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张久升:海上人家

2017-09-27 09:58:05 三都澳侨报

整整一个下午,秀香两个从老家来的孩子都在家门前的海水里泡着,橙色的救生衣裹着孩子小小的身子在水里扑腾着,浪花溅起一波波笑声……秀香就站在渔排上木屋房背阳的地方看着水中淘气的孩子,不时地用长乐家乡话和孩子说着什么。身后是她和丈夫离乡背井倾注了全部心血和家当的营生——纵横相交连成偌大旗格一样的渔排和网里成群的鱼,主要是黄鱼,还有真鲷,红鱼等,市场上流行什么鱼类,总可以在他们的网箱里找到。

此时,盛夏午后的阳光铺排在她四周平静的三都青山海面上,只有海面上偶尔掠过一两艘快艇激起一阵浪花带动渔排轻摆。这是一天中相对安闲的时刻。不过一个小时的光景,日头稍稍西移,和排上的很多人家一样,秀香的丈夫从渔排内的小木屋钻了出来,为瓜们(养殖户们对黄瓜鱼的昵称)准备食物。海面上顿时响起一片机器轰鸣声,成筐成筐的冰杂鱼从粉碎机里叶出来时已成了灰黑色粘糊糊的半流体似的物质,这些只是瓜们一餐的食品。鱼儿会吃,秀香不心疼:“吃了瓜们才会长,从端午节后每公斤16元的价格一直没落下,”秀香说黄鱼像说自己孩子一样亲昵。

秀香一家都是长乐人,早些年他们从家乡人带回来成捆成捆的钞票中得知宁德三都澳是个养殖的乐园,在黄鱼养殖低谷的那一年,秀香丈夫接过了一老乡甩手的30多筐网箱背井离乡来到了这里。就像渔排上已有的十多万网箱6000多人的生活一样,他们在渔排上搭建了小木屋,从此与瓜们日夜相是伴。海上的一天是从凌晨开始的。据说这是因为大黄鱼只有在这时候才通体黄澄澄,这时候起鱼交易最能保持它高贵的品质。每天凌晨二三点钟,海上渔排已是星星灯火了,从上海江苏或更远的地方来的大小商家一下汇集在这片小小的海域,其后便是起鱼称鱼夹杂着讨价还价的交易之声了。即便今日无鱼可卖,秀香和他丈夫也要起三更的给瓜们准备饵料送早餐。大黄鱼肉嫩味美,但不易养殖,一条大黄鱼从鱼苗长到四两重的成鱼,往往要花上一整年的时间,从每天备饵料定时喂鱼定期给它们“洗澡”消毒再随着它们的个儿长大“分家”安居,样样都不能马虎。苦虽苦点,但秀香已经习惯。

事实上,住在这随浪轻摆,四面皆海的渔排上,秀香一家人并没有多少不便,比起早些年来这里创业的人来说,现在的海上生活十分方便。海上水底电缆辅设了,电视也可收看两台了;通讯站也有了,手机通话不成问题;自来水在不远的渔村就可接到。三都边防和政府部门为他们送上了海上110、120,可为他们生产生活提供保障。海上俨然就是一个新型的社区,家家户户贴上门牌,渔排上有卖从渔具到生活用品的商辅,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是酒家,还有随海风飘荡的卡拉OK厅。每天上午八九点钟,十几二十艘卖菜的小船会穿梭在这片海域,只要一招手,卖水果的、卖菜的、需求卖馒头包子的小船就会靠过来,日常的生活需求基本足不出排就能满足了。“现在除了把鱼养好,最让我挂心的就是孩子的学业了。”此时,秀香的两人孩子不知何时从水里钻上来,正抖去一身咸涩的海水。为了协助丈夫把鱼养好,秀香扔下五六岁的孩子来到这里。“我想等这一段忙过了,还是带孩子回去好好上学,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也需要人照料。”望着落日熔金的海面,秀香若有所思地说道。

渔排人家,海上吉普赛,一头挑着大海淘金的前程,一头挑着故乡沉重的嘱托。  □ 张久升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