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缪华:旧 约 牵 挂

2018-06-13 10:05:24 三都澳侨报

本报讯(缪华)我有“饭后百步行”的习惯,常常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沿着大街散步。

城市的道路两旁灯光烁烁,声浪滚滚,走着、走着,心就沉不住气了,目光也有些茫然。好在不远处是“旧约画廊”,遂急急拐了进去。男主人见我来,放下手中的事,问:“喝什么茶?”其实他知道我这人茶道功夫浅显,明知故问,先占了上风。回回如此,也就不计较胜负了,我倒落得个轻松,找个座位坐下,再看他显山露水地演绎着茶道功夫。他泡茶远不如茶楼小姐那般娴熟灵巧,自然破绽百出,便嘲讽一番。然后品上几盅,开始扯起了无主题的对话。

“旧约画廊”是我平时喜欢去的一个文化味颇浓的地方,仅从那名称就让人产生出一股浓烈的怀旧气息。轻轻叩开门走进去,就被一首琵琶曲敲打得心情舒畅。那儿有一种古风犹存的韵味,一扇旧宅门上,挂着一幅江南水乡周庄的粉彩画,驻足品位,觉得它像一个忠于职守又业务熟练的导游把你引进了历史的小巷深处,触景生情,把流散的故事聚拢到了一起;吧台和墙边有意裸露的青砖在整座城市不断拆迁的大背景下就如一个剪辑后的岁月片段。还有那些看似漫不经心但有意安放的油灯、石磨等,构成了一个让人先入为主的怀旧情调,默默从心底吟出经典的唐诗宋词来。

“旧约画廊”的这些古典点缀成为现代的强烈比照,信息时代的新型装修材料大范围地展示出明快、晴朗的天地。很多人喜欢这里的布置,它与这座城市里众多的茶楼、酒吧相比,这里独到的,就是不喧嚣不张扬。主人在大厅和每个包厢里挂着他的几十幅不同画种的作品,向所有人展示出主人的艺术天赋。那看似随意实则认真的画,是经过多年修炼的正果。我曾多次见到他作画的过程,那份敬业让我汗颜。在画廊里这么一说,细心的读者一定会明白这画廊主人的身份了。他的确不是商人企业家什么的,而是在福建颇有名气的画家丁丹。丁丹许多作品参展获奖,教学多年桃李满天下。有意思的是他的姓名有声有色,如果按姓氏笔划为序算得上排在第一位的,而风铃被软风一吹的音响,就和喊他的名字差不多了。

城市的变迁是日新月异的。一个世纪的交替本来是一件等了很久的大事,而我们却很轻松地遇上了。世纪之交成了当前最频繁的用语之一。只是在这个前提下,新旧交替就变得更加任重道远。人们来来往往,匆匆忙忙。一转眼到了夏季,到处热气腾腾,到处涌着冒烟的呛人气味。人们抵挡不住,纷纷躲进了有空调的房间享受着现代文明带来的清凉。等到我快得空调病时赶紧出门,只不过半个月,城市的某块区域就变得陌生了。那“旧约画廊”人去楼空,一片拆迁的迹象。于是,赶紧打个电话询问。他有些苦涩地告诉我:这一带在城市规划中属于拆迁之列,房地产商万事俱备,就动了手,画廊也就暂时歇业了。

没有茶喝的日子很枯燥,尤其在夏季,少了一份在浮躁中独有的宁静和幽雅。

我在这个夏季里也忙着把自己一个多年的牵挂变为现实,那就是出版一本自己的散文集,这件事得到很多朋友的鼎力支持。在编辑、修改、校对等事情把我搞得晕头转向时,我还是会时时想到“旧约画廊”,告诫自己:喝上一杯茶,哪怕是苦的。衍生出一个哲理:不言放弃,就是接近成功。

夏季终于在一场风雨中告别了我们,挥泪远去。我的第一本散文集《穿过大街走小巷》的编辑事务接近尾声,接下来是装帧设计,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画廊的主人。男女主人与我交往多年,自然对我有更多了解。我在电话里把想法告诉他,他当仁不让。末了,说又该有喝茶的地方了。我想,和他在一块边喝茶边聊天,也算得上是人生一种极致的快乐。

中秋前夕,他打了个电话,告诉我“旧约画廊”重新开张,邀我喝茶。当晚,我沿鹤峰路一路寻去,远远就见到了“旧约画廊”的灯箱广告。这灯箱是新做的,可仍透着一股怀旧的文化味。那幅题为“旧约”的素描在灯光里显得素洁淡雅。附近不知谁家正在播放着卡彭特的歌曲《昨日重现》,让人一下子牵挂起那舍不得的人和事……

画廊还是原来的风格,木门木窗的雕刻使很多流离失所的情感有了个归属,国画油画的布置让许多热爱生活的人们多了个向往。主人告诉我:这墙上的画全都是在画廊歇业期间画的。细细观摩,这些画充分显示出主人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努力。既有年画趣味的古典人物画;也有油画手法的乡村风景画;还有笔墨浓重的静物素描。“旧约画廊”吸引了很多人。舒展的轻音乐,飘香的咖啡,再加上一对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这本身就成为画廊里一幅隽永的画。人们在生活环境里对刻骨铭心的人和事会产生久远的牵挂,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转化为精神上的牵挂。如今,人们似乎已经没有了那种从容与闲适,即便是选一个休闲场所,也休闲不得。因为这些场所都迎合着功利的需要,成为了没有个性的复制品。因此,我倒是觉得“旧约画廊”是可以从多个视角来感受的。在那儿,我总喜欢坐在古典人物画下品茶,像是与历史探讨,偶尔,对画廊的主人说如果墙上是一幅纯而不妖的仕女图那就更好了。同样是喝茶,在此的那心境轻松而豁达。

一套典雅的茶具;一罐清香的茶叶;一壶沸腾的泉水,再加上几个知心朋友,就结合成了一个经典的牵挂。

我们几个喝的茶往往都是画廊主人自己动手泡的,别看他拿画笔很在行,可他泡茶却笨拙。好在我们也不是茶仙,在一起聊天,茶只不过是话题的添加剂。不过,这主人却有着与众不同的绝艺在身,那就是能用线条色彩把人们心中的旧约描绘出来,透过画面看到了牵挂的人和事。再看丁丹和黄冰为《穿过大街走小巷》设计的封面吧,一条铺满青石板的小巷在岁月的淡灰色中让人产生出对沧桑岁月浓浓的牵挂……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