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深度 >

黄国銮:让“中国白”“飘”上凤凰厅

2017-09-20 16:00:13 宁德蕉城在线


黄国銮


 新作创作

宁德蕉城在线(记者 苏诗瑶)原始的质朴加上火与诗的碰撞,黄国銮制作的瓷器,总让人不由地想要触碰。

黄国銮出生于蕉城区霍童镇,从小就喜欢手作物的他,有着刻到骨子里的艺术敏感,婀娜多姿的唐朝侍女、精巧细致的搬食蚂蚁、引人遐想的盛夏果实……每一件作品无不被他神奇的双手赋予了生的气息。

2017年9月,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的主会场凤凰厅内,一条五国花卉的瓷雕装饰带让世界再一次领略德化白瓷“中国白”的独特魅力。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面独具“海丝”文化特色的五国花卉瓷雕背景墙,竟是出自黄国銮之手。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的聚焦于这个不惑之年的艺术创作者身上,但他并未因此止步,反而更沉下心,创作自己的作品。


检查磨具

坏掉的培形

五国花卉设计稿

“五国花卉”亮金砖

“叮铃铃……”2017年3月,正在工作室里忙碌的黄国銮接到校友的电话,短短地几分钟通话,让黄国銮既惊喜又紧张,挂了电话,他便拟了一份初稿,匆匆地离开了办公室。

没有人知道通话内容,直到9月,金砖会晤召开,五国花卉的瓷雕装饰带示人,参与制作百余人的团队才知晓了这一切。当然,除了黄国銮。

其实,金砖会晤总设计师在定下黄国銮之前,也寻访过不少的行业大师,但大多人因时间短、任务重而放弃了。

金砖厦门主会议厅的主要背景墙不同于其他墙体,属于竹节式的波浪形,设计需契合墙体,还将瓷器这种软装饰材料当做硬装饰材料来做,难度十分大。这也是许多同行不敢接下任务的一大原因。

黄国銮不打没把握的战,他对自己的作品有信心,经过多次沟通,四易其稿,最后将大墙体设计化整为零,以518块大小不一的五国花卉浮雕、阴雕白瓷作品,通过排列组合,形成凹凸起伏具有波浪效果的背景墙。

从设计第一稿到最终定下,项目总设计师在亲自登门看过他曾经的作品时,才确信黄国銮能完成这次任务。可当时,留给黄国銮烧制白瓷的时间仅剩不到两个月。

为了在规定的时间内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黄国銮带领整个制作团队夜以继日,甚至在关键时期通宵达旦。黄国銮更是身先士卒,在第一线把控每个环节,每一件作品他都要亲自雕刻修模,有时为了赶进度,三天内他仅睡了两个小时。

518块白瓷由13个花纹,7种尺寸组合而成,要使每组瓷器大小相等,工作量不容小觑。“作品泥稿底板大小是可以借助3D打印的新科技来控制精准度,但如何精准把握烧制陶瓷成品的收缩率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困难。”黄国銮说,由于德化陶瓷立性不足,在高温烧制过程中,因瓷土土浆浓度和比重的配比不同,就会有17%-20%的收缩率变化。而且同一个倒坯师傅,上午倒坯和下午倒坯也有很大不同,所以制作中,严格按照要求测量土浆浓度和比重,以及倒坯时间的长短是至关重要的。不仅要考虑墙体走势,还得计算收缩比,力求精准到一分一毫。

正因如此,黄国銮对制瓷十分苛刻,对于敷衍了事的工人,好脾气的他甚至还当面砸碎瓷器,辞退工人。为了保证作品与墙体契合,黄国銮还还多次往返厦门德化之间,但却没时间回一趟近在眼前的厦门的家。黄国銮坦言,他能全身心投入这项工作,离不开家人的鼎力支持。

高强度的工作压力,高要求的工作态度,怕是常人无法承受的,但正是因为这样,才成就了今天的黄国銮。

5月底,“五国花卉”应要求上墙,黄国銮采用铜丝捆绑结合多种强力胶的方式固定白瓷。经过一天一夜的安装,518块白瓷最终完美上墙。灯光下,五国花卉浮雕交相辉映,洁白晶莹,宛若云带。

黄国銮说,古时,中国陶瓷从厦门港走向世界,如今,德化白瓷通过厦门会晤窗口,再度为世界瞩目,这是他此生的荣幸。




创新求变“中国白”

从金砖会晤的光环下走下来,黄国銮其实也是一位平凡的艺术家,但他的每一件作品却又能体现出他的不平凡。

取一件《唐韵和风》所塑造的侍女,它有别于我们以往常见的侍女形象,少了繁杂的服饰堆叠,而是一袭梅子青,以简练的长线条增强作品的立体感与飘逸感,显得清新撩人。每个侍女没有禁赞步摇,仅以一朵鲜艳的牡丹插鬓,展示独具一格的妙韵气质。

在欣赏完这件作品后,细心的人不难发现,这件作品竟意外地没有瓷器应有的排气孔。其实,这个排气孔被黄国銮悄悄地藏在了侍女的牡丹插鬓下,而类似这样找不见排气孔的作品,在黄国銮的展示馆里并不少见。这也是黄国銮的“小心机”,对作品的完美追求也让他的作品与众不同。

然而,黄国銮真正接触白瓷的时间并不长。1997年,从厦门工艺美术学院毕业雕塑系后,他便一直雕塑领域闯荡。2009年,一次德化行,让黄国銮“触电”白瓷。“德化瓷土的白净细腻一下子把我吸引住了,骨子里带有的精巧、精致、精细的情感全被激发出来了,那一刻,我仿佛找到生命的归宿。”黄国銮说。

于是凭借一股说走就走的冲劲,年轻的黄国銮把家和经营了十多年的事业都留在了厦门,和弟弟黄国资到德化追求漆画、白瓷结合的艺术梦想。

刚到德化,黄国銮对白瓷是一窍不通,但凭着满腔的热爱,一边学习,一边研究,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设计、制作,地下室堆积的废弃陶瓷作品大概就是黄国銮成长的最好证明。

不久,兄弟俩合作的第一件作品《一品青莲》就问世了。黄国銮采用德化传统手捏花技法完成瓷莲花的雕塑和烧制,弟弟用传统大漆髹饰底板,利用大漆的堆漆起皱线条将瓷花与底纹和谐地嫁接一起。大漆含蓄深邃,白瓷则是水火土的和谐交融,两者结合创意十足,达到意想不到的意境,在2011年上海“东方明珠杯”陶艺评选中获得了银奖。

黄国銮总说自己是非常幸运的,在侍女设计泥稿“诞生”后,黄国銮需要寻求一个开模师傅。初来乍到的黄国銮几经打听、介绍,才认识了一位打模界造诣很高的老师傅。老师傅平常不轻易给人开模,一个外地人要开模,对于老师傅而言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罢了。但黄国銮以其诚信诚意,“三顾茅庐”才将老师傅请进门。如今,两人可谓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了。

黄国銮从来没有固定的创作模式,他致力于创新,喜欢尝试新事物,变换新风格,这也使得黄国銮的作品不同于德化传统,而自成一派。黄国銮笑道,“如果你问我的作品走什么风格路线,其实我作品就是没有风格。”

可即便如此,黄国銮作品独具特色的创新感,总让人过目不忘。


万众一心


作品《侍女》

作品《一品青莲》
故土滋养再攀高

黄国銮对陶艺的热爱离不开故土的滋养。霍童,一个人杰地灵、钟灵毓秀的千年古镇。古香古色的明清街道,还保留着当年的韵味,沿街的打铁铺、木匠铺、剪刀坊、豆腐坊……汇聚镇上最出色的老艺人。黄国銮就是出生在霍童古街上,从小耳濡目染让他会手工艺有着极致的热爱,越是精巧细致的物件,他越爱不释手。

说起黄国銮对手作物的挚爱,离不开他的父亲。黄国銮的父亲是当地一所小学的校长,喜欢艺术,这无疑让黄国銮自幼就得以熏陶在家学艺术氛围中。霍童古镇每年都会在农历二月二日举行灯会、舞线狮等民俗活动,黄国銮还同父亲动手做过花灯。少时,父亲便时常鼓励黄国銮参与画画、剪纸等手工制作活动,剪纸是个细心活,一刀一刻便练就了黄国銮一双巧手和一颗慧心。

黄国銮有许多作品都是孤品,因其太过精致而显得十分难得。其中一件名为《万众一心》的作品是这样表现的:一段枯槁的树皮上,一群蚂蚁正与一只蜗牛较量,看似渺小的蚂蚁显然已经拉动了庞大的蜗牛,主题彰显。

这些蚂蚁与这只蜗牛的大小与实物差距并不大,凑近蜗牛仔细看,还能看到蜗牛软体上的纹路和“呼吸孔”,以及壳上点点的斑纹,生动细节,叫人惊叹,也让人无法将这样精细的作品与黄国銮这样一个大个头联想一起。

“做蚂蚁的脚是最难的,搓好的泥条折成蚁足造型,用镊子夹起,正准备粘在蚂蚁身上,结果手一抖,断了,继续折再一抖,又断了。”黄国銮介绍作品时说,制作这件作品时,动作要非常缓慢、轻柔,甚至要屏息静气,把作品做完,连脾气都不敢有了。

那些无数的蚁足,黄国銮光接就做了几天,若无好的眼力、手的灵巧,以及心的耐力,断然做不出这样的作品。

黄国銮的作品不依靠一切加饰,创造出轻柔流畅的造型,让人感觉到端正、温暖的凌冽之美。他的作品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不论作品大小,他始终让自己与作品正面对峙,让自己的想法与宁静的空间同化,来获得灵感。

采访结束后,黄国銮便全身心地投入新作中,他的作品刚刚入围了中法文化交流“中国白”国际陶艺大奖赛,他必须在两天内做完成品,送去法国。

“室无瓷不雅,人无瓷不贵”,黄国銮努力用瓷土表现生活,将陶瓷这种材质发挥到了另外的层次。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