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影像 >

鹏程古建筑 宁德旧时光

2018-08-24 09:53:03 三都澳侨报


兰张健 摄

蕉城区蕉南街道鹏程历史文化街区,是千年古城宁德县城主要街区之一,是古时宁德文化中心,亦是当时富人的聚集地。由30多栋中国传统民居建筑构成的古民居群落,基本建于明、清时期,至今仍保留着闽东,乃至福建省少有的明清时代较完整的县治街区格局。2017年,被评为第二批省级历史文化街区。

众所周知,一个完好保留着传统格局和古代建筑的街区,承载着历史的记忆,见证着社会的发展,代表着姓氏族群的文化符号与鲜明的历史、地域人文信息。事实上,这里的每座房子都有它的传统印记与传奇故事。其中,具有历史价值的不下四五十座。在城市化进程日益加快的今天,这样大型的古民居群落,成为城市中一道别致的风景,更是蕉城民俗文化保护和展示的好载体。


黄铁斌 摄

鹏程街区面积约0.15平方公里,大体呈长方形。实际上,就是明代至民国时期宁德旧城内的南半部分。街区(社区)内现有20个居民小组,居住人口1万多人。街区内主要巷道有大华路、学前路、西山路、中南路、华边弄等。明代嘉靖时县城有五街,其中“南街”即称“鹏程境”,分不同地段,旧名“衙前”“下司井”“上包头”等。此外,在清乾隆时期已有的地名,今在鹏程街区内仍然存在,而且街巷格局不变的,还有“潭尾陈”“横路林”“关帝庙”“上下左”“竹兜街”等。

街区内建筑以民居为主,兼有若干宗教建筑。街区内民居个别为明代建筑,大部分为清代建筑。其中,又以明代建筑马氏民居、林桂故居,清代建筑蔡氏和厝、黄氏月爿坪厝、薛氏上下厝、陈厝里、郑长璋故居等约三十幢占地三百至上千平方米的大型民居为代表。街区内公共建筑有明伦堂(文庙)、新塘宫、观音亭、鹏程境宫、文昌帝宫、关帝庙、福音堂等多幢宗教建筑。其中,明伦堂为文庙建筑群落的主要部分之一。

近年来,城市建设的蓬勃发展,以及居民迫切要求改变落后生活环境的愿望,为古街区保护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对于有传承和保护意识的居民来说,一方面不愿看到古宅消失,一方面又无力修缮,在保护古宅问题上陷入两难境地。



柳明格 摄

如何保护与利用好古民居群及其历史文化资源,达到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目的,促进旅游资源开发和经济发展,成为蕉南街道与鹏程社区工作的重中之重。

2017下半年,经市政府同意开展鹏程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规划编制工作,由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编制单位杭州市规划院、中央美院共同参与编制。2018年上半年,蕉南街道携同鹏程社区多次与相关部门开展了关于历史文化街区开发与保护的磋商会议,最终敲定了“最宁德”“缀宁德”“醉生活”为主线的保护规划。

与此同时,蕉南街道携同鹏程社区开始了关于古民居保护的前期摸底与筹备工作,实地查看古街区现存状况,营造文化氛围,致力在潜移默化中提高居民的保护意识。举办传统文化活动,着手古街区综合整治,对古民居进行地毯式的卫生清理、电线线路整改。原本堆砌的生活垃圾被请出古宅,破败的瓦顶被重新修葺整齐,一系列整改之下,古民居一改往日的杂乱脏,恢复了整洁。

我们期待,那些经历过百年甚至数百年时光,承载着蕉城历史情感的古民居在轰轰烈烈的旧城改造之中,留下本土的文化之根。同时,我们希翼,在新一轮保护与传承的开发中,这些古民居能老树发新芽,迎来它的春天。



李在定 摄

醉眼周郎瞩小乔,鹏程社区古厝拍摄地有故事……

旗袍秀拍摄地之一

云影天光黄厝里

一阵雷雨过后,大华路15号,“月爿坪”老宅门前的青石板路泛着冷色调地悠光。大门前照墙内的空地依然呈半月形,这便“月爿坪”名字的由来。

月爿坪照墙大书“福”字,后厅天井照墙书“寿”字,了然道尽东方哲学的人生观。

大厝的布局三进连月爿坪透左边门楼及后座右边墙外旷地,并两处小屋,连水井厕所前后四周砖墙。仅面阔就有5间,厝内有水井2口,天井9个,50多间房间。

前座大厅,楼栏雕栏玉砌犹在,屋顶马头翘角的彩色泥塑斑驳依稀,只是那大厅红砖铺地没了踪影,清代的石鼓被窃,换之以今人打制的新石鼓。

厅内悬挂的由福宁知府严良勋、海军上将萨镇冰、东路观察使、禁烟总办陈培锟奖给的五面牌匾及光绪26年两道圣旨,早已在文革中被毁,或不知去向。前座大厅是黄厝里的亲朋好友议事,或娱乐之处。

大厝原为林姓产业,清光绪21年(1895年),由业主林让泉卖断给黄厝里的两位先祖:黄承箕(1852—1935年)、黄承志(1878—1939年)兄弟。这两位黄家先祖好生了得,光绪25年11月,其兄黄承箕帮助福宁府治理开发三都澳。黄承箕八十寿庆时,海军上将萨镇冰赠匾“春满蟠溪”。其弟黄承志连任当时宁德县商会会长,造福桑梓。

漫步在老城间, 温暖的记忆与现实的破败常常在唏嘘之间,让人想着时光倒流的美好。夕阳穿透过蜘蛛网,用长焦拉进,真真切切见证着古代能工巧匠的审美情趣,那种手艺之精细,用心之宁静,想象之精美,都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缺乏的气度。



李在定 摄


旗袍秀拍摄地之二

京华烟云蔡厝里

大华路,蔡厝老宅,像一座历史的藏宝库。以观音弄为界,分为上下两座,由“蔡百万”的8个曾孙平分而住。

今天,故事中的主角——蔡厝里下座,则建于清初(于光绪九年,由蔡氏买进),由排行三四五六的居住。

房屋严格遵循传统建筑构造,以清代砖木结构为主,大重门、小扇门、木门木窗处处精雕细琢。就连梁上的雕花也十分讲究,以简单的几何图形勾勒出典雅的“花”状,均匀对称,整齐有序地铺开,以蓝色为基础色调勾边,低调优雅,显尽了大户人家的讲究。脚跟摩擦着二楼的青石板发出“咄咄”的声响,向我们启示着蔡氏建筑之奢华。

沿着狭长的木梯辗转至二楼,那被铺满的青灰色石砖地板,就像一本厚重的历史书,无需任何语言描述已昭然宣告。而这样奢华的建筑排场,又曾几何时在其他的大宅院里出现过呢。

蕉城的蔡家是比较特殊的一个姓氏。其始祖蔡南益元朝末年由泉州府漳浦县八角井迁居宁德四都蔡洋,迁入时间不长。而能够在县城站住脚且形成气候的独此一家,一跃成为清代宁德第一大姓。

蔡家的发迹史,在宁德亦被称为传奇。据蔡氏族谱记载,蔡氏始祖南益公本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迁徙之初,以种菁为业,搭盖茅寮居住。

此后十几代虽然艰苦创业,仍不能跻身仕族阶层,与宁德的林、左、彭、陈、崔等大姓媲美。

明代嘉靖时期(1522-1567),第七世三溪公的卓识远见使家族产生了转折性的变化。嘉靖十九年(1540),蔡三溪率家人从蔡洋经金溪、驿马站两次移徙后,最终定居于县城北门外,为蔡氏家族的兴旺发达翻开了崭新的篇章。

经过几代人的苦心经营,蔡氏逐渐站稳了脚跟,人丁也渐渐兴旺,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但仍不能与县城崔、彭、陈、林、左五大姓同日而言。

到了清代中叶,随着蔡志谅的步入社会,蔡氏家族进入了历史的鼎盛时期。蔡志谅是蔡威的高祖父,他的这一支构成了蕉城蔡氏的主流,最为世人瞩目,被称为 “家庙蔡”。

蔡志谅是个目光远大、心胸宽广且具有商业头脑的地方绅士,靠经营茶叶、陶瓷生意发家而成为当时的宁德首富,人称“蔡百万”。

蔡志谅对于社会公益事业毫不吝惜,他曾捐巨资重修县学文庙,并于咸丰元年至十年(1851-1860)四次捐资三万串,以纾国用。这些功绩也被收录于民国版《宁德县志》中。

遥想曾经这里的繁华与如今的寂寥,老宅的故事还在延续,只是故事的主角渐渐远离。可是,对于老宅来说,回忆终究是回忆,那些逝去的光阴丰富了“他”的资历,却也荒芜了“他”的过往。

而老宅依然在固执着“他”的固执,任由寂寞在心头,可是回忆永远不回头……  □郑承东 林翠慧 陈仕玲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