寨到鄂豫皖苏区首府新集的秘密交通线,一路暗流涌动,危机四伏。
  行前,乐少华交代了沿途所住的旅馆和路上所用的化名,并告诉他们,在约定的时间、地点自有交通员来接送。再有,此次进入苏区的不只他们二人,路上如果碰见认识的,不能打招呼。
  蔡威福建口音浓重,他就选择了一路“沉默寡言”。尤其是经过南京时,顾顺章认识王子纲,他们一到南京就住进一个偏僻的小客栈,交通员买好车票就连夜启程,经蚌埠到达寿县的正阳关。
  为了像个走南闯北的商人,王子纲和蔡威在正阳关镇索性将学生头剃成了光头,可是头皮都是白生生的。交通员带他们到邻村,吃完饭就一直坐在老乡的柴火垛旁晒太阳。连续晒了三四天,他们头皮变黑了,皮也晒脱了一层,面部变得黝黑。特别是蔡威,从一个清秀的白面书生,一下子变成了长年在外奔波、模样十足的“商人”。
  到达霍邱,和当地秘密交通员接上头,一位神秘的国民党守军团副安排一位参谋负责将他们安全送出俞林店子国民党军防务线。
  此时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已扩充至周边20余县,正处于最鼎盛时期,成为仅次于中央苏区的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并与中央苏区南北呼应,和湘鄂西、湘鄂赣革命苏区互为犄角,对与之临近的国民党统治中心武汉构成了直接的威胁。
  1931年11月7日, 红四方面军在新集成立了,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委,下辖红四军和红二十五军。但实际领导权掌握在时任中共鄂豫皖苏区中央分局和军事委员会书记兼主席的张国焘手中。
  红四方面军成立的当日,中华苏维埃政府也在江西瑞金诞生。毛泽东为主席,项英、张国焘任副主席。
  也就在这一天,两个光头的“黑脸商人”——蔡威与王子纲神秘地出现在皖西北特委所在地——麻阜。他们把上海党中央的秘密介绍信交给了特委领导。当地苏维埃政府开具了“路条”,他们继续前往鄂豫皖苏区首府新集。
  11月21日,蔡威、王子纲一路到达鄂豫皖苏区首府——新集。第二天,宋侃夫、徐以新一路也安全穿越重重封锁线,和他们胜利会师。
  一看见宋侃夫,蔡威才知道乐少华说的另一路人是他们。惊喜之余,他们如劫后重逢般紧紧拥抱在一起。
  宋侃夫也确是劫后余生之人。在他的家乡——江西萍乡,他有过一段瞒天过海的“诈死传奇”——
  宋侃夫就读于浙江省杭州甲种工业专门学校,主修电机专业。曾任中共杭州支部工作委员会书记,后被国民党宪兵逮捕。经家人努力,保外就医,宋侃夫便立即以“回乡完婚”之名离浙赴沪。为对保外就医期满有所交代,恰闻萍乡有一批人去湖南衡山南岳庙进香翻船淹死了3人,宋家就在邻村买下一具尸体,在萍乡县衙门前大肆上演了一场宋侃夫已淹死在湘江的“丧事”,还在城郊造了座假墓。

  从到达苏区的第二天起,清晨听到号音,“红场”内操练声、歌声、口号声此起彼伏。与在白区生活相比,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朝气蓬勃、心情舒畅。
  但蔡威一行到达新集,属于绝密,接受张国焘的直接领导。张国焘还指定保卫局局长周纯全为直接联系人,并负责蔡威一行的生活起居与安全。他们的活动范围也受到一定的限制。刚到苏区,宋侃夫、王子纲和蔡威还都是“吃货”,常跑到新集的小饭铺开小灶。有一天,周纯全对宋侃夫说,现在苏区有一个吃喝委员会,以吃吃喝喝为掩护,收集苏区的情报,如果有人说你们是吃喝委员会的,就不好办了。从此他们再也不敢到小饭铺去吃饭了。
  蔡威一行临出发前,周恩来给了他们四套密码,但密码本不能携带,只允许他们熟记脑中。这些密码的设置与编制,都属于绝密,只由周恩来亲自掌握。其中,宋侃夫负责熟记与江西中央苏区、湘鄂西苏区、湘鄂赣苏区联系的三套密码,徐以新负责熟记与党中央联系的一套密码。
  没有电台怎么办?
  张国焘派遣特务队到敌占区武汉购买电讯器材,要多少钱就给多少钱。周纯全还把缴获来的最好的手表送给他们。徐向前下令各部队注意搜缴和保护好敌军电台,还相赠两匹骑兵马给蔡威和宋侃夫。这两匹马一直陪伴他们到长征路上。
  蔡威在“亚美”期间已经学会组装收报机。蔡威把红四方面军历次战斗缴获的破烂器材进行拼装,成功组装出一部只能收讯,不能发报的半部电台。于是,抄收国民党中央社的新闻和消息,成为红四方面军早期无线电技侦的重要手段。后来,黄安战役、商潢战役各缴获敌电台一部,徐向前急令组装,蔡威把商潢战役缴获的发报机电子管拆下来,安到黄安战役缴获的电台,再配上充电机,手摇马达,红四方面军第一部完整的15瓦功率的电台诞生了。



  有了电台,发电机,没有汽油怎么办?
  1930年2月16日,国民党空军飞行员龙文光驾驶“柯塞”式飞机,油料耗尽迫降在河南罗山县宣化店(今属湖北大悟县),被红军俘获。之后,飞机被转移到鄂豫皖边区苏维埃政府所在地新集(今河南新县)。经重新油漆,被命名为“列宁”号,成为红军的第一架飞机。 
  鄂豫皖军委会副主席蔡申熙说,向“列宁”号飞机“借油”!于是,宋侃夫就带几个战士到飞机场,找了一百多个民工当挑夫,把“列宁”号飞机上的汽油、机油、润滑油都“借光”了。
  没有安全隐蔽的收发报地点怎么办?
  鄂豫皖军委会参谋部几经选址,在新集城东南2公里处的钟家畈村,选定钟家祠堂为鄂豫皖军委无线电台的办公地点。这里四周杨柳林,利于架设天线,不易被发现,一旦有空袭,可以疏散隐蔽。
  鄂豫皖军委无线电台为独立机构,属于最保密的机构,直属鄂豫皖军委会建制。电台共有工作人员10多人,有无线电发报机2台,发电机1部。军委专门派了手枪队负责安全保卫工作。
  1932年2月,蔡威、王子纲和宋侃夫将黄安战役、商潢战役的捷报编译成密码电报,经由湘鄂西苏区电台成功地转发往中央苏区。这是红四方面军的第一份密码电报。喜讯传来,中共鄂豫皖苏区中央分局和军事委员会领导欣喜若狂,一向严肃的张国焘带着鄂豫皖省委书记沈泽民和参谋部主任李安慈前来祝贺,并交代蔡申熙同志多烧几盘菜,犒劳他们。
  仅仅过了一个月,中共鄂豫皖苏区中央分局用蔡威改装过的大功率电台终于实现了与江西中央苏区的直接收发报。
  王子纲报务十分精通,手法极好,又快又明。好的报务员在手法上都是各有千秋,不用通话,从手法上就可以判断对方是谁打来的。当王子纲与中央苏区叫通后,他们就惊喜地判断出对方收发报的竟是上海特训时的老师——老康,即曾三。
  1932年5月,在苏家埠战役中,红军第四方面军围歼国民党军3万多人,桂系陈调元部第46师138旅旅部电台任中尉技术军官马文波参加了红军,即被派往红四方面军总部电台工作,并送缴给红军一部完好无损的50瓦大功率电台。不多久,缴获的电台多了,红军每个师都配有一部。
  电台多了就要培养报务员。军委在钟家畈村办了一个无线电训练班,有30多名学员。这些学员都是只念过几年私塾或上过几年学堂的穷孩子。大地便是电训班的教室,膝盖便是课桌。为了节约笔与纸张,学员们常用树枝当笔在地上练习阿拉伯数字和电码。发报机很少,学员们就用手指练习敲击电键。在蔡威和战友们的精心调教下,这些“娃娃兵”后来大都成了红四方面军无线电台的业务精英。
  1932年8月,蒋介石调集了30万大军对鄂豫皖苏区进行第四次“围剿”。蔡威因此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强行军、第一场战斗、第一次惨烈地肉搏,更书写了在突围中吞食密码本的传奇。
  数万红军开始了战略大转移。这时,红四方面军总部已有两部电台。一台称后方台,由宋侃夫、王子纲负责,随方面军总部行动;二台称前方台,由蔡威负责,马文波参与,随第二十五军七十三师行动。军委会命令,蔡威的前方台除了保持与后方台的联络外,还必须指挥一支300多人的运输队,承担运输所有电讯器材的任务。
  从接受命令,到离部队开拔只剩半天的时间,看似文弱的蔡威就做了两件“胆大妄为”的事——
  年龄小的、体弱多病的、行动有困难的,动员回家。俘虏过来的训练班学员向蔡威提出,年老多病,家有老小,请求回家。蔡威不仅批准了,还发给路费。而这是张国焘“左”倾政策所不容许的。
  电台没有固定的运输队。电台行动异常困难,比山炮营还麻烦,有些机件不能用牲口驮,要用人背。蔡威把军委会的“补充队”100多人要了过来,组成运输队搬运设备。这些“补充队”队员都是国民党军俘虏和经保卫局审查有反革命嫌疑的同志。蔡威以“劳改”之名,很好地保护了这些干部战士。一到延安,这些干部战士都得到平反,恢复了原职。
  部队开始大范围转移。蔡威高度近视,夜间行军必须由两个人扶着,前面还得有一位同志提马灯、打手电或点蜡烛引路。他越走越不是滋味。路况稍好些,蔡威就拒绝搀扶,坚持边拄着木棍边独立徒步。
  徐向前赠送给蔡威同志的那匹马,他一直用来驮电台备件或让伤病员骑行。七天翻越九座海拔2000至4000米的山峰,枣阳突围一夜急行军180里,冲破敌人三道封锁线,蔡威就这么坚持着,练就了一双铁脚板,并学会了夜间独自行军。
  在残酷的行军中,蔡威看见红二十五师一个病号瘫坐在泥泞地里。班长怕战士掉队,对那个战士又骂又踢。蔡威立即叫人把那个班长绑了,又叫病号骑上他的马。追上正在休息的部队后,蔡威把部队负责人找来,要他好好的教育那个班长,坚决纠正军阀习气。当时大家都穿着军装,只有蔡威穿着西装,带的兵个个骑马,挂短枪。 看这首长不同常人,来头不小,那位负责人赶忙向蔡威道歉。
  电台白天行军,夜间宿营工作。由于战况激烈,经常是炮弹呼啸而过,子弹砰砰打在工作的桌子上。常常总部来人催赶快转移,他们还在紧张地收发报,待收发完电报后,再收拾机器追赶部队。
  经两个多月的激战,虽然歼敌万余人,但红四方面军也损失惨重。仅师团级干部就死伤不少。河口一役,红二十五军军长蔡申熙壮烈牺牲。一直跟随蔡军长作战的蔡威和战友们闻讯嚎啕大哭。一会儿,一向斯文的蔡威突然大声命令:“都别哭了!做好自己的工作,为蔡军长报仇!”


蔡申熙

万耀煌

张国焘

  10月10日晚,红四方面军在黄柴畈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为了保存力量,决定立即突围西进。
  10月12日拂晓,蔡威的二台跟随右路纵队前进到平汉路附近,在一个叫二郎畈的小镇才停下休息,就遭遇敌第十师的包围尾追。此时,电台和运输队的战友们已经两天一夜没有合眼,负重行军,更是疲惫不堪。千钧一发之际,蔡威将一把把银元抛在路上,战友们也纷纷仿效,掏出铜板撒向敌人追击的田埂小路。一时间,见钱眼开的国民党兵沿路哄抢大洋,无心追击。
  这时,警卫员陈福初和年仅14岁的小战士胡正先惊讶地看到,奔跑中的蔡威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本,边跑边撕边往嘴里吞嚼撕碎的纸片,狼吞虎咽间便把那小本全部吞噬进了肚子里。
  危急关头,徐向前发现电台没跟上,立即命令红七十三师二一八团副团长徐深吉带兵杀回,才击退了敌人。
  后来陈福初、胡正先才知道,台长吞咽的竟是红四方面军的核心机密——密码本。
  那时苏区印制的密码本状如口袋书,大概都有一二十页码,而所用纸张又尤其粗糙,要在边狂奔边急促呼吸的状态下,高速完成口袋掏书、撕页碎纸、迅疾逐次吞咽粗糙纸张的连续动作,这不仅需要遇事不慌的心理素质,更要顽强克服逐次快速吞咽的梗塞感,没有平时训练有素的职业本能,常人是难以有勇气做到的。
  “人在密码在,人亡密码亡!”
  蔡威遇险吞食密码本的故事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技侦队伍中成为代代相传的经典教材。
  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某部副部长,现已101岁的老红军胡正先回忆说:“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我感到蔡威同志很不简单,在万分危急的关头,想的不是自身的安危,而是党的机密。如果不是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是不会这样做的。”
  10月19日,红四方面军总司令部决定,寻机杀个“回马枪”,打回鄂豫皖苏区,打回新集。徐向前下令,蔡威二台走在主力部队的中间,以保证安全。
  黎明时分,二台随红四方面军主力进至枣阳南八十里的新集以西地区时,又发生了与敌遭遇战。方面军指挥所被敌夹攻。蔡威组织二台战友与总部机关干部、警卫人员编成的战斗部队一起,投入战斗。这是蔡威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参加的肉搏战。战至21日天黑,大刀砍缺了,刺刀捅弯了,枪托砸烂了,敌人支撑不住,退却了下去。满身血污、衣衫褴褛的蔡威竟奇迹般安然无恙。
  蔡威有情有义有担当,战友们更当冲锋陷阵,舍身拼死护卫首长。
  枣阳一仗,再回鄂豫皖苏区就有被全歼的危险,红四方面军总司令部决定不再回鄂豫皖苏区。
  西征三千里,电台和运输队的300多名战友们经历数十次大小战役。无论是历经惊险的漫川关突围,两次翻越秦岭的艰难险阻,严冬淌冰河渡汉水的刺骨风寒,还是翻越风雪交加大巴山的坡陡路险,都不能使这支队伍人心涣散。
  1932年底至1933年初,红四方面军由陕南进军四川东北地区,很快创建了以通(江)、南(江)、巴(中)地区为中心的川陕根据地。红四方面军总部机关也成立了电务处,由宋侃夫任处长。电务处下辖两个电台,一台台长王子纲,主要保障通讯联络,同时兼作技术侦察;二台台长蔡威,专门担负无线电技术侦察任务。还专门为电台成立了一个运输营,约600多人。
  红四方面军“情报三杰”在战斗中茁壮成长。王子纲的报务在红军中是屈指可数的,以报务为主;因为密码本是宋侃夫从上海带到苏区的,宋侃夫则以译电、机要为主。蔡威在机务方面非常钻研,组装与维修发报机成了主业。
  此时,蔡威又接受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侦破“天书”。(待续)
  □ 郑承东  (九集电视纪录片改编自《蔡威传》)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