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探秘 >

揽来日月同辉映 水漈村中看历史——探访传统古村落八都水漈村

2017-09-15 10:09:19 三都澳侨报


水漈村全景图

往事越千年。

寻一处青山绿水的地方,来一段静心之旅。

在蕉城区东北部,有个八都镇。往八都镇西南方向行至1.8 公里,有个水漈村。同中国广裹大地上的许多美丽动人的传统村落一样,这所村落,也有着久远的历史、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和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氛围。走进水漈,让她为你揭开层层面纱,一幅幅画卷在你眼前铺展开来。


黄氏祖厅

水漈村的古井


循 千年之特色

伫立在古道口,大大小小的石子在眼前铺开,这些表面光滑的石子,历经千百余年的雨水侵蚀,依旧躺在这里,无声地向过往游人“诉说”着光阴的故事。

沿着石子小路一路向前,古朴的建筑群跃入眼帘,远离城市的喧嚣,令人身心格外放松。放眼望去,水漈村落整体风貌呈一片圆形,布局巧妙,错落有致,气势恢宏,保存完好。

走近一看,古民居多以青砖、黛瓦为主,因而形成了质朴、淡雅的风格。屋顶盖着的黛瓦,外墙砌着的青砖,高高低低的屋檐,恢弘精致的马头墙,形成了眼前这具有形体节奏的建筑群体风貌。

走进一栋厅屋,犹如走进一本家谱,走进一本地方志,多少荣耀镂刻在龙凤麒麟、花卉果蔬、鱼跃龙门等吉祥图案之中,多少富贵镶嵌在门窗扇格的木雕之中。墙上的山花纹样,为建筑增添了一份高雅别致的情趣。屋脊的曲线也恰到好处地使得整栋建筑显得十分典雅而灵秀。

除此之外,厅堂的梁檩桁柱,也颇有血性地暴露在空气中,任凭风雨吹拂。据老一辈介绍,这样柱子反而不易滋生白蚁,房屋会更加牢固。

出了大门,再往前行,在位于下尾路 15 号的黄氏祖厅前的空坪处,屹立着7 对、28 片的旗杆石群。问了村民才知道,这些旗杆石群于光绪元年至六年立,其中前置2对8片,后置5对20片,每杆高1.45米,厚0.11米,宽0.37米,由花岗石或辉绿岩打制。也是这些旗杆石群,为当地古代民间石刻艺术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眼前的黄氏祖厅,则创建于明初年,其颇具规模,有前后二进,前进七柱,后进六扇九柱十六间,并两廊两庑共二十四间。嘉靖辛酉年(1561)毁于倭寇,清顺治年重建为一大进六扇十一柱四大间,门头一厅二间。顺治丁酉年(1657)再次焚于海匪,清康熙年间再兴土木复建六扇七柱四大间,并与乾隆癸丑年(1793)重修。

任凭他人焚毁、重建、修缮,这里的一切,仿佛全然不动声色,静寂地存在于它的位置,这是它静谧的时空和世界。


居民建筑群

八仙街路 7 号


寄 千年之情怀

漫步在水漈田园,此刻,但见青山碧水中,良田美池畔牧童竹笛横吹,男女老幼,安然相处,把笑言欢。唐代诗人王维作有一诗:“初因避地去人间,及至成仙遂不还。峡里谁知有人事,世中遥望空云山。”这首诗,用来形容水漈之美,再贴切不过了。

不远处的溪水,清澈且成迭瀑式地流淌,就像水漈古村跳动的经脉。许是因为村落地处霍童溪北岸,地理条件十分优越。据史料记载,数百年来,水漈一直为宁德周边数县的茶叶、青淀、木竹、山海货物等物资的主要集散地,各地商人的涌入让店户生意兴隆、灯火不熄。

也正是因为有了水,因而就有了桥。水漈的古桥由石头堆砌而成,横亘河上。虽河已枯竭,但石桥仍犹如水墨画中的粗线条将两岸的美景紧紧相连。

“推窗见河、开门走桥”,这不仅是一种常态的生活,也是一种固有的文化。饱经沧桑的古桥,藤萝缠绕,意蕴幽深,与周边青砖黛瓦遥相呼应,一脉相承。

水漈的古井也是形态各异。一口口被历史和生活打磨得光滑透亮的井台,被绳索勒磨出道道痕迹的井圈,遍布在水漈小巷与老屋的角落。

它们静默地凝视着世事的更迭,记录着时代的变迁,并用永不枯竭的甘泉,养育着水漈一代代人的生命,恩泽着每家人的生活,见证着人们的生老病死和喜怒哀乐。

而村里制造的水渠,更是水漈居民智慧的结晶。站在远处,一副 “明渠粼粼门前过,暗圳潺潺堂下流”“浣溪未妨溪路远,家家门前有清泉”的画卷油然而生。

走进水漈,犹如推开了一扇厚重的历史之门,站在门口,在水的流声中,人们悄悄地触摸着这里的风雨千年。



举 千年之信仰

水漈人身居群山之中,敬祖畏天成了根植于村民内心的信仰。而水漈人的信仰也是多元化的。正月中旬祭祖供神,在水漈有句顺口溜:“十一排演、十二做福、十三分(山冥 )头、十四游细头、十五游奶娘、十六游三眼帝、十七游大圣王”。

这些也是村里规模最大,时间最长,参与人数最多的活动。据村里老人介绍,游神时,线路从祖厅出发,经洗前、马厝坪、中坂,转向上桥头尾,而后从堂门嘴返回,队伍浩浩荡荡。

除了抬神像,拿器具,举火把,乐队吹奏和维持秩序的人员外,还有村民自备彩灯,自带乐器的,更有人徒手随行,别提是怎样一番热闹景象了。

在众多神灵中,孙悟空在水漈算得上首屈一指的“大神”了。

他生性聪明、活泼、勇敢、忠诚,嫉恶如仇、敢于反抗,热爱自由,除恶务尽,充满斗争精神的品质,吸引着水漈人,而在中国文化中,他也已然成为机智与勇敢的化身。

于是,水漈村把齐天大圣圣诞确定为农历八月十五,当天村民除了祭祀活动,还会将大圣庙中供奉的齐天大圣夜间抬出,在村落内街巷游神,家家户户在家门口摆上果点迎请大圣,并接回香火。

你不得不尊重这样的文化,纵使现在面临科学大背景的冲击,那份小小的文化信仰,仍能折射出历史的缩影。

水漈的美和精神在于它千年来健康的体魄。虽然水漈村已安然无恙地历经了千年风雨,得以如此完整地保存下来,成为封建社会留给今人的“活化石”,但风雨的剥蚀毕竟是无形的,先人留下的财富随着岁月逐渐流失,挥不去的骄傲一样要面临着残酷的现实。这现实驱使人们去保护和珍惜水漈村。当我们在翻阅水漈悠远的历史时,同样需要一份与日月相辉的希望写给明天。  □本报记者 黄璐(图片由八都镇政府提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