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黄国资的漆言漆语

2017-12-19 10:08:56 宁德蕉城在线

宁德蕉城在线(记者 苏诗瑶)在“2017中国(厦门)漆画展﹒福建省高校漆画教学成果展”现场,260件优秀漆画作品呈现世人面前,其中不乏吴嘉诠、唐明修、陈金华,苏国伟等漆画名家之作。而一幅看似简单,却饱含生命力的漆画作品《黄土地》引起关注,这幅作品便是出自蕉城霍童漆画家黄国资之手。

虽有中华传统工艺大师、中级工艺美术师、漆画名家等头衔,黄国资依旧在漆画艺术的道路上探索着。他认为,有着八千年文化底蕴的传统漆艺,高贵、神秘而又含蓄,随着时间变化呈现出更加独特的历史韵味,这项古老而又“崭新”的小众艺术则更加需要传承和发扬。

漆画与漆“痴”

在千年文化历史古镇霍童长大的黄国资,自小受传统文化的熏陶,特别是“漆”文化,让他一度“疯狂”。“古镇上有许多民俗风情常使用到大漆,或是木雕胚上绘制,或是陶器髹饰,变化多样的漆艺品总会让我不自觉的靠近。”黄国资说,大部分人对“漆”过敏,他属于少部分不会过敏的人群,这或许也是他能与“漆”长相厮守的缘故吧!

1994年,黄国资考取了福建工艺美术学校,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漆画专业,先后从师吴嘉诠,王和举和陈秀卿等名家教授。入学第二年,学校正为福建省政协大厅绘制一幅80平方米的漆画作品《八闽闹元宵》,黄国资凭着满腔的热爱,毛遂自荐参与创作,在吴老师的许可下,他便正式踏入漆艺圈,也正是这次经历,让他更加痴迷于漆画,甚至把漆画作为他毕生的追求。

黄国资对作品要求极高,只要稍微不满意,他便反复修改,甚至推翻重来,直到完全满意为止。“漆画相对于其他画种更具“镜像”美感。通过色漆的堆叠,镶嵌,雕刻,再经打磨,推光等独特漆工艺,那些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变化,让人充满了期待又萌生新的创作想法。”黄国资说,漆画总是把最美呈现给别人,最难的留给自己。

大漆有400多种技法,每幅漆画就有30-60道程序。工序多、耗时长,做一幅漆画长则一两年,短则八九个月 ,很是耗时费工。“宝剑锋从磨砺出”正因如此,才造就漆艺独特的艺术魅力。

漆缮与漆“话”

在黄国资的工作室内,桌上总有几件残破老器物,这些其貌不扬颜色暗淡,破损厉害的老器物,却大多为北宋、明、清时期的古文物。就这么随意地摆放着,着实让人有些诧异。

“这些都是朋友送来,要我帮忙漆缮的器物。”黄国资拿起一个纹裂杯说,别看它现在不起眼,等几个月后,定能美得让你爱不释手。

所谓漆缮,就是将大漆、色漆、金粉和瓦灰等纯天然材质来修补残缺器物的一门传统手工艺。黄国资会根据每件器物的缺损程度、颜色以及器物本身的气质,先做残缺修缮,然后进行二次的主题创作,形成独具一格的漆缮艺术。仿佛每一件破损的陶瓷、器具,只要经过黄国资的手,就能焕发第二次生命。

黄国资漆缮过的器物早已数不胜数,但有一件陶瓷小茶宠让他印象深刻。那是一件陶瓷水牛,市场价不过十几二十元,但却承载着物主与已逝世母亲的回忆。送来漆缮时,牛头断裂处还有数次粘合的痕迹,黄国资耗时4个多月才将其完全修复好,并用金边做修饰,让这头小水牛重新“活”了过来。当他将这件器物交还给物主的时候,对方竟然感动地哭了。

这件事情后,黄国资对漆缮又有了新的理解,“漆缮早已不是单纯的粘合髹饰,而是一种情感融入,是一场艺术对话,更是一份珍贵记忆。”黄国资说,当下茶、香道盛行,人们更加注重器物的美和收藏,在使用中难免磕碰,留下许多遗憾,而漆缮这门手艺正好弥补了这份遗憾。


 

漆艺与漆“愁”

“漆画之美,在于它独特的材料和工艺。”谈起漆画,黄国资总是带着一份自信,他说,漆画既传统又现代,既大气又婉约,在嵌、撒、刻、堆、罩、磨等特殊技法中,以丰富神奇的质感肌理,构成漆画的特异效果,让漆艺别具一格。

黄国资特别重视漆画的绘画性,更多的时间花在画面意境和构图上。在题材创作上,他热衷于选择生活元素和历史元素,比如《黄土地》《敦煌印象》《祥和太平》,以及他手中即将完工的《风狮爷》。画面中的狮子色彩鲜艳,口含宝剑,威风凛凛。黄国资喜欢以天然大漆、矿物颜料、金属银粉、蛋壳、板材等材料,通过传统的大漆手法制作漆画。《风狮爷》也不例外,仔细观看,狮子的牙齿、毛发采用蛋壳镶嵌技法,狮子的眼睛用撒漆粉的技法,底色采用多层色漆的堆叠,经过最后的打磨推光呈现出斑斓的艺术之美。所以,一位出色的漆画家既是漆艺能手还要有很好绘画修养。

在漆艺道路上走了20多年,黄国资越来越有一股家乡味,对作品表达更多的是他对故乡的印象。他说,家,就是你走得再远,却永远温暖的地方。霍童山水是他创作的灵感源泉,那古街上一砖一瓦都是他记忆中最浓烈的乡愁。

不惑之年的黄国资踏上了新的征程,他正着手准备创作关于家乡题材的作品,从民俗到建筑,从具象到抽象,我们将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黄国资。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