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傅海清:乡村(4章)

2018-04-18 10:27:06 宁德蕉城在线

小 溪

一条轻柔的白丝带紧紧地箍住一片土地,并成了分界线。最初,也许是为了一方人的生存与繁衍,外部,一马平川的绿野;内部,烟火旺盛的家园。

野蛮与文明,沧桑与荣耀,都随那淡然而静谧的流水缓缓而去。也许只有走近溪边那棵经风吹雨打的古榕树,才能深深浅浅地体会到岁月的痕迹。

溪边的三角梅,缠缠绵绵。根和茎紧紧地盘住花墩的泥土里,是那样的难以割舍,生怕一松懈,那些沙石就会覆盖养育自己的甜润的溪水。

晨的欢快与温暖的情景,已被数千年生活固定。妇女洗衣时家长里短的欢笑声,感染着对岸田地里黝黑敦实的男人们;姑娘捶衣的悦耳声,也不知提高了多少青春儿郎的心率。溪岸边的园林树下,几个少年捧书诵读,全神贯注。或许,他们在寻找开启外面世界的钥匙。偶尔,也停下来,注视着远方。一个小小的石块,激起了一河淸波。

一代代纯朴善良的人老去了,星光依旧,生活依旧,而小溪却依旧。也是近己任领导的整治雁落溪工程后,改变了水质。溪水依旧清澈透底,随处都可以看到那些放生的一群群在自由欢快的红鲤鱼。

土 地

这里没有绵延挺拔的高山。宽阔平坦的土地,孕育了乡村人民质朴豪爽的性格和博大坦荡的胸怀。

清晨,柔柔的阳光在恬静的土地上自由放牧,抽穗的小麦和菜花的味道从田间慢慢漾开。那些放下农具点燃劣质卷烟的男人们,眯着眼,内心一片沉醉。敦厚,烙在黝黑的脸上,憨憨的笑里一片纯洁。在他们的骨子里,只有“一分耕耘,一份收获”的朴素哲学。

从远古走来,在祖先开垦的土地上,秉承传统的生活方式,操守朴素的美德。物质生活的并不富裕和精神世界的色彩单调,无法改变祖祖辈辈坚守、耕耘、眷恋土地的信条。

祖先的恩赐,充满了神圣。稳稳地站在土地上,亲切、温暖在体内涌动。紧紧地握住泥土,也就握住了一生的辛劳与幸福。土地是乡村人的魂与命。

那明晃晃的犁铧在宽广的土地上创作诗篇,挥舞鞭子的老汉,音色绝不亚于某些顶尖歌王。深情的土地,包括它上面飘香的五谷、生机勃勃的花草树木和悠然徜徉的牛羊,都鲜活在那纯朴、浑厚、响亮的歌声里。

只是脉络如此丰富的大地,只是如此秀美的自然景观,只是一代代繁衍遗传的梦,正飞速地被钢筋混凝土路面挤瘦、覆盖,被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掩埋。某些景观、某些物种,正在被人类灭绝;某些记忆,已被尘封,再也无法还原。

老 榕 树

一个高大的守护神,巍然地屹立村口,无论严寒酷暑,总那么安详、神圣。那火热的心中装着责任和使命。

滚滚红尘中所有的无奈和痛,都刻在衰老沧桑的身躯上,没有了丰富而生动的表情,呼吸厚重。而绿叶青春依旧,孩童们还在无拘无束地爬上爬下、嬉戏追逐。

劳动之余,这里是一个开阔的老年人康乐家园的休闲娱乐场所。这些的老汉,总喜欢把桌子摆在榕树下,不知他们角逐象棋,究竟藏了多少个质朴凝练,观众无数,一个又一个。

榕树深深地记着从这里走出的每一个人,无论是事业辉煌的成功者,还是处境艰难的落魄者。那髙擎的枝叶,传送着遥远而真诚的牵挂。

老榕 树: 我仿佛看到你高大魁梧的躯干,卷曲飘拂的长须和浓得化不开的团团绿云;看到春天 新长的嫩叶,迎着金黄的阳光,透明如片片碧玉,在袅袅的晨风中晃动如耳坠,摇落一串串 晶莹的露珠。

炊 烟

炊烟,从荒蛮原始中飘来。关于火的发明与使用,有过残酷与野蛮的经历,也有过喜悦与骄傲的历史。文明与进步离不开残酷、实践和智慧。

村庄的上空,一注注炊烟不约而同地升起,袅袅、缠绵。晨光中、夕阳下,飘动的是繁荣、是兴旺;在低空盘旋的是留恋,是五彩的心愿。

远离故土的游子,漂泊在陌生的土地上。独自坐在黄昏下,异乡的炊烟让他心酸,让他流泪,昏鸦凄寒,孤独彷徨,他的心早回归。或许母亲正在厨房里,等待着让人惊喜的推门声,而美味正从锅盖的缝隙滋滋地冒出来;也许父亲正立于村口的薄烟中,望眼欲穿。

有鸟唱着歌从炊烟丛中一穿而过,炫耀着金色的羽毛和灵动的翅膀。也许,它们是关于炊烟的画面不可缺少的部分,是美而动人的衬景,但绝不可能成为主题。这美妙的一刻或者被深深地镶入记忆,或者留在牵引人的文学作品里。对于飞速发展的人类社会,这肯定是关于炊烟的绝版的回忆。  傅海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