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彭小妮:回乡散记

2018-10-10 09:42:39 三都澳侨报

(一)踏上行程

十月金秋,国庆长假。正是大家观光旅游,去往精彩“大世界”的好时候,而我总是选择回到我的小村。

视线穿过近处的树与灌木可以看到清晰澄澈的蓝天,四周静悄悄的。车随着路的起伏弯曲前行,片片金黄的稻田沉甸甸地坠着稻穗,在秋天的阳光下似最辉煌的诗篇。丰收的田野啊!是饱满、是富足,是大地的馈赠。而我们流浪的生命,已经有多少年头没有对着田野,献上我们的礼仪——用深情的目光代表我们的崇敬和礼赞!

而我也有这样一个家乡,我也曾踏着已经收获的土地,将稻秆做成响亮的稻笛。可记忆如此遥远,远过了这崎岖山路到达我小山村的距离。车子摇摇晃晃,真切的意识里有些模糊的影痕,不太清晰地闪过又消失不见了,如同童年时认真注视过屋顶飘散的青烟,却怎么也找不回它刚才的模样。但我绝不会刻意地去追寻,我是不断行走的旅人,哪里可以驻足停留?小村不能,记忆也不能……

(二)久违了,小村

车子绕行山间,经过连绵的田园,一些农村的房舍进入了视线。

面前是连片收割后的稻田,积着浅浅的水洼。房屋依山而建,一些聚集,一些散落。秋天清朗的阳光照着土地,抬头是透明的天宇,飞机的隆隆声遥远地传来,却看不见踪迹。已经是傍晚四点多,大片的阳光与山坳、房屋遮挡出来的阴影交织着,如同一幅明明暗暗的水彩图,宁静得只能听到几声鸡鸣犬吠——是的,这就是山村。我的生命之初,就是在这样的小村度过,听着这样的声音长大。

我那个朴实无华的家乡,也是这样在每日的日升日落中积累着岁月。可是,出去的路坎坷,归乡的路漫长——连记忆也显得疲倦,小村是否懂得我的苦衷,因此原谅我的疏离……我承认,有时,我甚至愿意将它遗忘。就连今天,若不是一个起巧,我也不会回来。

久违了,我的小村!还是熟悉的小村呵,一直在这里固守着家园的小村,在离乡的游子沾染了各处的尘土归来时,是不是也依然能认出我来——那一个特别白皙的,看见阳光就会眯起眼睛的小小孩童。

是我回来了。小村的景物依然如故,以为自己远离并淡忘了这里的一切,但我发现并非如此。一条村道,路两旁的房屋,房屋里的乡亲,我的目光一触及,感觉竟是如此亲切,似乎自己从未离开……

在一代又一代长大出走后,小村的记忆里,是不是依然为我们保存着幼年的记忆与嬉戏时的模样……想到这里,心中涌上一股难言的情绪,酸酸地萦绕心头。

(三)回家

斜阳暮暮,静静地将余晖洒向山村田园。天空澄净,透明得让人心疼,有着亘古不变原始的蓝,在黄昏时分一点一点地褪去明亮。日日年年,小山村都有着同样的黄昏。是深秋了,风吹过来,一件薄衫挡了中午的闷热却挡不住此时的阵阵凉意。

沿着马路边的斜坡小路往下走,就是我小山村的家了。青砖灰瓦,依然如故。旁边是稻田,后面是菜园,与一些别人家的房子前后左右相邻,看着不显得孤清,但我依然一眼就瞧出了家的寂寞。

而我突然想起了多年前,夏日的艳阳和劳作的母亲,那时的母亲年轻健康,此时却如此消瘦,白发渐长;那时的我,还是少年的娇嫩,如今业已在心中积聚起许多沧桑。

家中只有父亲,在阳台看到我和母亲回来,从楼上走下来时,我们已经踏进了家门。

一切如故。厅堂、后院、屋檐围起四方的天空。母亲最为关切的是封存了八年的红酒怎样了。扫去瓮口的积土,打开泥塑的封口,发现因泥土干裂,酒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醇香。好在还有一小瓮酒,打开来,浓郁的酒香飘满屋子,是整五年的陈年佳酿。

横的屋檐、竖的青墙与邻家的红墙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画框,将不远处依山而建的农家、落满夕阳的梯田镶嵌其中,形成一幅天然图画。温暖、安祥、隽永。

走出家门,我用目光捕捉我所看到的一切,我发现小村处处有景致。翠竹依依,石子小路延伸,接连着小木桥;小溪不甚欢畅,陈旧的瓜蓬架上,藤叶半青半黄……漂泊在外的旅人,除了记住这些影像之外,还能带走小村的什么?!

随着夜的降临,气温急剧下降。山风阵阵,寒冷侵袭,我加了一件毛衣。

我于静默中站立,朦胧的路灯中,小村更显寂静,只见模糊的屋脊、路影和隐约山林。

夜晚,母亲铺了新被。在半夜醒来的刹那,依然感觉到寒。触摸到母亲羸弱的身体,心中一阵悸动,几乎落泪。

(四)离开

清早的小村濛濛地,于晨光中一片静谧。我们站在路边等着车来,乡亲们也已早起,空气洁净,天空透白,渐露微蓝。

车来了,上了车。我曾不知多少次乘着这样的车走出小村去上学,为的是将来离开小山村。果然,在时光的履痕中,整日玩耍嬉戏于小山村的孩童成为了只在寒暑假归乡的学童,成为了疏离的开始;而后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在这十年的时光中,只留下每年回家过年的重复记忆。但我与小村的牵系,也许如同血脉,与生俱来,无法阻隔。车子渐行渐远,小村在我的视线中渐渐淡去,再也不能触及。

一路上走走停停,迷蒙的雾气渐散。太阳出来了,阳光照进车中,我看到了无数飘浮的尘埃。一位母亲怀抱着小女孩,顺着女孩的目光往外望去,鲜红的太阳正从山顶升起,金色的阳光广博地照着田野山川,正是深秋的晴宇蓝天。  □彭小妮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