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

“鱼”满青山千万载

2017-11-22 10:06:48 三都澳侨报


本报讯(记者 周思颖 郑承东)地处欧亚大陆板块东南边缘的鹫峰山脉,面朝东方,直入大海,与濒临的太平洋板块历经27亿年频繁的地壳运动,形成了如葫芦状般的神奇海湾——三都澳。

七千万年以来,澳内一座名为“青山”的岛屿上,漫山遍野的花岗岩巨石,被岁月雕琢成各式各样的鱼脊、动物等形状,犹如走进侏罗纪公园一般。最为奇特的是,每条“鱼”上都长着眼睛。登岛而上,你便被无处不在的“眼”所凝眸、关注,让你不由自主想去探寻每扇心灵的窗户——眼睛的秘密。

…………

自有记忆以来,这些鱼儿们一直生活在三都澳海底。在星月替换间,与恐鸟鱼祖为伴,一同倾听天地启蒙, 怀抱太古襟胸。

直到7千万年前的一天,宁静的海底骤然掀起一阵巨大的波澜。地动山摇间,海底断裂出一道深谷,火山喷出的岩浆随意流淌,看着同伴们不是掉入无尽的深渊,就是被滚滚岩浆熔化,它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为了生存,大家只能拼命地向上游去。

就在鱼儿们拼命躲避岩浆时,海底突然抬升,在一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带领下,不断向上冲击。冲破水流,冲出海面。直到升腾至山一般的高度,与大海遥遥相望。回头望向大海,巨大的漩涡正在侵蚀着一切生命。为了活着,大家只能拼命地向山顶聚集,整座岛屿爬满了各式各样的鱼和动物。

直到夜幕降临时,一切才终于回归平静,但此时,四周只剩下了一片汪洋,回首家乡,发现其早已不复存在。这新生的岛屿,便成了这些“幸存者”安身立命的唯一场所了。
 

每天,金蟾兄弟总是趴在石岩上静静远眺,在他那执着坚定的眼神里,总会看到浓浓的相思,听说他的家就在那个方向,那天只有他自己一个人逃了出来。我想他应该非常想看到家人的身影,有一天能出现在他的眼中的吧!

黄鱼哥和金蟾一样,盼望着回家,盼望着能回到熟悉的大海。但海豹兄弟说,“黄鱼哥们,别难过。正如俗话所说,‘落叶归根’,总有一天你会回家的。倒不如趁着这个好时机,上天去一探究竟。那里云雾缭绕,神秘莫测,肯定非常美丽。” 黄鱼哥想,既然都到这个高度了,何不继续向上呢?于是,便与海豹一起望着蓝天白云,奋力向上前行。

想要上天,真的很难!每当夜幕降临,黄鱼哥抬头仰望着明月时,常常会和海豹大哥说:“到此为止吧,我不去天上了。”可每当黄鱼哥准备放弃时,低头间总能看到鲳鱼夫妇的安详睡颜。他俩似乎是做着美梦,那微翘的的嘴角总能使黄鱼哥不由自主地微笑,顿时心情一片舒畅。每当太阳从海平面缓缓升起,新的一天来临时,黄鱼哥便又满血复活,继续充满斗志地与海豹一同向上冲击。

似乎是上了年纪,不想走动,乌龟爷爷总是喜欢独自一人在山头,吹吹风,晒晒太阳,静静看着山下的孩子们嬉戏打闹。听着他们的欢声笑语,自己好像也年轻了不少。

河蚌姑娘也不喜与人打交道,成天把自己关在壳里不出门。偶尔探出脑袋,可能觉得周围环境太过陌生,四处瞅了瞅,就又缩进了“安全屋”。

水蛇与海豚则总是玩得不亦乐乎,他们十分热衷于“捉迷藏”的游戏。他们或躲在草丛中,或藏在巨石后,或隐于大树旁,相互等着对方来找自己。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就这样,在这岛上一同生活。

春去秋来、沧海桑田之中,他们渐渐把魂魄化进岩中,陷入沉睡。于是,“在下三都,青山海峤,石壁排列,上插云宵,下监江浒,巍峨不可攀跻”,成了他们留给世人的印象,渐渐地,小岛便有了现在的名字——“青山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