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

那山那人那水……这才是霍童正确的打开方式

2017-09-01 11:59:00 三都澳侨报


 

本报讯(佚名)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不知道是先有霍童山还是先有霍童溪,集合了仙山灵水的霍童就是这么个人神共居的地方。

无数次去过霍童,无数次地沿着霍童溪往来。每回,蜿蜓如带的溪河以及两岸脆生生的茶园、田亩总是把人拉向遥远的年代,随着古榕下那泊着的渡船摇向古典的诗经画卷里去。有时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有时是兼霞苍苍,白露为霜……

在外表古渡的新竹排上,排工的竹篱轻点,绸纹般的水波漾去,那一片郁郁的榕樟林就留在了身后,嘱我以青青的目光。眼前,是桂林山水般的景致——数峰高低借落,大小参差,但无不柔和妩媚,仿如美少妇,仿如人间四月天。这总是让我惊奇,未至霍童境内,山都不免平淡,而及此往北,洪口境内,山体便嶙峋瘦削。只有在这儿,水是缓缓地流,不急不躁,山是柔情化骨,典雅韵致,山水遇知音,氤氲出一派之缱绻意。人曰“双鲤朝天”“狮子啸天”“玉女枕眠”极尽想象。我只是看着,便无限惬意。在大美面前,无需赘言。

河岸上是什么村子?外表、柏步、石桥、邑坂……这些因物赋名的村子,看上去和它们的名字一样朴拙。此刻,更像为这样山水画卷中添上人间烟火而来的。青砖黑瓦,炊烟袅袅,稻浪翻于前,茶锦绣于后,茂林枕于左,修竹荫于右,好一派神仙的居所!

霍童的水是九曲婉转,波澜不惊,霍童的山却是仙风道骨,含物化形的。飘游上岸,“双仙谷”就在不远处。一条小而崎岖的石板路在密林中穿行,时而水流潺潺,时而鸟声凋啾,左右野花异木老藤跳进视野。初狭,几个婉转,忽豁然开朗,一块巨大的乌石盘亘于山谷里,眼前,一袭雪白的双叠瀑从山谷中飘然而下。此刻,躺下,就着山风水雾,屏心静气,忘却山外扰嚷,仰望两山夹峙一方如船形的天空,仿佛也可随风飘向太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