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尖峰山下觅禅地-记传统村落赤溪镇禅地村之行

2017-09-13 12:22:32 三都澳侨报

本报讯(记者 周思颖)夏日的一个清晨,微风徐徐,淡淡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显得格外惬意。暂时告别城市的喧嚣,从市区驱车出发,一路行进在弯曲的山路上,我们来到了尖峰山脚下,走进了百年传统村落——禅地村,去探访这里特有的人文之美,参得一任禅意。


禅地村传统建筑集中连片风貌图

官路下民居建筑群


遇 山林深处有人家

坐落于尖峰山顶东北侧的禅地村,四周峰峦交错,逶迤的群山是它天然的屏障。

当日光斜照之时,层叠的碧色被任意泼洒在尖峰山巅,顺着山路,迂迂回回地淌过山腰山麓,张弛间铺就出一幅层次鲜明的风景油画。山下,一层层梯田温婉地绵延着,入眼的青青绿绿肆意交错着,井然携着不拘,倒也不显乏味。

与绵延梯田的温柔婉约相较,村中的狮子山却霸气尽显,巍峨耸立间隐隐透出唯我独尊的霸气。据村里人介绍,倘若恰逢冬季,寒风凛冽下,山上连片的松柏随风摆动,张牙舞爪似得张狂起来,俯瞰如雄狮蹲坐,仰望似巨龙开口,那场景,真是蔚为壮观啊!

登上山顶,一块巨石便映入眼帘,纵横交错的纹路,使石块犹如棋盘一般。传说,曾有仙人在此博弈,浑然天成的巨石便是仙人离去后留下的痕迹。听着仙人博弈的传说,望着山巅缭绕着的薄雾,顿时觉得此处少了些狮子狰狞的锐意,多了一分缥缈空灵的韵味。

距村不足一公里处,一座高约百丈的悬崖静静矗立。举头仰望,一帘瀑布从崖上奔腾而下,仿若诗中所言,可谓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呀。赫赫的水流声,砰崖转石犹如万壑惊雷,因而世人称此地为“百丈漈”。经过的人们无不为其飞流直下的气势所吸引,在路边驻足观瀑。


禅地宫戏台

禅地宫重檐


识 百年世故今犹在

禅地村原唤禅地洋,清朝年间,先民从外地迁徙至此,建村安居。群山环抱间,历经百十年风雨洗礼,一座座黄土小屋,成片地排布着。黑色的檐顶上,装饰着富有寓意的悬鱼与斗拱,在茫茫青山中显得更加精致小巧。

推开斑驳的木门,走出房门,漫步在村中巷道上,举目四望,一片绿意盎然。停下脚步,细细聆听,耳畔传来潺潺流水声。原来,我们已然走上了一座石桥。拱形的设计理念,使石桥经过百十个春夏秋冬,仍旧屹立不倒。桥下,小溪清澈见底。随手捡起一块石头,丢入溪中,瞬间吓得鱼儿四散,溅起的水花迎面而来,丝丝清凉,沁人心脾。

沿溪前行,你会惊奇地发现,田中散落着许多由石头堆砌成的古道。村里人告诉记者,古道通往周宁、社洋方向,如今虽已荒废,鲜有人问津,但这在古时可是往来商贾仕宦的必经之路,曾经可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呢!

继续缓步前行,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我们便来到了禅地宫前。宫宇的屋檐巧妙地运用重檐设计,在提升屋顶的高度和层次的同时,更增强屋顶的雄伟庄严之感。进门便是天井,据说是为了通风散湿而建造的。一旁,搭有一戏台。红红的灯笼被高高挂在檐上,檐下的窗口,形如“八卦”,一黑一白一红间,让人仿佛又看到了往昔锣鼓喧天、余音绕梁的盛况。


下湾溪

灵坑桥


知 人间烟火亦是禅

乍闻“禅地”之名,我本以为这可能是个全民信仰佛教、致力于参禅悟道的村子,亦或是个终年烟雾缭绕的佛家圣地,实则不然。

同蕉城的其它村落一样,禅地村的村民也延续着日出而作、春耕秋收的田园生活。由于背山,坐东北,面向西南,村落便沿着地势而建,总体上呈现出东北高西南低现状。相传古时候,兄弟四人一起建造了禅地村,而其中二人后来落发为僧,故而将村子取名为“禅地”。

虽然不是什么佛家之地,但禅地村民却十分崇拜地方神明。在禅地村众多的地方神中,陈靖姑当属最重要的地方女神了。陈靖姑,在禅地民间常被俗称为“奶娘婆”,是以“扶胎救产,保赤佑童”为职能的妇幼科专业神,对当地人民传宗接代影响重大。数百年来的信奉,也使陈靖姑在当地民俗中占有重要位置。在村里的禅地宫、土地庙、大圣庙等地,人们每年都会举行正月祭祖供神以及神诞之日祭祀活动,以求风调雨顺,田园丰收。

如今,村中一口清代的古井,还能打上透亮的井水,三座比村中老人都要年长的石拱桥,至今依然稳稳地矗立着,数十棵百岁的枫树栲树已然参天,树下,老人下棋闲聊、孩童嬉笑玩闹,传承百年的人间烟火把苍山梯田洗炼出了独特的人格魅力。

细细品味,你会发现,原来,人与土地的牵绊交融,也可以称之为“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