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探秘 >

记传统古村落赤溪镇黄田村掠影

2017-11-01 11:22:25 三都澳侨报


黄田村全景

赤溪镇往西南方向5公里处,有一处百年村落,名叫黄田村。背山面溪,青山绿野,溪水叮咚,一派田园风光。

轻歌慢行,踏上光滑错落的石板路,步入古朴幽静的古村落,时光的脚印遗留在千年的砖瓦间,触目可见的古厝、古树、古井,似乎在诉说着小村昔日的古韵风华。


黄氏祠堂

古民居屋顶座头

移山填谭得宝地

黄田村,古称安乐里蓝田村,建村于明朝前,村民姓氏皆为单姓黄。在黄姓于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从政和黄大厝迁入前,早有李姓大家族在此地安居。村里老人说,黄姓先祖可是经过如同愚公移山般的艰辛肇基,才有了如今的黄田。

相传,明朝年间,时风水先生李玉仙应东家李旭为祖坟寻龙择宝穴邀请,躬聘而来为李家翻阅乾坤。黄家先祖凤波公于明洪武二十四年间由政和迁入黄田(时称蓝田),因家境贫寒,为李家放牛。忽日之时,李旭将一只掉落粪池染毒致死的鸡宰煮躬敬李先生,黄公知其情,当李玉仙就餐下筷夹食鸡肉时,黄公手拉先生长衫多次,暗示李玉仙拒食。当晚李玉仙为了解拒食鸡肉之意,询问内情。黄公将实情禀告,李玉仙愕然之后感激不尽,对黄公称赞不已,并即盘问黄公身世。李玉仙感其恩德,密传黄公“龙潭宝地,双凤朝阳”之穴,并授指黄公,于某年农历九月初九日巳亥时,肩挑百担黄土填平龙潭,以此在龙潭宝地结茅而居,并指定草楼坐向(巽巳亥分金分门路,左浚龙潭,右鉴大池,后山开凿岩石,坐西北,向东南)。

黄公遵李玉仙之授意,不辞劳累,日夜肩挑黄土九十九担倾入龙潭,因时辰未到,只见龙潭碧水仍涛涛不失。黄公不慎失手将土萁扁担落入潭中,是夜乌云密布、雷雨交加,后门山发生山体滑坡,恰将龙潭填平成土滩。黄公不辞劳碌,勤耕俭朴,搭茅庐于龙潭宝穴上。

此后,黄氏家族便开始在这里生根发芽、叶茂枝盛。


古民居窗雕

古民居特色门扣

夯土建厝乃安居

以黄氏祠堂为中心,“坐西向东”(祠堂为龙潭中央,双凤朝阳宝穴),六百多年的变迁,造就了整个村落“三曲水、三屋水、水朝北、双天井朝风、三十六柱、三十六石坂、三个石门限、大门坪两条(双斗石旗杆)”的建筑布局特色。

漫步古村,行于村巷间,村前路上连片分布着近百座富有地方建筑特色古民居,百年古树随风摇曳,顿时让人感觉到村庄历史的悠久。

民居采用典型的夯土墙设计,更显古色古香,纯朴自然。白灰抹墙,青黑为瓦,青砖黛瓦间,更添质朴淡雅之感。而屋顶、屋檐、马头墙的层层建造,高低不齐,错落有致,形成了富有形体节奏的建筑风貌。

走近古厝,定睛细看,更觉精巧,栋栋雕梁画栋,飞檐翘角。屋脊使用的是燕尾脊,完美的曲线设计使得整个建筑显得典雅而又灵秀。在屋脊与山墙、正面外墙门楼两端的“座头”,多装饰有彩绘泥塑。厅堂梁檩桁柱上的木梁架、厅堂壁板上的装饰,也为整栋建筑装饰起到画龙点睛作用。门厅、廊道的窗花使建筑更增添一份高雅别致的情趣。

族地宗祠往往凝汇了一个地域建筑的精华,在黄田村亦是如此。黄氏宗祠采用砖木结构,推开大门,正屋有一大天井,天井上方建有一戏台,木制的长廊,精美的木雕,让人流连。檐顶上悬挂的“龙飞凤舞”四字牌匾,木柱上贴附的“修身立德孝亲贤,追宗溯源继传统”的对联,尽显黄田族民不忘祖训、宣扬传统的愿景。


黄田村民安居乐业

黄田村特制红糖

砌渠制糖方兴旺

整个霍童溪流域,凡河谷平原地区,大体上都种蔗、兴制糖。其中,黄田村所产红糖板色黄、味香、口感好,品质第一。制糖业的兴旺,给当地带来了巨大的财富,造就了黄田村的繁荣。

而说起黄田的制糖工艺,还有一段小插曲。听村里人讲,黄田村的制糖技艺曾失传数十年,后来族人惊奇的发现,明代宋应星之《天工开物》之中记载古代生产蔗糖的工艺竟与祖传技艺十分相似,才得以继续传承。

村里至今仍保存有一条长达 1.2 千米的人工石砌水渠,引上溪坑与下溪坑山水,从两头横穿黄田街,渠水经九处转弯,绕经村里的主要地段,最后流入雁乐溪。这不仅用于灌溉农田、防水防火,更是制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在村里制糖工艺中有记载,“村边砌一渠,渠宽四尺余,引入湍流。水车一具,径一丈数尺余,中用三尺径松木为轴,轴长十余尺,一端联结石碾。石碾有二,上下啮合,间隔如缝。碾为圆柱体,周围合抱,长约四尺。下碾一端有楔型突出,长约一尺半,楔入水车轴中,严丝合缝,固若一体,轴转,则碾转。上碾用粗木为架,铁件为箍,使之安稳。二碾均凿有榫眼,环列于碾之两端。榫眼四寸见方,深约三寸之,内置硬木,突出如齿轮状。齿齿相扣,下碾转,则上碾转。”据村里蔗农介绍,只要在石碾下方放置一个木桶,将甘蔗夹在上下石碾中间,轻轻一轧,便有蔗汁流出,反复压轧七次后,便能将甘蔗中的所有水分轧干,木桶中收集好的蔗水经过加热、烘干等步骤后,就能制出香甜的蔗糖了。

世世代代勤劳的黄田村人民,劳作生息在雁乐溪岸古老的土地上。斗转星移,这里不再人群攘攘、喧嚣不绝。平凡和朴实的黄田让人有别样的感受,让你穿越时空看到它曾经的繁华,为之感叹不已。  □ 本报记者 周思颖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