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陈远:《畅叙幽蘭》序

2018-11-09 09:40:13 三都澳侨报

本报讯(陈远)福州蘭友来,约访蘭艺名家,说是闽东有高手,居周宁马坑,余不以为然。

余,好蘭,虽有附庸之色彩,喜好却是与日俱增,近乎痴迷。敬蘭,赏蘭,品蘭,画蘭,养蘭,过程如此。敬之,源于余之业师。师号素心斋主人,潘姓,名主蘭,书画界誉具幽蘭之品格秉性,力赞之,为人为艺高雅清馨真洁脱俗。随侍数年,耳濡目染,感化沁渗,与夫子久处,“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情性与之化矣。潘夫子之问学先做人之教诲,淡泊、清脱、高洁、儒雅之君子风范,于余深有得矣。视蘭为师,喜蘭,好蘭,养蘭,拜蘭,随之情生。与善人居,渐与之化,谦谦君子,自以为同化了耶。

古人喻蘭为君子,每有文人雅士诗文赞之图画写之,从容,淡定,清雅,高洁,陶冶情操,净化灵魂,中华深厚之蘭文化渐成,传承发展代不乏人。余无力于追根寻绎,《诗经》即有咏蘭之诗章。

福州蘭友已是余艳羡之养蘭高手,其坚持嘱余查访,确,马坑小学汤林增先生远近闻名。我们车行周宁,直奔马坑,扑了空,拜访未果,汤先生华东蘭展顾问去了。想来若陈毅将军诗:“幽蘭在山谷,本自无人识;只因馨香重,求者遍山隅”。

不久,汤林增先生携书稿来,晤面于寒办。汤先生,消瘦,矫健,两眼发亮,隐隐然有股脱俗之君子风,来神。坐,请坐,请上坐;茶,上茶,上好茶。烧水,沏茶,品佳茗,请教蘭艺,多有得矣。侃侃中,似“与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想来所谓“蘭交”,无过如此矣。

汤先生书稿《畅叙幽蘭》沉甸甸的,闽东县、市、区山阴涧畔蘭生处皆有步履,各类蘭品记载详实,均为手过之物;蘭之习性、种养经验用心纪录,深入而浅出;交流活动、赛事盛况、蘭文化之历史传承都没拉下,林林总总,生发艺变,厚厚实实,可读赏,可依凭,可借鉴,可获知,是汤先生近些年馨逸蘭界之直接观照,让余想起白蕉先生题画诗来:“落山新花昨入盆,细香在室宅外闻;赏花莫忘养花人,寻花更有翻山人;为君送香入城去,此意比花谁有情”。

“坐久不知香在室,推窗时有蝶飞来”(文征明句),说蘭?幽幽沁人;说书稿?淡淡润心;说汤先生,蘭文化表徵乎?更何况若吾师潘主蘭夫子等名家与蘭同化之君子风范,真真“孤高可挹,素淡堪移”,细叶凌霜,清芳解秽。余亦痴蘭矣。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