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踏遍青山人未老--访黄鞠灌溉工程文化研究先行者阮大维

2018-01-31 20:24:55 三都澳侨报

本报讯(本报记者)2017年10月10日,黄鞠灌溉工程被国际灌排水委员会列入第四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蕉城区又有了一张世界级的名片,对蕉城走向世界,扩大文化交流有着重大意义。

2017年初,蕉城区成立“申报黄鞠水利世界灌溉工程遗产领导小组”,组织人员加紧对黄鞠灌溉工程史料的挖掘、整理工作。但由于该工程是民间开凿修建,许多文史资料被泯灭在历史的长河里,无从考证。为了还原与弘扬黄鞠灌溉工程水利文化,许多社会热心人士参与了该工程遗址的田野调查与相关文史资料的搜集与研究。其中,阮大维先生就是这方面研究的先行者之一。

已是90岁高龄的阮大维老人,对黄鞠灌溉工程成功入选第四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倍感欣慰。日前,本报记者有幸采访了这位情怀老人,了解到一段他与黄鞠灌溉工程的不解之缘。

1967年,在县农办工作的阮大维参加了县里组织的农业生产调研组,分赴各区乡。有一天,调研组到霍童,听说枇杷洞村有几段无人问津的怪洞,像人工开凿的隧洞,有人说是水渠,但又干涸废弃,不知为何用,所以当地百姓称之为“鬼洞”。于是调研组的同志就提议去看看。“记得当时有曾毓秋、阮大纶(我大哥)、县委报道组的陈声扬。到了现场,大家都很是惊奇,洞口像一扇带着穹顶的石门,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当时我就大胆推断这个洞就是古代的隧道水利工程。回到政府座谈时,很多乡亲不赞同本人看法,因为一说到古代水利工程,乡亲们说到的只是南岸的‘龙腰渠’,并不晓得北岸的这处也是隧道水利工程,只认为那是‘鬼洞’。”阮大维先生说道。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1988年,阮大维先生在查阅宁德县再版清康熙年间的《宁德支提寺图志》时,看到了这样一段描述:“(度泉洞)在狮子峰右。长里许,高丈余,阔六尺。隋黄公鞠所凿,引泉溉田以济霍童。村民至今祀之,两岸松风,沙溪一带景最佳。”他在清乾隆版的《宁德县志》也找到了相同的记载。

阮老在翻阅宋代史料时,还发现,宋淳熙二年(1195)年间,县令储惇叙发布《晓谕》:“仙湖,又名堵湖,在十二都松岸洋。谏议大夫黄鞠创凿,长里许,广白于丈。引大溪水溉田千余倾。湖源远流长,岁旱不竭,附近之田,尽成沃垠。” 《晓谕》禁令不得在堵湖之高处耕种,以免妨碍水利。这也是“鬼洞”是古代水利工程的有力佐证。

上个世纪90年代,阮老撰写了《黄鞠,中国隧道水利工程先行者》文章,他认为,“鬼洞”就是传说中的“度泉洞”,是隋代谏议大夫黄鞠带领乡民开凿的古代人工水利隧洞,在全国乃至世界水利史上都应占有一席之地。 阮大维先生的这一观点,为后人研究黄鞠灌溉文化开拓了视野。

1997年,为改善乡村的交通条件,霍童溪北岸几个村庄要建设乡间公路,阮大维先生立即写信给相关部门,北岸乡间公路规划设计绕道而行,这一古代隧道水利遗址得以保存。

霍童黄鞠灌溉工程的研究与保护引起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2000年5月,福建省博物馆考古部专家来霍童考察,经实地踏勘,确认霍童溪北岸和南岸的两处涵洞和明渠都是隋代黄鞠主持兴修的水利工程。2001年1月,霍童涵洞被公布为第五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黄鞠水利“蕉城区霍童涵洞”“蕉城区龙腰水渠”被列为福建省第一批水文化遗产。之后,中国水利博物馆专家前来实地考察,认为“从历史背景上看,是中原大乱,又一轮‘衣冠南渡’的典型代表,带来的是当时最先进的文化和最高水平的水利工程技术,是经济、文化南移的典型例证,是水利带动文化传播、移民开发、民族融合的良好典范。”为了更好地修复保护工程,蕉城区文体新局、博物馆旋即组织对黄鞠灌溉工程遗址进行了保护性修复。

2017年初,蕉城区相关人员获悉,中国国家灌溉排水委员会发出《关于开展我国灌溉工程遗产挖掘暨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申报工作的通知》,蕉城区立即成立申遗小组,马不停蹄展开申报工作。申遗小组成员先后走访了区水利局退休老干部陈进福、孙则标、黄德明,深入了解1957年至1965年间,为了霍童溪北岸灌溉需要,在隧洞上游,两次装设水轮泵过程及扩建等情况。“我们还特别上门走访了阮大维老同志,他撰写的《黄鞠,中国隧道水利工程先行者》一文,更是黄鞠灌溉工程申遗的重要参考文献之一。”区文体新局局长林卫华说。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