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大梦蕉城 >

白天一张网,晚上一张床?他们上岸告别“水上漂”之后……

2018-11-08 10:03:00 大梦蕉城

图/文 杨慈监

白天一张网,晚上一张床,是蕉城区漳湾镇鳌江村1270多户以船为家船民过去的生活状况。吃、穿、住、行,生、老、病、死,他们的一生就在船与水之间度过。一条斑驳的旧渔船、几张渔网,是许多人几近全部的家当。发达的现代科技几乎与他们无缘,各项保障虽然覆盖,但常年居无定所的他们,却很难切身享受。

白天一张网,晚上一张床?他们上岸告别“水上漂”之后……

鳌江村滩涂

上世纪60年代,该村船民开始陆续上岸。2012年,船民安居工程的启动,让最后一批154户船民告别“水上漂”的生活,他们住进不会摇晃的房屋,用上自来水、煤气灶,在新居里谋划新的生计,用连家船民的勤劳与智慧融入岸上生活,谱写出崭新的“船民”生活篇章。

白天一张网,晚上一张床?他们上岸告别“水上漂”之后……

住进新居 告别漂泊

人们常用“泛舟江上”“渔舟唱晚”描绘船民的惬意生活,但现实却是沉重和艰难的。随着社会经济不断发展,他们的生活捉襟见肘,日渐艰难。

白天一张网,晚上一张床?他们上岸告别“水上漂”之后……

鳌江村村貌

“没想到,如今我能住进这么好的房子里。”9月28日,笔者走进鳌江村村民连细坤的家,占地60平方米的三层半楼房里,新式家具、电冰箱、洗衣机等应有尽有,说起如今的新生活,他的脸上始终洋溢着满足的笑。

现年63岁的他,以前一直过着海上漂泊、居无定所的生活,直到2016年7月才住进了如今的新房,在岸上有了个安稳的“家”。

白天一张网,晚上一张床?他们上岸告别“水上漂”之后……

“祖孙三代9个人挤在一条1.2米宽、8.5米长的船上,天气好时,才能开船捞点小鱼,吃喝拉撒全在船上,生活真的太苦了。”回忆起幼时的海上漂泊生活,连细坤仍记忆犹新,“遇到台风时,船无处停靠,一家人担惊受怕。”

打渔是靠老天吃饭的活计,十分不稳定,弃船上岸,拥有属于自己的住房便成了全家人最大的心愿。但没钱没地,又没文化,使得这一愿望始终无法真正实现。得益于蕉城区里实施的“船民安居工程”,2015年,连细坤一家免费获得了政府规划建造好的房屋地基和7万元补贴,才开始建造自己的“家”。

白天一张网,晚上一张床?他们上岸告别“水上漂”之后……

鳌江村小孩展示捕捞的海鲜

谈起如今的新生活,连细坤感慨万千,“在政府的帮助下,我们上了岸,有了家,孙子孙女也上了学,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

据了解,蕉城区连家船民上岸安居工程涉及七都、八都、漳湾、三都等四个乡镇8个村,仅鳌江村就有1270户5400余人。

2013年,为实现船民彻底上岸,改善连家船民生产生活条件,蕉城区按照“一户一宅60平方米”的用地标准进行建设,无偿提供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将连家船民全部纳入“造福工程”搬迁对象。目前,连家船民均已上岸安居,这些船民们正在迎接与祖辈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不断适应 融合文化

一年四季都在船上度过,与岸上的交际也仅限于购买生活必需品,每天除了打渔便是在船上“枯坐”,这种生活方式让他们与现代社会脱节。“因为幸福工程,船民们上岸后的居住地有了,生计方面村里也有帮忙,但最大问题却在于思想与文化上的差异。”鳌江村村支书欧成安说。

长年“蜗居”渔船,船民们长时间无法及时接触到新知识、新技术、新观念,造成了正在上岸和已经上岸的船民,要接受新鲜事物很难。“上岸那会我感觉什么都是陌生的,也不知道做什么,很是茫然。”船民陈宽说。

白天一张网,晚上一张床?他们上岸告别“水上漂”之后……白天一张网,晚上一张床?他们上岸告别“水上漂”之后……

村民修补渔网

“虽然也期待岸上的生活,但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船上度过,也只会捕鱼、织网,上岸后能做什么呢?”42岁的船民翁大爷告诉记者,既期望着结束四处漂泊的生活,又对上岸后的生活完全迷茫,没有方向。“就像黑夜里的海面,让人心中彷徨。”

白天一张网,晚上一张床?他们上岸告别“水上漂”之后……

市民专程到鳌江村挑选海产品

翁大爷的话语道出了大多数船民们的心声,船民,是一个特殊群体,他们四处漂泊,流动性大,与外界接触少,上岸后,生活上诸多不适应。为了帮助他们尽早的适应岸上的生活,鳌江村村两委下足功夫。

“刚上岸那会,船民们状况百出——出门不锁门、不会开关自来水、习惯了烧煤用不来燃气灶……甚至有人不记得自己家在哪里,到了晚上还是回到渔船上睡觉。”欧成安说,那时我们还专门成立了一只小队伍在村里巡逻,负责为船民们解决生活事项。

白天一张网,晚上一张床?他们上岸告别“水上漂”之后……

鳌江村小朋友快乐时光

上岸是连家船民与社会接轨的开始,生活方式与思想改变,则是连家船民们与现代社会相融合的关键性一步,如今经过村两委多年的帮助,大多船民都已适应了岸上生活,“现在孩子们都在村里的小学上课,也有玩伴,与人接触多了,性格也很活泼,不像我们那一辈,都没有交际圈。”陈宽说,而他与妻子两人也由村两委介绍,找到合适的工作,一人每月工资可拿2000多元。

“上岸是我们船民的梦想,是政府给了这样的机会,我们心怀感恩,也正是这样的心情,现在村民们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不断扩大产业,努力让鳌江村水产业发展得越来越好。”翁玉忠感慨地说道。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