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陈承钫:故乡的晚秋

2017-10-25 10:35:58 三都澳侨报

本报讯(陈承钫)“枫落清江冷,旧雁入新秋”,东湖之滨,那徐徐的凉风撩过淡淡的水面,茫茫皱褶之余是娴静的远山,故乡已值晚秋。

白露过后到秋分这段故乡的晚秋,是我孩提记忆中即美丽又生厌的日子;也是大人们即开心又担忧的时候。农村庄稼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天和大自然打交道。插秧,拉苗,分蘖,结实,一年的日子就这么下来了,没有文人那样对秋天感性。如:“夫秋,刑官也,于时为阴;又兵象也,于行用金,是谓天地之义气····”也未如“秋风秋雨愁煞人”等等。只是“天之于物,春生秋实”,是年复一年的大自然盈赠。收成好了存着余粮过冬无虞,担忧的是家乡地处东南沿海,台风逐年滞后,有时甚至十月来台。一场台风会把一年辛勤劳动成果毁于一旦,所以天高云淡,也不敢大意。

晚秋天气渐凉,孩子们告别成天在河里的摸爬滚打,又发现了新天地。柿子,板栗和槠椎树果熟了,村后的那片树林成为我们课余的天堂。那时我们农村的孩子学习之余或周末时间,都得帮助家里拾掇柴火。往往放学回家扔了书包我们就往村后的大树林跑。哪颗槠椎树果实成熟最好,哪颗树就遭殃,树皮会被我们磨得精光。每回衣兜都能装满椎果,但必须记得背一垛柴火回来交差。摘柿子就没这么简单,我们必须绞尽脑汁。因为野生的柿子俗称“猴柿”,果子小籽粒多,我们不採。种植的柿子称“钟柿”,个子像倒挂的钟,个头较大,成熟时有人看管。我们选择看守人去吃饭的时间,偷偷上树,一顿饭的功夫就拎一袋回家。生柿子需捂熟才能吃,我们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捂起来,或者埋到水稻田底下,一周时间后柿子就熟了。也有被发觉的时候,我们会被父母揪着耳朵求饶恕。

晚秋的故乡成熟得如雍容的孕妇,农家人眼里嘴里是满满的喜悦。早早就做了精心准备,全家有条不紊地分工。农历七月,各家已经联合请来做篾师傅挨家挨户修理秋收农具,如修补晒谷蓬子,篮篓,簸箕等农具。那家今年多种几亩,或收成势头好,要多新添置些,就多请师傅做几天。这个时间我们小孩也没闲着,给师傅送茶水,收拾角料作为柴火。我们看着师傅两只手把一棵毛竹一条条“嗤咧咧”分开,接着牙齿和篾刀并用, “嗤嗤”,把个毛竹撕成薄薄七八层,然后做成各式各样的农具,羡慕极了。我也学师傅样子蹲着,但撑不了一分钟。

农具准备完,已是深秋,收获算是真正开始,也是我们这些孩子们生厌的时间。我们虽然年纪尚小,已经作为准劳力被编入,只好离开那片树林开始干活了。这个季节有三种收获。一是豌豆收成,接着稻谷收割,最后是番薯采掘。农村的秋收家家早出晚归,这段时间家里的伙食较好。父母亲早早起来做饭,留一份放锅里给我们当午饭,自己带一份,大多中午不回来,家里留给我们这些毛孩子。他们下地前把稻谷晒出,吩咐:“你们记得放学回来,把锅里那碗粥吃了去打豆,再收稻谷,散粒要捡回来。”云云。那时我们的点心大多是米粥,大人如忙不过来延迟回来,就捎话让我们给送碗粥赶工,经常做完时已经月上星辉。

打豆是简单而细致的活儿。把竹篷子铺在地上,收获的豌豆连枝晒在上面。比较晴朗的天气连续曝晒两三天,然后把豆枝集中起来,用一根木棍敲打,晒干的豆荚爆开,豆粒就掉出来了。如果用力太小,只打着堆垒顶部,底下安然无恙;太用力打,豆粒四溅,捡溢出散豆粒要花费很多时间,挨父母的批判。这费劲活儿我往往“让”给哥哥,我去收稻谷。收稻谷比较简单,但必须在日落之前完成,否则太阳落山后地气上升稻谷回潮。但这活看似简单,却也不易。如果是二次晾晒的,只要按时收起既可;如果是第一天晒的,必须提前到晒场,把秕谷杂物扬开。有风的天气,把稻谷扫到篷子中间,拿一个畚斗装满粗谷(没有收拾的稻谷)举过头顶让稻谷流下来,风吹过来,稻谷重落在中间,杂物和秕谷轻,落在外围。你用笤帚把杂物扫开,重复几次稻谷就很干净了。但如果无风,往往我们举着畚斗老半天无用;遇逆风回吹,秕谷杂物又混起来,气得我们直骂天。

农村的秋收锻炼了我们一副好身膀。我们十几岁就可以肩挑百斤,两肩自由轮换挑着。特别是番薯收成时,我们经常帮忙。番薯分量重,收成好的年份,一棵三四斤,两箩筐一百六十多斤,把扁担都压弯了。都说“挑担筐头不寄书”,这时父母亲多希望我们能分点担子。于是放学一回来我们就挑起专门准备的小箩筐,我们没有大人持久的耐力,一口气能挑回来,就把番薯分成几分,先挑一份走一段路搁下,再回来挑一份,这样来回轮流挑着,像蚂蚁搬家 把番薯搬回家。常常有遇着过路的,就帮忙挑着可不言谢,农忙季节大家都这样帮忙。

晚秋的故乡如此繁忙负重,深深地烙在心里,我不厌不弃,多年后怀揣着依然爱不释手。在我看来它不仅仅代表沉甸甸的丰收,更展示了一种责任与精神。它使我坚毅,养成吃苦耐劳和知恩回报的品格,这比肩挑的成果更为重要。寒暑易节,重复着这一场场紧张与期望,并未看到如欧阳修《秋声赋》 里萧杀的“商”韵,也没有俊青《秋色赋》 所描写的那么热烈;只是农家年复一年授时而耕,适时收取大自然的馈赠。这没有雕饰的普普通通忙碌背后,蕴藏着超乎秋天本身的美丽。

我爱故乡的晚秋。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