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深度 >

家盛书记一路走好

2018-05-25 10:52:03 三都澳侨报


 

本报讯(林思翔)4月28日清晨,电话铃响,是黄雄元同志的声音。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莫非是杨家盛书记的事情(雄元与他是同乡,住地又离得很近)?果然,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声音:杨书记昨晚走了。对于杨书记病情的每况愈下,我是清楚的,因为我每到宁德都去看他,春节前我还与淑莺一起去宁德看过他,那时他身体僵硬,已经认不出人了。即便有思想准备,我听到噩耗仍感到突然,不由自主地陷入悲痛之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于是,几十年来与杨书记相处日子里,他那风风火火的工作作风和豁达爽朗的音容笑貌就像过电影一样,一幕幕地在我眼前浮现,脑子里迅即蹦出了一副挽联:做人刚直一身正气冲霄汉,为官干净两袖清风留人间。这是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也是他优秀品格的写照。

记得刚解放挂红领巾时,我就认识杨书记,不过他不认识我。那时,他是透堡镇民兵队长(后来又任镇长),背上挎一把驳克枪,枪套还扎上红绸布,经常来往于透堡与我老家马鼻之间,走起路来款款生风,引来许多路人好奇的眼光,我们小孩们更是眼随红绸布驳克枪看个不够,心里羡慕极了。后来,他努力学习,不断进步,先后到福安专区种子公司、地区气象台和地区农科所担任领导职务,他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而且平易近人,与下属打成一片。有一次我到农科所看他,在办公室没见到,却看到他光着膀子在田里插秧,插得又快又直。科研人员称赞说:我们的杨所长是干农活的好把式。他就是这样,当了领导干部,依然保持着工农本色。

粉碎“四人帮”后,杨家盛同志先到福安县委工作,后调到宁德县(今蕉城区)任县委书记,干了十个年头。刚上任时因文化大革命才结束不久,百废待兴,百业待举,县委工作任务十分繁重。那时,头等大事就是拨乱反正,落实政策,把被“文革”造成的冤假错案进行纠正,对受害者平反昭雪。我是1980年秋到县委工作。那时县委常委会最经常研究的就是这方面问题。杨书记对平反冤假错案态度坚决,工作也很认真,除听汇报外,对重要案件还亲自翻阅案卷,查清原委,实事求是予以落实。

那段时间,这方面来信来访很多,每到下班时,我们县领导宿舍那排厨房门前,经常是一拨又一拨人在等着,当然找杨书记的最多,他经常边吃饭边听受害人或其家属申诉。为了广泛接触群众,每天晚饭后杨书记干脆就坐在县委大院的石阶上,当面接受群众上访。那时我们县委领导办公室是面对面开间,空气对流,一有风吹过来,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他就给我们传授经验说,你们一开门就得用扫把把门顶住,这样风吹来就不会关门,既方便群众上访,又提高透明度,特别是女同志来访,门开着就会更自然些。可见他既重视上访,又注意细节。在县委的努力下,那几年平反了一大批冤假错案,给许多受害者落实了政策,使他们焕发青春,积极投身现代化建设事业中去。

落实联产承包责任制是那时农村改革的重点,也是县委的重要任务。由于种种原因福建落实联产承包责任制晚了两年。我80年秋到县委工作时,正赶上省委要求加快落实生产责任制之时。当时省委要求我们要在春耕前全面落实好,以调动群众积极性,争取新一年增产增收。可要由“集体”变成“单干”,许多人一时思想还转不过弯来。于是县委就决定每位县领导包一个乡(镇),蹲点住村,解剖麻雀,树立典型,总结推广。杨书记除了面上巡回指导外,自己也包一个乡,住在下面,白天下村了解情况 ,晚上开会做干群思想工作 ,帮助解决实际问题。还经常主持召开县委常委会,分析情况,检查进度,交流经验,推动落实。经过县委、县政府的努力,在广大干部群众的支持下,赶在春耕前全县全面完成了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落实任务。

粉碎了“四人帮”,经过拨乱反正,又落实了生产责任制,干群积极性空前高涨,都把全身心投入到经济建设上来,要把“四人帮”为害造成的损失补回来。可当时的宁德县,人多地少,特别是平原田地更少。但宁德浅海滩涂面积大,可供开发利用。于是县委决定围海造地,向滩涂要田。铺开了西陂塘、芥溪塘、二都塘及车里湾等围垦工程,其中西陂塘面积最大。那些年,杨书记三天两头跑围垦工地,把相当多精力放在围垦上。就连与他聊天,也三句不离围垦。县委经常开会检查工程进度,解决围垦中出现的问题。记得有一次杨书记从西陂塘工地回来,卷起的裤管还未放下,就高嗓门的在走道上边走边说:今天西陂塘闭气了(即合拢口堵住),大功基本告成了!于是他就眉飞色舞地向我们讲述闭气过程。他说:西陂塘闭气确实很难,当堤坝合拢口越来越小时,水流就越来越急,一块一块的大石头扔下去,很快就被湍急的水流冲得无影无踪。扔多少冲多少,没法堵住。后来大家想了个办法,把石头装进大铁线笼里,一笼一笼地往下扔,再急的水也冲不了多远,一笼一笼的石头垒起来了,终于把口堵住,闭气了。气闭住了,下面就好办了!看他那说话的高兴劲,就好像自己家新房子落成一样。正是由于那几年县委、县政府带领全县人民共同努力,县里好几个围垦工程相继完工,使耕地面积扩大了好多。光西陂塘就扩大了上万亩(其中三千亩水面)。如今这片土地已成为蕉城城区的一部分,不仅种粮养鱼,而且东侨的许多工业项目如新时代能源等企业就是在这里发展起来的。

农村生产责任制落实后,农民种田积极性很高。而在当时要获得农业增产,关键的一环就是要推广杂交水稻良种。然而“三系配套”的杂交稻制种技术比较复杂, 刚开始许多农民不熟悉。杨书记是搞农业出身的,对农业生产熟悉,他经常和县政府分管领导及技术人员一道深入田间地头,指导制种,推广良种良法。那几年杂交稻在宁德大面积推广,取得好收成,农民非常高兴。记得我刚到县委工作时,他就带我上虎贝梅鹤、文峰洋面察看晚稻长势,当看到整洋杂交稻稻穗沉甸甸的,一派丰收景象时,他非常高兴,要求有关部门组织人员到梅鹤、文峰参观,推广良种良法和耕作经验。

杨书记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入党的老党员,长期党内生活的历练,涵养起了他较强的党性。虽然性格耿直,办事干脆,但凡涉及党内生活的事他都十分认真。当地委组织部告诉他,要调我到宁德县委工作时,他立马跑到地委找主要领导说,思翔与我是同乡(我老家马鼻镇与他老家透堡镇紧挨着,曾经合为一个乡镇),为方便工作起见,最好让他到其他县,不要来宁德(县)。地委主要领导告诉他说,同一个地方人有什么关系,我与专员都是山西同一个县的,只要秉公办事,怕什么?再说思翔到宁德(县),这是地委定的,又不是你要来的,不要多虑了。我到县里后,他把这话告诉我,我很理解。当然工作上我也很谨慎,既对他尊重,维护县委威信,又不以感情超越权限,注意按规矩办事,在县委领导下尽力把分管工作做好。

杨书记的廉洁在宁德县干部群众中是颇受好评的。我刚到县委时,办公室给订一份福建日报,每月要交1.5元钱;欢送欢迎县领导调出调进,在一起吃个饭,每次每人要交3元钱。我问了办公室,原来是杨书记定的,而且他还要办公室从每月工资中扣取,以留据备查。有一年春节,一个乡镇干部送他两瓶酒,他不仅拒收,还批评了那位干部,并在会上讲了这件事,提醒干部要注意廉洁从政。他是土改时期入伍的老干部,又是县委书记,退休时本可以选一个较好地段的地块建房子,可他为不占用良田,就在比较偏僻的聚宝路的山坡上盖房,面积也是按规定标准。如今,杨书记走了,他把一身正气带上天国,而给人间留下两袖清风。想起这些,不禁潸然泪下!

黄泉路漫漫,步步上天堂。家盛书记,一路走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