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深度 >

三都澳水产养殖应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2017-09-27 09:33:58 三都澳侨报

摘要:随着宁德市环三都澳区域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三都澳开发建设正迎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战略机遇期,作为主导第一产业的水产养殖业也将面临新形势、新挑战。长期以来三都澳水产养殖业的无序、无度、无偿、违法,高密度任意扩张发展,是建立在资源和环境严重透支的基础上,已到了难以为继的窘境。“十三五”规划期间,蕉城区政府要与相关的海洋渔业、交通、公安等执法部门联手,以铁腕强化执法,坚决清除三都澳内碍航碍建的违法违规养殖设施,为三都澳开发建设保驾护航。要推广集约型工厂化高科技养殖,向澳外近海转移水产养殖,为三都澳水产养殖探索出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使三都澳水产养殖成为“开发三都澳、建设新宁德”的这一目标中不可或缺的一块拼图。

关键词:三都澳 水产养殖 依法依规 科学规划 可持续发展

三都澳水产养殖的历史沿革

解放前,从国外寄往三都澳的邮件,信封上只要写“中国三都澳”,收件人肯定能收到。三都澳的闻名就在于它是世界著名深水良港,历史上一直是重要的通商口岸。三都澳是地壳下陷而形成的溺谷型港湾,水域面积714平方公里,交溪、霍童溪、七都澳、杯溪、大金溪等溪河年均140多亿方的入海径流带来了丰富的营养物质,在溪河入海处海水盐分较低,十分有利于浮游生物和藻类繁殖生长。虽然三都澳腹大口小海水交换条件差,但在原生态的状况下,海生动植物食物链达到平衡,使得它们可以在这里自由自在地繁殖生长。三都澳内传统的水产养殖只有滩涂养蛏和养海蛎:农民在潮间带的泥滩上锄整成一畦畦蛏埕,自然生成蛏苗,随后收获蛏苗,再在整好的蛏埕上播下蛏苗,静等收获;另外在潮间带的低位泥滩和港汊边插上小竹竿让海蛎苗在竹竿上自然成长,收获海蛎。至于以美味闻名天下的二都蚶、兰田蛤,则是在二都和兰田天然的泥滩和沙滩自然生成;还有官井洋大黄鱼、雷东虾、熨斗鲟、漳湾章鱼和跳跳鱼等均为天然生成,并无人工养殖。

改革开放后,由于对虾人工育苗技术的突破和推广,国际市场对我国水产品特别是对虾的巨大需求,三都澳内掀起一股围塘养虾热,民间资金大量投入,银行也跟进贷款,大规模围塘养虾。由于气候、技术、病害等原因,养对虾的亏多赚少,甚至有人破产,于是只好把养虾塘改为蓄水养蛏或养鱼。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过度捕捞,我国大黄鱼资源濒临枯竭,为了有效保护大黄鱼自然资源,1985年省人大批准建立三都澳官井洋大黄鱼保护区;同年,省市有关部门组织科技人员进行“大黄鱼人工繁育及其养殖技术”的联合攻关,1986年人工育苗技术成功突破,1996年起大黄鱼养殖业进入了规模发展时期。为了贯彻落实宁德地委、行署提出的海洋强市战略,从上世纪90年代起,宁德市(县级)大力推进三都澳临海工业和水产养殖发展。蕉城区浅海水产品养殖地大部分在三都镇管辖的海域,三都澳海域目前已有网箱养殖27万多口,遍布青山、斗帽、三都岛、白匏、鸡公山岛等邻近海域;海带、紫菜、龙须菜和鲍鱼、海参的养殖面积近5万亩;近年来,由于水产养殖的高速发展,蕉城区水产品加工业异军突起,发展迅速,成为蕉城区出口的主力。2015年渔业总产值40.19亿元,占蕉城区第一产业总产值63.02亿元的63.77%,为蕉城区的脱贫致富实现小康提供了重要的产业支撑。目前已拥有14家省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水产产业化龙头企业),省著名商标14件,中国驰名商标6件。“宁德大黄鱼”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保护,蕉城区被评为“中国大黄鱼之乡”。


三都澳水产养殖高速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福建省海洋网箱养殖与我国的改革开放几乎同步开始。最早选中在东山岛八尺门进行网箱养殖的是平潭福清人。由于八尺门地处内海港汊,避风防浪,海水中浮游生物多,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福建省最早的一批引进台湾技术的海水养殖的网箱就布置在这里,当时人工无法育苗,所养的都是海捕的石斑、真鲷、鲈鱼等海洋野生鱼的小鱼苗。第一年大获成功,养殖者赚得盆满钵满,一年就收回投资。消息一传出,平潭福清老乡蜂拥而至,狭窄的八尺门网箱密布。第二年八尺门的网箱养殖由于密度过大,水流不畅,水质富营养化,鱼病时有发生,死亡率比第一年上升不少,但一年下来扣去成本还有赚头,因此也未引起太大警惕。到了第三年,时值盛夏无雨,连续高温,特别是八尺门港汊水深不足,低潮时水深仅4-5米,再加上两年残积网箱底部的饵料有十几公分厚,连日高温发酵生成硫化氢等有毒物质,一天之内鱼病大规模爆发,三天之内所有鱼几乎死光。这时平潭福清人才明白八尺门水太浅,不能养鱼,于是把网箱搬到老家平潭岛西侧,风浪小、水深有7-8米的竹屿去养鱼。竹屿网箱养鱼头一、两年收成不错,随后由于同样原因鱼病频发,到第五年灾难又降临在这些倔强的养鱼人头上。

在他们几乎绝望时,得知大黄鱼人工育苗已在三都澳突破,三都澳不但风浪小,且水比竹屿深的多。于是他们成群结队地来到三都澳寻找水深(15-20米)、流急(便于残余饵料冲走不易淤积)的地方布下网箱进行成规模的以大黄鱼为主要品种的网箱养殖,取得相当不错的收益。周边群众见状,也在他们鱼排周边布下鱼排,依样学样养起鱼来,最终形成了青山岛东南侧海域鱼排成片连成的海上网箱世界,连不适合养鱼的青山水道、金梭门水道、长腰岛水道等也布满网箱,军用三都水道和民用重要鸡冠水道也受网箱侵占。蕉城区目前浅海水产养殖面积已达到蕉城区海洋功能规划的浅海可养殖面积的2.2倍,不但覆盖了几乎所有的浅海,而且侵占了大量锚地和通航航道。人工大面积高强度的水产养殖,打破了三都澳内自成系统的海洋动植物生态链的平衡,特别是大量残饵堆积在网箱下部的海底,成了三都澳海水最大的污染源。近几年由于鲍鱼、海参养殖的大规模引进,又推动了海带、龙须菜、紫菜养殖的急剧扩张,偌大的世界级良港三都澳成了网箱密布、缆绳纵横的特大养殖场。登高望去,昔日海水湛蓝的三都澳尽是网箱和无处不在的白色塑料浮标,满目疮痍,犹如巨大的水上垃圾场,惨不忍睹。

主要表现如下:

1. 长期违法养殖,严重影响三都澳开发建设。不少养殖户为了一己私利,不惜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设施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设施保护法实施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航道法》,非法大面积扩大海水养殖设施(特别是散布水下的巨大锚石和密如蛛网的缆绳),占用阻塞军用航道和锚地,严重影响部队战备和舰船航行安全,对民用航道的占用和危害甚过军用。

三都澳良港大部分的深水岸线、航道、锚地均被非法违规渔排占据,搬迁难度大,赔偿费用养殖户漫天叫价,违法违规还理直气壮。有的码头建设项目因渔排搬迁困难无法动工,这些渔排和海藻养殖设施成了三都澳开发建设的最大障碍。

2. 养殖水域污染触目惊心。按照水产养殖的科学规划,实际养殖面积只能占三都澳海域功能规划中划定的水产养殖面积的15%,而且一个位置养殖三年必须转移,以便原养殖淤泥中沉积的饵料分解净化,防止病害发生。实际情况是,养殖面积已超过浅海可养殖面积2倍多,根本无法转移鱼排。青山、斗帽一带网箱密集区海底残饵厚度高达2米,由于水深,水温较低,残饵腐烂产生的有毒物质影响不太严重,但鱼病频发,一年比一年严重,养鱼亏本很难赚到钱已是不争的事实。大规模鱼病爆发,三都澳内水产养殖全军覆没,是大概率必然结果。

3. 鱼病多发,种苗退化。鱼病多发,抗药性增高,只好加大药量,导致商品鱼药物残留超标。鱼排上数千人粪便、垃圾、生活污水就地排放,由于网箱过于密集,阻碍海水正常涨落流动,使污水在原地回旋、沉淀、淤积,加重了养殖海域海水的污染,这样又促使鱼病更加多发严重,再加药量,形成恶性循环。

多年来,随着水产养殖生产的快速发展,与之相配套的种苗生产也迅速发展,但水产种苗场建设无序,生产水平低,监管不力,造成育苗数量过剩,近亲繁育,亲鱼质量大幅度下降。目前宁德市有200多个大黄鱼育苗场,其生产育苗能力大大超过养殖生产的需求,无序竞争的结果,使大量、劣质、低价的苗种充斥市场,造成抗病力低下,鱼病严重,药物滥用,经济效益下降和水环境的严重污染。

4. 海上聚居人口的行政管理难度加大。目前仅在蕉城区海域内直接从事海上养殖业的人员就有8000人左右,常住鱼排的有6000余人(其中外来人口占70%),且人员流动性大,管理尤为困难。特别是面对台风等自然灾害的威胁时,渔排养殖人员、财产的安全问题成了政府抓安全生产的难题。每年在防台、安全生产、维护社会治安等工作方面,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海上养殖区这一个特殊区域无形中增加了当地政府的行政管理难度和行政成本。


三都澳水产养殖应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三都澳发展战略的定位是我国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交汇的核心物流港,而不仅仅是养鱼场。三都澳物流港的功能应是第一位的,随着三都澳开发建设的实施,临海大项目的落地,大吨位码头建设和围填海工程的推进,三都澳内的水产养殖业只能让位退出。这是我们必须面临的痛苦而无奈的必然选择,既然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两权相害取其轻,只能让澳内大规模水产养殖业逐步退出。澳内除了采用集约式工厂化高科技水产养殖外,仅能留下少量为旅游观光服务的渔排和“三菜”养殖。三都澳内除了部分因建设必须占用的海域和岸线外,还要保留足够的自然岸线和天然生态水域,以恢复和保持三都澳的自然生态和自然净化能力。

值得庆幸的是,东冲口外侧东冲半岛近岸有500多平方公里浅海,水深15~30米,海水交换条件好,水质优良。周边有西洋岛、浮鹰岛、四礵列岛等众多岛屿拱卫。若能连接诸多岛屿,抛石修建一条长21公里不闭气,海水在涨落潮中自然流动的石堤,可形成养殖区170平方公里。石堤可防大湧大浪,养殖区内可实施大面积生态围网养殖,提高水产品品质。还可在四礵列岛附近布置深海大网箱养殖。这样三都澳内水产养殖的转移就有了落脚地,也为三都澳水产养殖开创出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

在目前三都澳开发建设起步阶段,当务之急要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1. 加大宣传教育力度。组建由区政府牵头,区直各职能部门参与,区分管领导带队,各沿海乡镇为基本力量的工作队。深入养殖重点区域和渔排,宣讲《军事设施保护法》《军事设施保护法实施办法》《海域使用管理法》《航道法》《环保法》《水十条》等法律法规,让广大养殖户学法懂法,明白违法的严重后果和代价,为随后的清海执法打好基础。要反复教育养殖户,现存养殖模式是无法赚钱,肯定亏本的,只有搬到澳外,推广深海大网箱养殖和大围网养殖才是可持续、可赚钱。并择机出台相应的鼓励扶持政策,推广澳外大网箱和大围网水产养殖,分期分批实施。

2. 组建海上联合执法队伍从严执法。由涉海部门(如海洋与渔业、海事、港务、边防、环保、航管、运管、口岸办等)为主要力量,抽调工商、质监、卫生食品等部门协助,组成海上联合执法队,实行常态化、规范化管理,加大执法力度,加强依法用海及海上环境监管督查。对违法抛掷锚石、乱建网箱,占用航道、深水岸线和锚地的养殖对象进行清理和处罚,触犯法律者追究其法律责任。对乱抛垃圾、乱排污水者进行教育,促其整改,对屡教不改者给予严厉处罚。

3. 建立海上环保组织网络。成立专业的海上环卫保洁队伍,明确工作职责、配套人员、设施,加强海洋卫生管理,对海上垃圾实行统一管理,集中处理,有偿服务。加强陆上垃圾清扫,集中处理。筹备建设三都和城澳两个污水处理厂,污水必须处理达标后才能排入海中,尽最大可能降低对海洋的污染。

4. 加大科技资金投入,推进科学养殖。目前三都澳海域养殖面积要大量削减。要结合“全国渔业科技入户工程”的实施,进一步抓好新品种的引进与示范养殖工作的推进。根据三都澳水资源条件,要大力开发微咸水养殖,积极开发海虾(鱼、蟹)淡养新思路,摸索出适合本海域的一套养殖技术。 积极推广集约式工厂化高科技水产养殖新业态。积极推进澳外生态海产品养殖区建设,逐步形成规模,这样不但能就近为居民提供大量优质、品种繁多(包括鱼、虾、蟹、贝等)的海产品,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加的需求,还有利于澳内低效不可持续发展的密集小网箱养殖向外转移,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生态耕海牧渔之路。

5. 抓好水产品质量管理工作,完善水产品质量检验、检测体系。强化无公害基地建设和无公害水产品养殖的监督检测,严格执行无公害水产品生产标准,鼓励无公害绿色水产品示范区建设,形成不同区域特色的产品布局,打造三都澳无公害、绿色水产品品牌,使老百姓吃得放心。

6. 抓紧澳外近岸大围网和深海大网箱养殖规划的编制和实施。区政府主管部门应尽早与霞浦县、市海洋与水产局会商在东冲半岛外侧的西洋岛、浮鹰岛、四礵列岛之间规划建设三都澳外海近岸大围网和深海大网箱养殖区,将澳内养殖网箱按规划分期分批向外转移,以期有更大的海域空间服务于环三都澳区域经济发展的需求。创新投融资体制,鼓励吸引战略投资者投资建设澳外大围网养殖区的海堤建设。

7. 拓展远海捕捞,建设远洋捕捞船队,实现渔业产业结构调整。出台政策鼓励民营资本投资远洋捕捞船队,用足国家油补政策及深海鱼销售补贴政策,降低远洋捕捞成本,实现三都澳渔业产业结构转型。加强顶层设计,统一规划,科学依法处理三都澳开发建设、生态保护和澳内水产养殖之间的矛盾,才能为三都澳水产养殖开拓出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三都澳水产养殖将会成为“开发三都澳、建设新宁德”的这一目标中不可或缺的一块拼图。  (作者简介:林能清,中南民族大学法学硕士,现为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 林能清
 

主要参考文献和资料:

《宁德市蕉城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暨中长期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宁德市光明智库 2016年2月21日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