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探秘 >

探访传统古村落霍童凤桥村

2017-10-20 10:11:55 三都澳侨报

千载霍童、悠悠古村,岁月沉浮淘尽繁盛兴衰;青瓦白墙、雕龙画壁,时光流逝涤荡古居昨日今夕;渔居霍溪、背依苍山,任那日月交更光阴如梭。古街头、霍溪畔、深巷中,静谧的生活如诗似画。如果你想来霍童寻一个静谧古村落,那一定不要错过凤桥……

古韵悠悠 远离喧嚣的人间写意

凤桥村位于霍童镇区西北方1 公里,霍童溪西南岸。村旁原有凤凰桥、鹳桥,村处两桥中间,故名凤桥村。村庄地势平坦,聚落集中,以宋姓为主,于明朝前由兴贤村迁入。凤桥村现存古民居建造年代以清代为主,但还有相当数量的明代遗居,最突出的民居代表如村落亭兜路 2 号、上座巷 6 号、上座巷 7 号、下座巷 1 号、下座巷 2 号古民居,田洋中 1 号等,它们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建筑精神文化内涵,使古民居艺术和装饰艺术达到高度统一,不仅具有深刻的文化寓意,还有很高的艺术鉴赏价值。

信步走到一户人家,据说其是凤桥保存最为完整的古民居。远远望去高低错落的马头墙翘首耸立,斑驳高耸的围墙隔绝了喧闹,留住了古朴的历史风韵。这样一座饱经风霜却依旧挺立的古民居让人不经感叹岁月的沧桑与无情。

古宅大门上方的木披檐,彩绘、灰塑的门楣,青石雕刻的匾额,两旁苍劲的门联,无不显示出大户人家的细致。

推开质朴的大门,陈旧的“吱呀”声提醒着主人客人的来访。传统的抬梁、穿斗混合式的土木结构和外围土墙构成古民居大体结构。深宅大院里,雕梁画栋,黄墙青瓦,古韵古风。


要说古民居中最大的特色是什么,当然是木雕,精致细腻,工序繁杂的木制雕花,成了这座古朴大院的点睛之笔。这些没有生命的小木头在工匠手里被塑造成如此栩栩如生的形象,叫人赞叹不已。

置身其中,依稀可见古宅昔日繁华,花团锦簇,四世同堂,其乐融融之景。“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古宅犹如迟暮之人,看尽人情冷暖,当流光带走故人,只留古宅在此守候。

没有城市的喧闹声和车水马龙,乡村显得格外宁静。乳白的炊烟袅袅升起,灰色的暮霭笼罩着整个村庄,像是给墙头、屋脊、树顶和小巷都罩了一层薄薄的玻璃纸。远方幽谷的空鸣,门前空地的犬吠,仿佛在诉说着老宅的寂寥。

由于凤桥村地处霍童古镇与政和、屏南水路的霍童溪岸,交通便捷,旧时作为商贾交通要道,商业贸易、制作业比较发达,因此村落比较富有。在传统建筑建造中,空心砖斗墙是该村落民居建筑最具特色的代表,村里的民居古色古香,纯朴自然,古韵悠悠。建筑形式上白灰抹墙,青砖黛瓦。建筑色彩上,民居青砖、黛瓦,形成质朴、淡雅的风格,屋盖是青瓦,屋顶、屋檐、马头墙,形成高低错落的建筑群体风貌。在墙体的材料以及装饰方面,传统建筑的屋脊常使用燕尾脊,屋脊的曲线使整个建筑显得十分典雅而又灵秀。在屋脊与山墙、正面外墙门楼两端的“座头”多装饰有彩绘泥塑。厅堂的梁檩桁柱上的木梁架、厅堂壁板上的装饰,为整个建筑装饰起到画龙点睛作用。门厅、廊道的窗花使建筑更增添一份高雅别致的情趣。

回望乡愁 穿越时空的民俗传承

凤桥村有环水宫、真武大帝宫、土地庙、禅寂寺等建筑,每年举行正月祭祖供神以及神诞之日祭祀活动,以求保佑风调雨顺,田园丰收。在凤桥村众多的地方神中, 陈靖姑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地方女神, 她是以 “扶胎救产,保赤佑童”为职能的“妇幼科专业神”。陈靖姑,在凤桥民间常俗称“奶娘婆”。

据村里老人说,古代在陈靖姑宫前的百花桥下有红、白两色花,白花代表男孩,红花代表女孩。守园婆姐以花朵赠人即意味着送子。信众求生男孩则请取白花,求生女孩则请取红花。而凤桥的“请花”习俗则表现在正月十五这天。这天既是元宵节,又是陈靖姑的诞辰。正月十五元宵节,有“迎奶娘婆”的习俗。这一天,村民们要抬着夫人奶敲锣打鼓,举着彩旗走街串巷。而在这前后的几天,各家各户门前都要设香案迎接夫人奶“光临”。当“奶娘婆”的轿子经过谁家门前,那家就要赶紧放鞭炮供香,还要点一束香从夫人奶炉中换香。数百年来,陈靖姑已成为对凤桥村民众的社会生活和人生进程有着重大影响的女神, 同时也在民间信仰中占有重要位置。


饮水思源,长久以来,凤桥人有编纂谱牒的习俗,称为“修谱”。谱牒,旧称家乘、家谱。 它是以记载一姓或族、 一房世系为中心内容的表册文书。 它蕴藏着丰富的人口学、社会学、民俗学、地名学、经济史、人物传记及地方史资料,是珍贵的家族源流文化遗产。家谱修编后,择日进行封谱仪式。首先,摆上准备好的供品,从各房中推选出来的族人,也就是奉祀生主持祭祀,主持长唱“家谱”、读祭文。之后,在司仪的叫唱下,由族中最年长者和最年小者对装入箱中的新修族谱进行封锁,随后后辈子孙向先祖上香,行跪拜之礼。时至中午,族人会叫来楼外楼的大厨,开上几桌酒宴,家人们联络联络情感。

岁月留痕 承载沧桑的历史符号

在凤桥西约 200米有一座猫头山,1987 年,福建省考古队和宁德地区文物普查队在调查时发现一件青铜戈。戈援上部边缘及锋刃已残,短内,长胡,无穿,援内有短齿,并施有花纹堆饰。通长 11.3 厘米,戈援残长 8.2、残宽 2.1 厘米;内长 3 厘米、宽 3.4 厘米、厚 0.3 厘米;残胡长 4.1 厘米、厚 0.3 厘米。戈体表面光滑。在猫头山的地表有大量的印纹硬陶片、原始瓷片、夹砂陶片和少量石锈出土。根据戈本身特点,结合采集到的陶片,并按照福建省出土的青铜器情况,初步认为戈的年代为春秋时期。青铜戈在福建省发现极少,因此,霍童出土的这件青铜戈,不但填补了闽东地区青铜戈之空白,而且丰富了福建省青铜戈的种类,为探讨福建省青铜器时代文化的面貌提供了新的资料。


世世代代勤劳的凤桥村劳动人民,劳作生息在霍童溪岸古老的土地上。当时代的车轮飞速碾过 21 世纪的门槛,农耕时代与人们的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各式各样的农具和生活用具,有的被新式用具代替,渐渐退出人们的视野;有的则毁损消逝,逐渐被人们所遗忘。但凤桥村古老的农具与古老的耕作方法,古老的饮食习惯与乡风民俗,还在很大程度上延续着几千年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优美恬淡渔猎农耕文化。

凤桥是一种文化符号,它承载着沧桑与历史的记忆,透露出富含地域文化的神秘气息,并给人以情感上的回归与心灵上的慰藉。  □本报记者 李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