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缪华:当爷记

2018-05-09 10:14:10 三都澳侨报

本报讯(缪华)爷这个字眼,从来是男人最乐于接受也最安于享受的称呼。当我还没有真正成为血缘和辈分上的爷的时候,看到的更多是被称呼者的地位和威望。比如在封建时代的官场,称某亲王为王爷,称宰相为相爷,称知县为县太爷等。民间也如法炮制,而且运用得炉火纯青,称老天为老天爷,称灶王为灶王爷,称阎王为阎王爷。在现实社会中,对那些无官无职但有影响的人,将其姓后添个爷字,以示尊重。林林总总,反正爷是一个很崇高的称呼。

不过我此时所说的爷,是血缘和辈分上、家族内的称呼。但更为亲切的称呼应为叠字:爷爷。

一个男人到了知天命之年,如果他生养的是儿子,而儿子又如愿地娶妻,小俩口身心健康,那么,这个男人离当爷的日子指日可待。

我在花甲之年当上了爷。

2018年4月16日,也就是同年农历三月初一辰时,在宁德市医院产科,缪家守字辈的一男婴啼声清亮地来到人间,虽然还身沾母体的羊水痕迹,但已是一副小帅哥模样,像母亲,也像父亲。

他,就是我亲亲的孙子。从这一刻起,我成为了真正意义的爷!从辈分而言,我因他的出生而成为祖父。

孙子跟着母亲在医院待了五天,然后回家。从此,这个家庭新成员成为了全家呵护的重心。他每日里吃饱喝足,安静地躺在婴儿床上,紧闭双眼,紧握双手,那安详入睡的模样,让人百看不厌。他下意识地摇了摇嫩白的小手,或微微侧了下小脸蛋,我都有久违的欣喜,当年儿子的出生,也是这么让我兴奋。

孙子躺在小床上,每隔几个小时都会发出啼声。先是轻微的咿呀,很快就转为嘹亮的哭声,这是所有婴儿表达需求的方式,或者不舒服或者大小便或者要吃奶,大人们立即放下手中的事,转而全力解决小家伙的诉求。

先检查他的尿包,这往往是哭声的诱因,果然湿了脏了。奶奶和外婆是主力,我是替补,她们心细手轻,擦洗干净后换上新尿包,然后递给母亲喂奶。母乳无疑是最好的营养品,也是最贴心的安慰剂。这时候,没有当爷的什么事了,于是,我坐到书房的电脑前,浏览孙子的照片或者写写和孙子相关的文字。

人的记忆往往会通过相似的场景浮现。我在此时总能想起我父亲在我儿子出生后的喜悦和兴奋。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儿子出生,我父亲当了爷爷,在电话尚不普及的年代,他连夜写信给老家的亲戚,告知这个对家族而言极其重要的喜讯。之后的每日,他不辞辛苦、兴高采烈地往返我家和他家之间,离去时满怀不舍。如今轮到我了,当爷的喜悦实实在在地在我的每个毛孔散发开来。孙子在医院的几天,我在医院进进出出,上上下下,分明有电梯,但我总嫌等的时间太长,三步并两步跑楼梯,惊叹自己的体力竟然如此之好。究其原因,是孙子给了我充足的能量。

今年伊始,我对自己的本命年列出计划,主要有三项,即出书、当爷和退休。这三项计划都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的酝酿和准备,今年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当然,这计划的实现,一靠自己,二靠儿女,三靠组织。我的第六本自选作品集《兵马列阵》已进入设计排版,预计将在炎热的夏季到来之前和我的工作一起做个交接,然后,功成身退。而孙子恰到好处地出生,让我闲暇的日子得以含饴弄孙,这正是最大的喜悦生活,也是最幸福的完美人生。

儿媳妇坐月子,太太和亲家母全力以赴伺候月子。我呢,在外围干些力所能及的活,比如杀鸡,说实话,太太坐月子期间,我也没有杀过鸡,全由我父亲包揽。人世轮回,如今轮到我了。要将一只活生生、与我无冤无仇的公鸡处决,心理还真有一道坎。但闽东女子坐月子是必须吃鸡肉喝鸡汤的,好在我曾经是军人,经历过不少比杀鸡更为血腥的场面,捋起袖子狠下心,手起刀落,接着褪毛、破肚,切块……突然发现自己还是相当尽职的。再比如为孙子洗澡,这活我有经验,儿子刚出生时,洗澡的活就是我大包大揽。如今,重操旧业,和太太默契配合,打开暖气、热水,一切准备就绪,先洗头,再洗上身,最后洗下身,然后擦干、抹爽身粉、穿衣服……小胳膊小腿的,手势要柔,动作要轻,看他的小眼睛滴溜溜地转,不哭也不闹,就知道他对我们的服务是满意的。只是浴室的温度调得颇高,我们也像洗桑拿般大汗淋漓。

其实,我还有更拿手的活,正如丹丹所说的,我最适合的活,就是全程记录。这正是知师莫如徒。我儿子出生时,既没有电脑,也没有数码相机,更没有手机,一直到满月时我才借了部机械相机拍了些黑白照。此时,我乐得每日一拍,然后传到电脑上进行修图,发给亲戚朋友或发微信微博,让更多的人分享我的快乐。孙子一天一个样,从出生第一天挤皱的脸到第二天舒展的脸,从前四天闭着的眼到第五天睁开的眼……虽然都是躺着的姿势,但每张细微的变化都成为了我们喜悦的源泉。

孙子一天天在成长,我也一天天老去。这是无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也是人类繁衍的必然趋势。自我父母在闽东拓展了家族的新领域之后,六十多年,有了我,有了我儿子,如今我孙子成为了第四代传人。血脉相承,家族相延,老子《道德经》曰:“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人类不仅有血脉传承,也有智慧传承。看到一代代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作为父辈、祖辈,是值得欣慰的。今年清明期间为父母扫墓,我在他们的坟前告知他们即将有重孙子时,阳光从厚厚的云翳中照射而来,墓旁的翠柏随风轻摇,这是来自他们的保佑和祝福。我想:作为平民百姓,最大的期望就是家族延绵、人丁兴旺。

孙子清晨嘹亮的哭声,成为了我们每日的起床号,虽然不准时,但悦耳无比。我总会第一时间来到孙子的身边。新的一天充满着希望,尽管忙碌将成为常态,但当爷的职责让我精神抖擞,乐此不疲地迎接着新生活的灿烂阳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