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林小耳:赤溪雁乐溪畔好流连

2017-09-15 10:04:05 三都澳侨报


赤溪镇全景

只要在有人的地方,乡土情结永远都是一种难以准确描述的情愫。在福建宁德蕉城,有这么一个村落,在时光的淘洗中,依然执着地固守着传统文化的源流,让每一个到访者能够轻易就触摸到旧日光阴的脉动,也油然生出了心底那或浓或淡的乡愁。

这个叫做赤溪的村庄,位于宁德蕉城区北部的赤溪镇。赤溪镇古称雁乐里,又称安乐里,后改名为赤溪至今。早在唐开成二年(公元837年),就有先民聚居于此。文明和文化的深厚,更多的都是沉淀。时间在赤溪这方土地上,留给后人荫郁的古榕,潺流的雁乐溪,平坦的田畴……但如果仅只这些,或许还不足以让人流连。

而我此番在此流连,在村庄的深巷中沿着时光的步履,穿梭在村内被方言称作“门头”的防御性组团建筑的奇观中。一座“门头”就是一个住宅小区,“门头”的大门一关,门头里的村民们就拥有了一段与外界相对隔绝的独立时光。在赤溪村,这样的“门头”共有23处,数量之多让人咋舌。如今,虽然每一处“门头”已不复完整,但每一座古宅依然还能让你瞥见昔日的辉煌。最典型的一处古宅建造于清乾隆年间,96根大柱支撑的恢弘与沧桑,它的雕梁画栋,古香古色,它破败中显示的尊容,现在剩下的,更多都是被时间滤洗之后的安宁和沉稳。它的灰烬和裂纹,接近时间的言辞,尖锐并且疼痛。在赤溪,仅仅是几步的流连,时间恍惚间就成为了刀子,仿佛所有的美和深刻,都只有经过它的磨洗,它的拥抱和摧折,才能绽放出别样的美来。

夏日的光线抚触着赤溪老墙的疤痕,我们的影子在村巷中游走。如今坐落在村庄南阳角的“傅氏宗祠”,静默无言。我们在此听着牛眠岗的传说,遥想傅氏先祖的开基传奇和傅氏族人的兴衰起落,流连在宗祠前面和两侧的四口“牛乳井”畔。据说“牛乳井”的水清澈透底,冬暖夏凉,长流不息,即便遇到罕见的大旱也不干涸。虽然现在有了自来水,但是人们每年冬节期间酿酒,照样爱挑这井水用。我在井边探头,瞥见井中自己的投影,这四口古井,映照出了多少日月的更迭,它们仿佛是这村庄一直睁着的眼睛,替这村庄无声地丈量着时光的长度。曾经苍翠的苔痕和深埋的沙泥,它们沉淀的记忆,其实在更多人的文笔和光圈之外。只有在它的锋刃跟光芒隐退之后,美才开始成为怀念、追忆,开始成为安宁中静谧的家园。


内文拳

当然,赤溪也曾经喧嚷过,而这种喧嚷,在村庄安谧的历史上,应该是一笔华彩。2013年,台湾马祖后沃境杨公八使宫百年进香团一行110人,来到这里的杨公八使宫朝圣、祭拜,祈求平安。“杨公八使”信仰在宁德已经流传数百年,赤溪杨公八使宫为福建较古老的神庙之一。据载,杨公八使系明代万历年间一个道士,黄岐半岛安凯松皋村(福建省福州市连江县下宫乡松皋村)人氏,年幼时远赴江西龙虎山学习道藏及法术,及长返回故里耕田务农,闲时为乡里疗疾,颇受乡民拥戴,呼之为“活神仙”。当时松皋龙井中有一恶龙,缠住杨公八使与之“斗法”。杨公八使在刺杀恶龙时不幸身亡,村民感念其德,为其立庙祭祀。

此时我流连在杨公八使宫前,也流连在这古老的传说中。当进香团的香火点燃,鞭炮齐鸣,我们透过喧嚷看到的,无论是匍匐的信众,还是祈祷平安的人们,此刻的近与远,此刻的平等和祥和,其实才是文化的骨血。平安是福,在此烧一炷香为亲朋好友祈福。天地的宽广跟胸襟的豁达会告诉你,大爱皆是道,安宁更是福。这种祥和与融洽,其实已经在本质意义上超越了仪式跟场景,文化何以成根,它的真谛就在这里。它需要感悟,需要时间的孕育,它更需要我们的尊崇,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时间的一份子。赤溪用它的厚重与古朴,告诉了我这一切。

还是在这里流连,还是在赤溪包裹着厚重人文地理的脉络里,探究这一方土地千百年来的风雷与静默。土地和文化是人的根茎,扎根这片土地的人,早已深深地懂得,他们小小的村落,在旧檐下,在蔓草间,其实还潜藏更多丰盈的人文宝藏。所以,在此地薪火相传的本土拳术——南拳(内文拳),必定也让我流连。它的气势和力度,锤炼出人的品性和骨骼,那种由内往外的蓬勃和由外向内的收敛,体现了汉文化对于道的认知。虽然时代不同了,但此地的尚武习武之风未改,内文拳得到极好的传承,多次在全国的武术赛事中获得金奖,这何其让人欣慰。确实,当我们在时间的高台上瞭望时,也应该低下头来,看看筑起这座高台的泥土跟过往。




赤溪古村落

在这个村庄流连,光线把我们的影子越拉越长,分明是被时光推着往前走的,却又仿佛被时光拉回了往昔。虽然时间会摧折很多东西,包括信仰,但时间同样会让更多的信仰延续。村头的榕树下,一块“北上抗日先遣队与闽东红军会师纪念碑”赫然耸立,提醒我们这里是一片光荣的土地,这里有过一段光荣的历史。这也是共和国不会忘记的一段历史,两支抗战的队伍,在这里会师,1500名闽东优秀的青年,在此加入抗战和革命的洪流。历史不会忘记,今天来到这里的人们,更不应该忘记。我们通常只能用一些简单的词去概括过去那段时光,血雨腥风,峥嵘岁月,但是这些词语的背后,会有多少的故事?今夜它不在我的灯下,但是赤溪的每一寸泥土都已铭记。

如今的赤溪村,虽然已在新农村建设中有了新时代的新面貌。但是骨子里的那份古意还是会在不经意间就伸展开枝枝蔓蔓让你在恍然间就被时光的触角触动。但或许,这才是让我们流连的缘由吧?  □林小耳

【个人简介】

林小耳,女,福建省作协会员,宁德蕉城人,本名林芳。已发表百余万字于各类报刊杂志。部分作品被《读者》《微型小说选刊》等转载。有作品入选《2005年中国青春文学精《2009中国年度微型小说》等选本。2011年始习诗,有诗作发表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诗选刊》《福建文学》《延安文学》《中国诗歌》《绿风》诗刊、《杨子江》诗刊等。有诗作被《青年文摘》转载,并有诗作入编多种年度选本。已出版诗集《小半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