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深度 >

阮志刚:“百草堂”的新传人

2018-06-25 11:49:47 宁德蕉城在线


阮志刚与父亲阮明捶打草药

阮志刚与父亲阮明碾磨草药

宁德蕉城在线(周思颖)在影视剧中,人们常常能见到黑膏药的身影,这个神奇的药品,总能一贴见效,药到病除。当今社会,随着现代工艺的橡胶膏出现,黑膏药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但在蕉北市场的一个小巷里,有一家挂着“百草堂”牌匾的诊所,在这里,阮氏传承人还坚持着自己的情怀。

阮氏百草堂由宁德古田人阮兴文于清乾隆40年(1775年)创立,以黑膏药、针灸、银针放血及中、青草药等中医诊疗方法治疗各种疑难杂症扬名一方,至第九代传人阮志刚已有220余年历史。

2000年,父亲阮明将百草堂迁至蕉城,凭着深厚的医学知识和精湛的针灸、推拿医术,尤其是祖传的膏药制作工艺,成为了无数患者心目中的“救星”,至今治愈对象已遍及福建福州、南平等地区,通过民间渠道,其祖传膏药更是推向了台湾、东南亚等华人地区。2017年,百草堂阮氏祖传膏药制作与诊疗被列入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自幼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阮志刚渐渐对祖传的膏药制作与诊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小到大,除了上课时间,他都一直跟在我身旁。”父亲阮明告诉记者,自己一直有意识地培养儿子阮志刚,希望他以后能继承祖传的技艺,将阮氏百草堂发扬光大。


第七代传承人阮蔚财在为儿孙辈讲解膏药方剂

阮志刚与父亲阮明熬制草药、去油去渣

将制好的膏药平摊于油单纸上

阮志刚与师兄们学习祖传膏药配方

12岁时,刚上初中的阮志刚,开始正式到百草堂里跟班学习,而祖传黑膏药的制作,便是他跟班学习的第一课。

阮氏百草堂膏药主要品种有吊伤膏、骨疽膏、续骨膏、骨刺膏、祛风膏、拔毒膏等,从选材备料、熬制使用的器皿、工具以及制作过程,均极为讲究,主要靠的是口传心授。

要想做出的膏药能达到药到病除的神奇功效,草药处方至关重要,草堂传人至今仍保存着先祖遗传下来的手抄本膏药配方。故而,要想学会膏药制作技艺,辨别草药是关键。

“从小父亲就带着我上山采草药,并现场用实际的病例故事,告诉我相关的药理知识。每次上山,父亲还会用相机拍下草药的样子,做成影像资料,方便我巩固学习。”阮志刚说。在父亲阮明的耐心指导下,如何挑选、配置草药,儿时的阮志刚已将此铭记于心。

12岁那年,阮志刚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参与熬制膏药。


阮志刚查看、整理患者病例

阮志刚查看患者x光片

裁剪膏药

用酒精灯为膏药加热

在制好的膏药上撒“细药”

粗制、二次熬制、浸水去毒、捶打膏药、三次熬制、细药备制、摊膏入纸……阮氏黑膏药制作流程需要严格遵循七个古法步骤,方能成形。而其中油温的控制最难把握,这直接决定膏药的质量,一旦油温过高,出现“烧锅”现象,整锅膏药就立即作废。

“油温的火候,直接关系到膏药的软硬程度。膏药十分讲究,过硬过软都不行。膏药过硬,就无法粘贴在皮肤上,过软则容易跑位,无法固定,可能睡一觉的功夫,原本贴在后背的膏药就会跑到前胸。”父亲阮明说,在膏药熬制过程中,需要达到可以“滴水成珠”,即用小油勺舀起少量油滴入装有清水的海碗中,油须呈水珠状而不分散于水面,便说明油温刚好。倘若不成珠,便需一次次耐心试验,直至成功。

“油温真的太难把握了,每次熬膏药,都要失败好几锅草药,才能勉强做出膏药。”阮志刚说,那时差不多整整学了一年多,自己才能在父亲的协助下,制作出相对合格的膏药。到高中阶段,自己才真正能独立制作膏药。

在学习膏药制作之余,阮志刚还跟着父亲阮明学习祖传的银针放血疗法。

因为年龄小,父亲不放心让阮志刚在患者身上扎针,于是便想到用纸张代替皮肤,将多纸张罩在杯口固定,让他用银针戳纸张,学习如何进针。


阮志刚检查患者身体

阮志刚为患者放血


阮志刚为患者进行针灸

阮志刚为患者粘贴膏药

“我的第一个患者因为臀部撞伤、无法行动而前来就诊。”回想自己治疗的首例患者时的场景,阮志刚调侃道,由于学习针灸的过程中,都是在纸张上进行练习,所以当第一次为患者刺针时,不知不敢用力,但是臀部肌肉又比较厚实,所以许多针都没有穿透皮肤,造成用拔罐器怎么都拔不出来血的尴尬局面。“皮肤与纸张不同,有弹性,会糯,扎针的力度真的不好控制。”阮志刚说。

“用力,大胆下针。”从皮肤针到穴位针灸,从短针到长针,在父亲阮明的指导下,阮志刚不断地反复练习,逐渐掌握了进针的力度与手法。

高中时期的阮志刚,已完全掌握了祖传的黑膏药制作技艺与诊疗手法。高考失利后的阮志刚,选择学习路桥工程专业,但在节假日里,他还是时常到百草堂里参与诊疗。在节假日里,他还是时常到百草堂里参与诊疗。

毕业后的阮志刚,根据自己的专业,进入市直某单位工作,但他却从未放弃他从医的初衷。“每天,我都会随身携带一套简易治疗器具,偶尔有空就会练习一下。”阮志刚说,自己一直坚持在工作之余,到百草堂里帮忙。

78岁的林某,在古田家中从二楼跌落昏迷,经抢救脱离危险,却因颅内多发性脑梗死,而引发左边偏瘫,阮志刚到其家中诊疗,经一个多月的针灸治疗,使她可以正常行走,基本康复。

来自广西省的曹某,身患混合痔二十多年,经常出血疼痛,经两次手术无效后前来百草堂求医,阮志刚通过银针挑治结合祖传痔疮膏与中药治疗,使其恢复了健康,至今无复发。

33岁的冯某,来自香港,因双膝摔跪地板而造成后膝关节肿大,半月板受损,关节大量积液,在青草医二个月治疗后积液基本消失,但双腿不能用力疼痛,平走及上下坡困难,在阮志刚的治疗下,经过二十多天的针灸、放血,配以膏药,基本康复。

……

看着一个个患者在自己的治疗下,渐渐恢复健康,阮志刚高兴之余,也坚定了他继承祖传黑膏药制作与诊疗的决心。

不仅是阮志刚自己,父亲阮明也属意他将来能继承自家的百草堂。于是,近年来,父亲阮明开始有意识带领他参加各类医学类比赛活动。2016年3月,首次跟随父亲到上海参加首届国际医药特色特效疗法演示大会的阮志刚,就在“针灸大赛”中荣获特等奖,并被组委会授予“中医传承贡献奖”。2017年,年仅27岁的他,还被宁德市政府授予宁德市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百草堂阮氏祖传膏药制作与诊疗》代表性传承人称号。今年年初,他还顺利成为了中国针灸推拿协会会员。现在的他已经熟练掌握了祖传的银针放血疗法,银针挑治疗法、针灸、推拿等,专治椎间盘突出、颈椎病、骨质增生、骨伤科、跌打损伤、(银针挑治(内、外痔疮)带状疱疹(缠身龙)麦粒肿、面瘫)、肩周炎、中风偏瘫、六时、风湿关节炎、整脊复位、无名肿毒、半月板损伤、腱鞘炎、腕管综合征等症状。

如今的阮志刚,已结婚生子。妻子石丽娟,原是市医院骨一科的一名护士,辞职后便在阮明百草堂学习针灸及中医诊疗,一岁多的儿子也常常跟随父母到百草堂里玩耍。“传统膏药制作目前正面临着人才匮乏、未能形成品牌效应、经营模式落后等现象,我一定会努力把它传承下去,不断地研究与探索,给患者带来更大的帮助。”阮志刚说。

看着一岁多的小志刚,时间好像回到了二十年前,幼年阮志刚与儿子的身影开始重叠,父亲的人生轨迹仿佛又将在一岁多的小志刚身上演绎,新一代的阮氏子孙,又将开始了自己的传承之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