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文心雕龙 一刀一刻琢乾坤

2018-09-26 17:21:19 三都澳侨报


谢正根为“五爪金龙”开造型

日前,听闻中国支提山华严寺新建大雄宝殿宏伟壮观,内部装饰富丽庄严。其中,殿内多层斗拱结构中悬挂着的五爪金龙更是吸引了不少爱好者前往瞻观。记者带着好奇心来到支提山华严寺,一睹传闻中的五爪金龙。

只见原木色的五爪金龙,被悬挂于9米多高的大殿上,不论龙须、龙鳞,还是龙爪,都宛若自然生长,整个龙身更是纹理细密,变化丰富,造型婉转,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等词汇已经不足以描述。

更令人惊奇不已的是,此龙竟出自蕉城一80后小伙之手。为了一探究竟,记者多方辗转联系上了这位木雕工艺美术师。

刀端良工 彰显技艺

左手执刀、右手举锤,在纷飞的木屑中,木料上的图案逐渐变得光滑圆润……近日,记者来到位于城南镇福洋竹木市场的聚艺木雕时,木雕工艺美术师谢正根正专心创作。上千平方的雕厂被分割为好几个加工房,摆放着机器、木材及大大小小的工艺制品,在谢正根看来,这些都是他的宝贝。

“木雕是个精细活儿,最重要的就是耐力,没有一定的耐力是走不了多远的。”谢正根说,木雕的工序虽说不上复杂,但要完成一件较好的作品,耐力是必不可少的。

当记者提及支提寺的五爪金龙时,谢正根打开了话匣子。

“就目前而言,那条龙应该算得上我最得意的作品了。”谢正根说,今年5月份,得知支提寺在寻访行业大师为寺庙雕刻大龙,但大多人因时间短、任务重而放弃了,一小部分有意向接手的木雕师报价高得惊人。作为土生土长的霍童人,谢正根在详细了解情况后,二话不说便以低价接了手。

“由于自己年纪比较轻,刚开始也遭到了一些质疑。”据谢正根回忆,当时,寺庙住持托了一位对木雕有较深研究的居士柳明格多次到他厂里进行考察,并要求他当场雕刻出指定的作品。经过多番论证,这才打消了大家的疑虑。


谢正根精心“雕龙”

“整个过程,最难的就是对五爪金龙形态的构想了,从借鉴、参考各类书籍、材料,到拿定主意,足足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谢正根坦言,那半个月的时间,他真切体会到了什么叫茶饭不思。

有了构想,谢正根这才真正意义上开始了他的创作。

制图、选材、开造型、拼接……每一道工序,谢正根都仔仔细细完成,不敢有丝毫怠慢。凭着几把小小的刻刀,将龙鳞等图案一刀刀地刻在木材上,木雕工艺之难,由此可见一斑。有时为了赶进度,他一天甚至仅睡两三个小时。

高强度的工作压力,高要求的工作态度,可能是常人无法承受的,但正因为这一份坚持,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这条堪称巨作的五爪金龙便在谢正根手中诞生了。

由此,谢正根及其更多作品也越来越被世人熟知。无论是飞鸾白马山均竹坪忠烈王宫、八都云淡大圣宫等寺庙的宫殿木雕设计,还是参与各项赛事的艺术作品,无不彰显了谢正根惊艳绝伦的创作思维与技术水准。这也使得谢正根的订单数与日俱增。

“手工木雕是我国传统雕刻艺术之一,也承载着独具特色的文化。”谢正根说,以木为材,以雕为本,通过艺术手法的表现,进而创造出丰富多彩、千姿百态的木雕艺术品,是木雕师存在的意义。

研思之士 无愧匠心

谢正根是霍童镇坑头村人,他对木雕的热爱离不开故土的滋养及长辈的启蒙。霍童古色古香的明清街道、汇聚于此的各类手艺人,无不成为他汲取的养分。再加上从小受木雕文化耳濡目染,谢正根16岁便拿起了刻刀,开启雕刻人生。

如今,从业已经20余年的谢正根主刀雕刻创作的木雕作品《思》《家乡古居》《霍童明居》等先后获得过各类奖项。在谢正根看来,木雕是“加减的艺术”。一块木头,越雕,图案越丰富,这叫加的艺术。另一方面,雕得越多,木料就越少,便是减的艺术。

谈及多年的“雕刻经”,谢正根笑言,当初自己差点就改行了。

原来,谢正根师从霍童民间木雕艺人,在三年多的学艺生涯中,他聆听恩师的孜孜教诲,勤劳诚实,好学谦虚。刻刀与木料产生的物理反映更使他为之着迷。为学到真本领,他每天干上十多个小时,经常做到深夜十二点,指头也都磨出了茧。他坚信只有在实践中才能积累丰富的经验,所以每完成一个作品,他都要请恩师评点、修正,然后再自己揣摩。“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一千多个日夜里,谢正根苦心研究,历练自己个性,始终怀着一颗匠心,终在木雕创作上收获了一番成就。

出师后,他与好友在镇上开起木雕小作坊,制作几桌、斗灯等仿古木雕小物件。小店面、微利润,但两人精雕细刻也小有名气。


栩栩如生的木雕“五爪金龙”

两年后的一个偶然机遇,谢正根的木雕手艺走上了转型提升之路。

“当时有个客人到店里定制了一张案桌,那也是我人生中雕刻的第一个大物件。”谢正根回忆,案桌做工精细且复杂,接下订单后,他便进城向多位老艺人求教,并在现场观摩学习了几天。

多年花版雕刻的功底,让谢正根很快就掌握了案桌的制作工艺。回到霍童后,他用2个月时间便完成案桌作品。精巧的雕工,得到了客户的赞美。

“那时的案桌一张能卖到五六千元,是几桌的好几倍!”初尝胜果,谢正根更加坚定了产品提升之路。一年后,他的木雕作坊在城区船头老街开张。然而初来乍到、名声不响,在艺人云集的老街里,他艰辛守业。此后,他几易店面,也曾改行做木材生意,并一度去上海打工,尝尽艰辛。

“喜欢了十多年的东西,就这样放弃还是有点不甘心。”谢正根琢磨了很久,难舍木雕情缘的他毅然决然选择回归,并先后赴莆田、东阳等木雕胜地学艺,以提升自身本领。

2012年8月,乘着闽东工艺美术产业发展的春风,谢正根在蕉城区城南镇富阳竹木市场办起了聚艺木雕厂,引入2台电脑雕刻机,手工雕刻与机械雕花“两条腿”走路,案桌、香亭及屏风、挂饰、仿古窗棂等木雕产品层出不穷。同时进驻宁德工艺美术产业园,打开产品展示、销售窗口。工艺、市场、品牌,“三辆马车”拉动,谢正根的木雕事业渐入正轨。

腾声飞实 心系传承

如今,聚艺木雕厂的规模不断壮大,谢正根手下的工人由当初的几个发展成了几十个;电脑雕刻机由原来的2台增加至5台;接单流程也由一开始的口头约定转变为现代的合同制......

除了完善各项机制,谢正根还不断在自己的创作上注入新的文化理念,他的艺术作品也从木雕延伸至根雕,在根雕界更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今年的8月11日,谢正根还参与了市文联文艺采风团“送技艺到下党”的文化扶贫活动,为当地基层群众展示讲解了自己的根艺作品,并向他们传授根艺制作相关知识。

“艺术本身就源于生活,只要你足够细心便会发现。”谢正根用自己的方式,鼓励当地群众利用山村树根资源化腐朽为神奇,还与他们形成挂钩帮扶,以此扶持基层群众。


木雕“五爪金龙”

实际上,这样的公益活动,谢正根不止参加过一次。他告诉记者,自己一直有一个公益梦,希望以后可以通过各种公益活动来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谈及传承问题,谢正根的神情变得严肃。他坦言,木雕没有那么精致优雅的工作环境,一旦雕刻起来,总是木屑满天飞,且工作时间长,一旦开始一个作品,就不能分心,这就是大部分年轻人坚持不下去的原因。

值得庆幸的是,目前谢正根已经带出了十多个徒弟,他们个个吃苦耐劳,能雕会刻,都是木雕厂里的一把好手。

“还有一个顾虑就是担心机器雕刻会同化了手工雕刻。当代为了图方便而选择机器雕刻的人也不在少数。不过机器雕刻现在还是无法超越手工雕刻。机器雕刻不比手工雕刻,运刀的转折、顿挫、凹凸、起伏包含的感情寄托是机器木雕所没有的。”谢正根如是说。

对于如何保护与传承木雕工艺,谢正根有着自己的见解,他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完善传承系统,通过家族传承、 师徒传承、院校培训、设传统木雕研究院等方式,让木雕得以传承,再通过研发交流、设计符合现代审美的木雕工艺品,参加国内外大小交流会,让更多人认识木雕的美。  黄璐 柳明格 文/图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