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缪华:墙头女子马上郎

2018-10-10 09:43:49 三都澳侨报

有房有车,已成为了当今都市青年男女择偶的一个物质筹码,也成为了社会时尚的一个重要标志。选择意中人无疑是人生的重头戏,彼此讲究些物质条件本无可厚非。当然,这也得看现实,要是人家连温饱都是刚刚解决的,那无论如何是不能苛求其有房有车的。

这有房有车是社会的趋势。吃穿住行,是生活的基本要素。现在人们的吃穿是不成问题的了,很多人都在朝有房有车的目标努力,你今天没有,并不等于明天也没有。

这条件很实在。不仅现在,古代的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几千年保留至今的观念是不会有错的。

“墙头马上”就是一个很有力的佐证。人们对这个成语的认识,基本上是来自元代剧作家白朴的同名杂剧。这部作品不仅直接取名《墙头马上》,而且也紧紧围绕着墙头马上来展开剧情的。小女子李千金到后花园赏花,结果在墙头上被骑马路过的英俊小生裴少俊看到了(我怀疑她是故意招摇让李公子看到的),于是,引出了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

这墙意味着有房,有墙的房就不是一般的简易房了,至少有堵女儿墙;而这马属于交通工具,意味着有“车”。毕竟当时还没有发明或进口靠发动机运行的“车”,骑马就等于驾车了,如果是骑白马那就更加潇洒飘逸了。也难怪墙头上的怀春女子看呆了心动。两人之间借诗传情,暗结连理。那诗中多有“墙头马上”之语,意寓相爱之情。

裴李二人都是读过一些书的青年,写几首情诗的本事还是有的。那裴少俊写给李千金的诗是:“只疑身在武陵游,流水桃花隔岸羞。咫尺刘郎肠已断,为谁含笑倚墙头。”而李千金同样思念着心中的裴郎,“你道是情词寄与谁,我道来新诗权做媒。我映丽日墙头望,他怎肯袖春风马上归。怕的是外人知,你便叫天叫地,哎!小梅香好不做美。”更有甚者,裴公子要去与李千金幽会时,肺腑之言仍是这词,“偶然间两相窥望,引逗的春心狂荡。今夜里早赴佳期,成就了墙头马上。”李小姐私情被母亲发现后,交代的内容也离不开地点人物情节,“这墙头掷果裙钗,马上摇鞭狂客。说与你个聪明的奶奶,送春情是这眼去眉来。”

而这杂剧的结尾诗“从来女大不中留,马上墙头亦好逑。只要姻缘天配合,何必区区结彩楼。”对这墙头马上相遇的爱情喝了声彩。而“墙头马上”则成为了一个经典的爱情场景。其实,这不是白朴的发明,他所做的不过是强调而已。

最早将这场景引入爱情意象的是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他在《井底引银瓶》一诗中写道:“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知君断肠共君语,君语南山松柏树。感君松柏化为心,暗合双鬟逐君去。”墙头马上,对那位悔恨私奔出嫁的女子来说,是一个终身难忘的记忆。从唐到元,经历数百年的衍化,意象不变,变的只是由个人的记忆变成了集体的记忆。

这集体的结果是把“墙头马上”变成了一个众多宋词元曲描写爱情的经典场景。在墙头拉开了爱情的序幕,往往有一个美丽而怀春的女主人公站在了自家的墙头上。女子能站在墙头上,已经是很大的勇气了,过去有“房”的大户人家对女儿的家规甚严,规定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女儿们只在自己的闺房里做做女红、读读书经,实在闷得慌时,就和丫头做做游戏。终身大事更是由不得自己做主,听从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她们毕竟是青春少女,渴望能有自己的追求,在出不了门的情况下,墙头成为了解外界了解男人的最好地方。但这墙头我估计是这两种类型的,一为院墙,一为女儿墙。

院墙往往是高深的,因为它的功能是防盗防贼防火防水。要想立于这样的墙头,无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家丁都爬得上气不接下气,况乎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搬个竹梯气喘吁吁地趴在墙头上,既不美观也不安全,要是有个恐高症,那往下看一定心惊肉跳,哪还有胆量等待着骑马的帅哥走过呀。因此,“墙头”指的定是女儿墙了。那女儿墙就是屋顶上方的那道矮墙,相当于现在的平台上的护栏。而住在雕梁画栋里的女儿,想要露脸,只有独上层楼了。居高而望,一片风景。一旦有个心思,那秋波闪烁的明眸就不再安分了。元代大剧作家关汉卿曾有诗云:“鸟啼花影里,人立粉墙头。春意两丝牵,秋水双波溜。”

女子在高处,男子在低处,主动的一方往往是这居高临下的“掷果裙钗”了,打仗的胜者就经常在高处伏击。宋朝诗人赵长卿的《鹧鸪天》也是这么描写的:“玉容应不羡梅妆。檀心特地赛炉香。半藏密叶墙头女,勾引酡颜马上郎。樽乏酒,且倾囊。蟹螯糟熟似黏霜。一年光景浑如梦,可惜人生忙处忙。”而在元代的戏曲中,就有“墙头马上掷青梅”的说法,至于掷青梅的当然是墙头女子而非马上郎也。

宋词元曲中女子的进攻,往往如愿以偿,差不多是百发百中。当然这些能够进入宋词元曲的女子也决不是一般的女子,往往知书达理、机智过人且花容月貌。于是,按照这些词家曲家的安排,墙头马上所演出的那一出出爱情喜剧,即使中间有些波折,最后的结果都是欢天喜地、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样的场景让很多文人墨客羡慕不已,也留下了很多名篇佳作。福建才子柳永在《少年游》中表现的是与一位歌女的交往,“层波潋滟远山横。一笑一倾城。酒容红嫩,歌喉清丽,百媚坐中生。墙头马上初相见,不准拟、凭多情。昨夜杯阑,洞房深处,特地快逢迎。”少年男女交往的起始就是“墙头马上”。

为什么人们对墙头马上这般情有独钟呢?应该是它的场景很是浪漫。一个足不出户的女子与浪迹天涯的男子之间是不会产生故事的,但设定了这样的场景后,就使故事有了合理性。女子在墙头可以大胆地展示和表达自己,遇见可心的人,那女儿墙最终不过是限制女儿们的一道护栏,一旦出嫁则如鸟出笼。

春秋宋玉有名篇《登徒子好色赋》,就有女子登墙窥人之说。到了宋朝,秦观的《南乡子》直接透露了宋词元曲和这个故事的联系:“妙手写徽真。水剪双眸点绛唇。疑是昔年窥宋玉,东邻。只露墙头一半身。 往事已酸辛。谁记当年翠黛颦。尽道有些堪恨处,无情。任是无情也动人。”在秦观看来,词中的女子就是宋版的东家之子。宋词元曲的“墙头马上”,很自然让人想到 了相关的人与事,诗与文,羡煞今人。

墙为阻隔,马可驰骋。这男女之间的不同,还是要受到很传统的文化观制约和束缚的。无论女子多么主动多么活跃,但要想逾越这堵墙,是需要巨大的勇气,需要付出青春乃至生命的代价。而男子就不同了,他既可翻墙入院,也可跳墙走马。其实,对墙头的女子来说,等待和期盼像一场赌局。赢了,走运;输了,走哪去?

骑马的男子也不是个个俊逸潇洒的。有人脸蛋漂亮,有人身材不错,但谁能断定他就不是“走马观花”中所说的那个瘸脚男子呢。  □缪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