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傅海清:煤油灯有味

2018-08-03 09:59:00 宁德蕉城在线

它亮着。

它亮在我简朴的书桌上,它亮在我素朴的文字里,它亮在我的心头。

而我,会用生命呵护着它。

我在哪儿,灯就在哪儿。

灯在哪儿,我的心就在哪儿。

煤油灯,我一生的灯盏。

我看到了那一盏盏煤油灯,那是美丽的灯,那是圣洁的灯,那是理想主义者的灵魂之灯。那一盏煤油灯,它亮在孔夫子坚毅的前额上,煤油灯下,他正襟危坐,他伏案在竹简上书写,他养浩然之气,他为天地立心;那一盏煤油灯,它亮在诗人陆游忧国忧民的情怀里,他和儿子相对诵读诗书,他刊刻书籍,他挥毫泼墨,他做着金戈铁马的英雄梦;那一盏煤油灯,它亮在李清照的明眸里,让女词人沧桑的容颜也变得神采奕奕,写诗填词,整理校勘金石录;那一盏煤油灯,它亮在弘一法师的禅房里,寂寂陪伴着弘一法师诵经、打坐、抄写经书、普度众生,进行着法布施……

我还看到了那一个个端灯的人。我是多么熟悉他们啊,那熟悉的面孔,是一副副清骏、平和的面容。我仿若看到了灯下的曹雪芹,他奋笔疾书,他蹙眉凝思,他寂寞自守;我仿佛看到了灯下的鲁迅先生,他沉默肃穆,他笔耕不辍,他荷戟独彷徨,他呐喊,他冷静地绝望;我还看到了在煤油灯下写作、读书、理书的孙犁老人,他神态安详,他沉静从容,他衣着素朴,他心地光明……

煤油灯有言。那是思想者内心的闪电与惊雷;那是志士仁人抛头颅洒热血的壮怀激烈;那是独行者寂寞前行的脚步;那是侠义者的慷慨悲歌、剑胆琴心;那是高士的铮铮清骨;那是文学家的激扬文字、泣血吟唱;那也是普通人家的温厚恬淡、素朴善良。

内心里有一盏青灯亮着,一生都是光明的,温暖的,干净的。煤油灯有味。那是人生的清苦味,是读书的情味,也是心灵的馨香味,更是人间至味。  傅海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