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深度 >

蕉城勇攀第四次工业革命制高点

2018-06-01 10:40:54 三都澳侨报

摘要:全球气候变暖加剧,危及人类生存,催生绿色工业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提前到来。第四次工业革命须同时具备新的通信传播技术、新的更高效的绿色能源体系、新的交通物流模式,而绿色新能源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础核心。储能电池技术是绿色新能源的关键环节,其核心技术的突破和成本降低,将改变世界能源格局,成为开启绿色新能源时代的钥匙。“十三五”期间,中国将成为全球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动者、参与者、创新者和领军者。蕉城区引进蕉城籍高科技企业家,建成技术先进、全球规模最大的储能锂电池产业集群,并带动大型车企落户蕉城建设大型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政府和企业落实人才优先政策,加大投入解决引进人才的后顾之忧,使蕉城成为储能锂电池全球人才的聚集地,促进科技创新,研发实力和成果居于全球同行业领先地位。借此,蕉城区攀上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绿色新能源产业的制高点。


关键词:人才 创新 蕉城 勇攀 制高点

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在广东省代表团分组讨论会上总结改革发展经验时强调说:“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回顾蕉城区这十年走过的发展历程,的确是不折不扣地践行总书记的讲话精神,把发展摆在蕉城区重之又重的第一要务,把引进蕉城籍高科技领军企业家视为第一资源,让科技创新成为蕉城区跨越性发展的第一动力。短短十年蕉城区制造业几乎从零起步,跃上了全球高端制造业的顶峰——成为全球最大消费类电子产品电池和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的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随着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和上汽集团年产60万辆新能源汽车制造基地的落地,到2020年蕉城将建成锂电产业和新能源汽车两个年产值均过千亿的上下游配套齐全的产业集群。谁也没想到,蕉城居然攀上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绿色新能源产业的全球制高点。

一、第四次工业革命提前到来

近代世界已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是以发明烧煤的蒸汽机为标志,从手工业时代进入大工业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是以石油大量使用为标志,催生了电力和汽车、飞机的使用,使工业生产规模化和人流物流更为便捷,进入现代工业时代;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以计算机、移动通讯、互联网普及为标志的,掀起了知识经济发展浪潮。正当第三次工业革命方兴未艾,互联网+、数字社会、智慧城市在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支撑下加速发展,颠覆性地改变我们的工作模式、生活方式和学习方法时,由于全球化石燃料过度使用,导致温室气体巨量排放,引起全球气温明显上升,南极和格陵兰冰盖消融加快,海平面上升;全球气候灾难强度剧增,影响范围越来越大,危及人类生存。从而使以绿色新能源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绿色工业革命提前到来:大力发展绿色能源,少用化石能源,减少碳排放,防止地球变暖,拯救全人类。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作者杰里未?里夫金认为,并不是每次技术变革都可以称为新一轮工业革命或浪潮,判断是一次技术升级还是引发颠覆性革命浪潮,应满足以下三点作为依据:一是要有新的通信传播技术,新的技术会极大改变人类沟通交流的方式和效率,对人类社会的组织构架产生巨大影响。二是新的能源体系,更高效的绿色能源能满足和推动经济的不断增长。三是新的交通物流模式,大幅度提高交通物流效率,对经济发展的推动和社会生活方式改变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放眼全球:由中国领衔的5G互联网、量子通信已进入全面实施普及的前夜,人工智能加互联网已开始渗透到人类工作、学习、生活的方方面面;由中国领跑的绿色新电源(风、光、水、核发电和特高压输变电、智能电网)正带动全球能源消费向低碳转型;由中国主导的高铁大大拉近了人流物流的时空距离,以高性价比把中国的标准、装备和技术推向世界。不需讳言,在中国的推动下,第四次工业革命提前到来。

二、绿色新能源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础核心

目前,全球进入绿色新能源革命的黎明期和发动期。下一个发展时期,绿色新能源转型将开始发动,“十三五”时期也将是全球能源消费开始转型的关键时期。气候变化问题成为南北方国家面临的共同挑战,如果各国积极合作,推动绿色新能源革命,创新绿色经济革命,全球碳排放有可能在2030年进入低增长,并在某个时间点达到峰值,而后逐步下降。中国要成为世界第四次工业革命即绿色工业革命的参与者、发动者、创新者和引领者。中国仍然是世界最大的绿色新能源创新国、投资国、生产国、消费国,还将成为全球碳排放尽早达到高峰的决定性因素。

绿色新能源革命的核心是大幅度削减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在能源消费中的比例,大力发展核电、水电、太阳能发电和风电等非化石能源,较大幅度减少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但由于太阳能发电和风电是间歇性的,传统水电又受丰枯水期发电能力差异的限制。因此,要使太阳能发电、核电和风电顺利并网,解决传统水电丰枯水期发电不均和用电低谷期核电机组多余电能消纳的难题,就必须有大容量、长寿命、高性价比的储能电池组和抽水蓄能电站。另外,为减少石油使用,降低大气污染,发展纯电动新能源汽车,也急需质优价廉的汽车储能动力电池组。储能电池技术发展是可再生能源(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等)发电大规模并网的必须条件,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绿色新能源革命的核心技术,这项技术能真正颠覆性地改变人类的能源供应。储能电池技术作为绿色新能源和电动汽车发展的关键环节,其核心技术的突破和成本的降低(储能电池的成本将很快降至抽水蓄能电站造价的一半以下,电能转换效率将升至95%,远高于抽水蓄能电厂的75%),将改变整个世界的能源格局。如果说消费类电子产品电池的市场规模是以百亿人民币作为计算单位的话,那么电动汽车动力电池将是以千亿人民币作为计算单位,而电网储能电池组的市场规模将以万亿人民币作为计算单位。这必将引发全球能源“大洗牌”,其市场潜力将超过所有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可以说,储能电池技术是开启绿色新能源时代的钥匙,一旦储能电池技术经济可行,将为人类打开一扇通往绿色新能源时代的大门。

新的通信传播技术需要绿色高效的储能电池支撑,新的交通物流模式也需要绿色能源和高效储能电池作为必要前提,因此,绿色新能源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础核心。

三、“十三五”期间中国将成为全球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动者

2015年10月29日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首次提出:“加强储能和智能电网建设,发展分布式能源,推行节能低碳电力调度”“实施新能源汽车推广计划,提升电动车产业化水平”。吹响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绿色能源革命的进军号。

“十三五”期间,我国将把产业优化升级作为经济发展的关键举措。其目的一是借此化解传统制造业的产能过剩,解决高成本对其利润空间的挤压和侵蚀,提高产品的竞争力和附加值;二是满足新阶段人民群众消费对“学乐康安美”(学习需求、快乐需求、健康需求、安全需求、美丽需求)的需求。按照“中国制造2025”,“十三五”时期,我国实施智能制造工程,构建新型制造体系,将在“新一代信息技术、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等十大重点领域率先取得突破”。这十大重点领域至少有八项与绿色能源革命息息相关,这八大领域技术上的突破,将为我国绿色能源革命的顺利推进做出巨大贡献。这十大重点领域中还包含着新的通信传播技术和新的交通物流模式。

令人振奋的是,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工业中类、525个工业小类。完整的工业体系除了对保障国家安全意义重大和质优价廉的产品在国际市场具有无可匹敌的竞争力外,还将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三大领域和诸多方面实现自主创新的全面突破。

令人自豪的是,我国完善、高效、齐全的各项基础设施;每年800万大学毕业生(其中70%为理工科)为生力军的高素质丰富人力资本;以超过美国总人口且不断增加的中等收入阶层为主体带来的即将超越美国的全球最大的14亿人口消费市场;吃苦耐劳、自力更生、热爱学习、崇尚勤俭储蓄的民族优良品质;高瞻远瞩的发展战略规划和举国一致的动员体制更成为世界各国羡慕不已的突出优势。

“十三五”时期,中国产业技术水平越来越接近全球前沿,整体处于技术追赶后半程,经历了从跟跑、并跑到领跑,高铁、特高压输变电、绿色新能源、通信设备、网络应用等领域已领先世界。

中国将在“十三五”期间成为全球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动者。

四、吸引本土籍高端领军人才回归创业是蕉城最成功的决策

在生产力四大要素:商品、资本、技术、人力中,人力是最重要的。

在区域发展的竞争中,说到底是人才争夺的竞争。有了人才,就有技术,就能无中生有形成新的产业,就能吸引资本投资,就能生产出适销对路的商品,就能极大地推动生产力发展。

邓小平说,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而且是第一生产力。

我们认为,人才才是第一生产力的第一要素,因为在科学技术中人才是起决定因素作用的。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强调指出:“深入实施人才优先发展战略”“实施重大人才工程,着力发现、培养、集聚战略科学家、科技领军人才、企业家人才、高技能人才队伍,实施更开放的创新人才引进政策,更大力度引进急需紧缺人才,聚天下英才用之”。

福建省人杰地灵,英才辈出。据统计,百万人均两院院士数和万人均高端人才数,福建居全国第一。改革开放恢复高考以来,八闽子弟以优异成绩考入全国一流重点大学者甚多,然后考研读博、出国深造。由于种种原因,导致高端人才真正回归福建工作、创业的不多,这就是为什么福建长期以来无法进入我国各省市发展第一方阵的主要原因。

宁德蕉城和福建省一样,自古以来精英人才层出不穷。文革后恢复大学招生后,至今出了不少年富力强的高科技领军人才,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就有:

周盛宗:1962年出生,世界知名计算机软件专家,博士,现居德国。1978年16岁时以物理满分考入北大,1990年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奖者之一。由39个分会、10万多专家学者组成的全欧华人专业协会联合会推选他为法人代表兼执行主席,是著名科技活动家和组织者。2012年福建省“百人计划”引进科技创新团队领军者,现就职于中科院海西分院,从事3D打印技术开发。

黄捷:1955年出生,世界著名的自动化控制专家,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国际电机协会和国际自动化协会双院士。2002年,获选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2010年,以“非线性自动化控制内膜原理”的研究成果,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一等奖空缺),并于2011年入选国家“千人计划”。

谢辉:1962年出生,软件专家和科技企业家,博士,现居日本。1979年福建省理科高考状元,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创办以软件开发为主的日本恒星集团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在日本上市,是华人在日本上市的第二家企业。2005年始回国在上海、苏州和南京等地投资创办多家软件开发公司。

陈承慈:1964年出生,土壤和作物专家,博士,现居美国。27岁时(1991年)获国家教委科学进步一等奖。2006年,当选为美国西部作物科学会主席。是蒙太拿州州立大学终身教授、美国农业部和能源部重要课题主持人、中国引进海外人才“千人计划”候选人。

周代星:1967年出生,留美医学博士,现居美国。2007年他发明了基于高通量测序技术检测遗传病的方法,开启了基因组学首个真正意义上进入临床应用领域创新性的大门。在全球率先将高通量测序技术应用于产前筛查和诊断,用高精准的诊断,降低婴儿出生遗传缺陷出现概率,惠及我国上亿孕妇,提高民族人口素质。2010年回国创办北京贝瑞和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我国基因诊断龙头企业。周代星博士入围“2015年中国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候选人。

霍立国:1972年出生,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博士,智能工业机器人专家,旅居加拿大,组建了工业机器人研发团队,已达到国际同行先进水平。目前,已计划回国创办智能工业机器人研发生产企业。

曾毓群:1968年出生,新能源电池专家和科技企业家,中科院物理所博士。2008年,以“高能量密度、高安全性能锂离子电池及其关键材料制造技术”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曾毓群博士十分热爱家乡,他率先试水,回乡投资,创办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011年底又创办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到2017年底这两家锂电池生产企业,分别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类电子产品电池和汽车动力电池的最大生产厂家,产值358.37亿元,其中时代新能源199.97亿元,两家企业合计工业增加值为151.5亿元,占蕉城区GDP的41.7%。到2020年蕉城锂电池产业集群工业总产值将过千亿元,工业增加值在350亿元左右。

本土籍高科技领军专家,少年离家游学在外二三十余载,大都已过知天命之年,思乡之情日切。回乡探亲时看到家乡变化日新月异,都想回乡开拓发展事业,为家乡的繁荣进步尽一份海外游子之力。他们熟知家乡民风民俗,对在家乡创业过程中发生的种种困难和不愉快际遇,均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体谅包容的态度,更不会轻易动撤资走人的念头。由于相互知根知底,他们顾及自己的名声和对家族的影响,不会吹牛皮,说大话,“忽悠”地方政府,更不会钻政策空子,投机取巧,赚一笔钱就立马清盘走人。搞得好一个乡贤的引进,一个项目的落地,就能无中生有建成一个产业,形成上下游产业链,造就一个巨大的产业集群。曾毓群博士的回归引进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成功案例。

“十三五”期间,蕉城区除了倾全区之力,支持曾毓群博士做大做强锂电产业扩产达产,积极推进新能源电动汽车项目落户蕉城外,还要下力气重点抓本土籍科技企业家的引进回归工作,特别是要把周盛宗、谢晖、霍立国、周代星等人作为重点。创造条件鼓励他们回乡创业,进行3D打印技术、软件动漫技术、智能工业机器人技术和基因检测技术的产业开发,专门设立财政基金,支持扶持这些乡贤的项目落地、研发、投产,并推向市场。力争在“十三五”末或稍长一段时期内,形成可与锂电产业比肩的若干个新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产业集群,实现蕉城区高质量、可持续的跨越性发展,使蕉城成为吸引海峡两岸大学生就业创业成家立业的人才高地,成为海归人士创业安居的立身之地,而不是吸引大批农民工就业的低端劳务密集型的低端制造业基地。

五、抓人才引进和科技创新,蕉城区勇攀第四次工业革命制高点

蕉城区(曾经的宁德县、县级宁德市)历来没有什么像样工业,上世纪七十年代行署从福安搬到宁德后,建起一批地方国营“五小”工厂,改革开放后引进一批外商投资的小型加工业,还有由本地民营企业家投资开办的农产品初加工企业。由于技术工艺落后,产品竞争力差,在市场经济剧烈竞争中这些小工厂纷纷败下阵来。到21世纪初,仅剩下屈指可数的若干小型加工企业,其中大部分是水产和茶叶等农产品加工企业。蕉城区深知,地方经济要发展,财政收入要增加,城市人口要集聚,城市化进程要加快,离不开大型先进的制造业。于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引进大型石化项目,本世纪初引进大型钢铁联合企业,蕉城区付出了巨大努力,但由于种种原因均告失败。总结屡战屡败的经验教训,蕉城区把招商引资的重点放在蕉城籍的科技企业家身上,2007年到深圳东莞引进曾毓群博士回乡考察,2008年投资建设技术先进的锂离子电池项目。十年过去了,蕉城区的制造业走过了一条从弱到强、从小到大、从低端到高端、从低附加值到高附加值、从单个企业到产业集群、从一个产业集群带来新的产业集群大步跨越的发展历程。经济社会发展和城市建设达到了高质量、高速度、可持续的跨越性良性循环发展态势。

回顾蕉城区这十年来的发展历程,除了招商引资政策高明正确之外,曾毓群博士的巨大贡献有目共睹。曾毓群博士回乡投资创业以来,始终把人才引进和科技创新作为头等大事,礼贤下士,真心实情邀请海内外科技精英到宁德创业,竭力创造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让他们安心在宁德安家立业。以高于同行的优惠待遇和激励机制,吸引数以万计的国内重点大学毕业生(含大量的硕博研究生)到宁德工作。紧密配合地方政府从住房、教育、医疗等方面加大投入:不但在北部新区建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及企业自建职工宿舍,以满足企业员工需求,还在东湖北岸建设“春风里”引进高端人才居住小区;投巨资引进优质教育资源,建设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北大宁德培文学校(实施多语种双语教育的国际学校有8000个学位);曾毓群博士还积极筹划引进一流医疗专家建设一个高水平的三甲医院;等等,以解决引进人才的后顾之忧。目前,这两家全球领军的锂电池制造厂家,大学生近2万人,占员工总数的一半,其中硕士生近1700人,博士生180人,成为福建省人才最密集的大型高科技制造企业。这两家公司各设一个研究院(研发中心),根据市场和客户需求及公司战略规划来决定研发方向和目的。仅时代公司研究院就承担了7个国家级、2个省级重点科研项目,获得1个国家奖、4个省级奖,拥有907项境内专利和17项境外专利,申请境内外专利1440项;时代公司研发人员3425名,占员工总数19.12%,其中有2名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和6名福建百人计划及创新人才;时代公司仅2015-2017三年研发经费分别为2.8亿元、10.8亿元和16亿元,分别占当年营业收入的4.93%、7.27%和8.02%,远高于同行业水平。这两家企业在研发生产上形成了人才引进、技术路线明晰、基础研究突破、新产品研发、试生产、投入市场,根据市场反馈进行改进、工艺技术定型、批量生产;做到研发一代、试生产一代、批量生产一代,系列产品的更新换代周期仅90天!这两家企业不仅在研发上相互合作,而且与国内外知名高校和科研单位合作进行技术攻关,取得一连串令人瞩目的成果。

储能锂电池行业在我国是个完全市场化的产业,由于国家产业政策的扶持,全国曾经烽烟四起掀起一股锂电池热,各路资本纷纷杀入,出现了数百家大大小小的生产厂家,低端产能严重过剩,高端产能不足。由于人才技术的局限,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加上近年来国家对电动汽车补贴政策逐步退坡收缩,很多企业只好停产关门,到2016年全国锂电池生产企业剩下110家,到2017年底只剩下80家。随着国家严苛的扶大不扶小、扶强不扶弱、扶技术先进不扶技术落后的《汽车动力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的推出和落实,我们估计到2020年,全国锂电池生产企业将不到20家,到2025年大概只剩下5~6家。

曾毓群博士及其团队深知,电池是化学技术,不象物理技术是个逐渐积累优化的过程,化学技术工艺很可能因为技术路线的改变导致前期核心竞争力突然归零。是否有前瞻性的各种技术路线的技术储备以应对风险,对电池企业尤为重要。因此,宁德时代公司在不断加大磷酸铁锂和三元锂电池技术升级力度外,还对钠硫电池、锂镁电池等固体电池进行基础研究和攻关,努力实现核心关键技术突破;引入纳米、石墨稀等前沿新材料在电池领域,进行反复试验,探索提升锂电池性能的技术和工艺;下大力气落实各种技术路线的技术储备,以确保同行业科技创新和低生产成本的领先位置,在全球储能动力电池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勇攀第四次工业革命基础核心——绿色新能源产业的制高点。  □陈粟

作者简介

陈粟,男,博士,人力资源专家,福建省公务员局副处长(蕉城籍)

本文主要引用文献、参考资料:

《宁德市蕉城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暨中长期发展研究报告》——宁德市光明工程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光明智库) 2016年2月21日

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申报稿)》 2018年3月12日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