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缪华:一条有仁有义的河

2018-12-05 14:56:52 三都澳侨报

这是一个有颜色的河名,这是一条重仁义的河流。

蜿蜿蜒蜒,曲曲弯弯。这条五百多公里的长河,发源于云南镇雄。一听这源头的名字,就可想而知这条河有了一个多么霸气的开端。她由南向北,流经云贵川三省,最后在四川合江汇入长江。这般悠长的水路,以及比水路更悠长的岁月,让这条河汇聚了许多精彩、神秘的故事和传说,比如,她的地貌、她的物产、她的名称、她的居民。

但我第一次站在这条河畔,最先想到的,就是1935年那场持续了四个月的神奇战事。秋风铺纸,秋雨研墨,把英雄的故事一说再说。在中国革命到了最为紧要的生死关头,是这条河挺身而出,以她的仁和义,成就了中央红军神来之笔的四渡壮举。

也因了那场战事,让这条河从此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这条河的大名,唤作“赤水河”。

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银幕、舞台、广播、报刊……大型声乐套曲《长征组歌》通过各种媒介风靡全国,她讴歌了红军历尽艰险、终获胜利的革命精神;歌颂了红军将士艰苦卓绝、英勇奋战的英雄气概;颂扬了中国革命史上具有传奇色彩的伟大长征。其中一首与赤水有关,歌名为《四渡赤水出奇兵》,歌词如下:“横断山,路难行。天如火来水似银。亲人送水来解渴,军民鱼水一家人。横断山,路难行。敌重兵,压黔境。战士双脚走天下,四渡赤水出奇兵。乌江天险重飞渡,兵临贵阳逼昆明。敌人弃甲丢烟枪,我军乘胜赶路程。调虎离山袭金沙,毛主席用兵真如神。”其深刻凝练的歌词、清新优美的曲调、浓郁的民族风格和群众喜闻乐见的表演艺术形式,让我迄今不忘,并由此记住了赤水河。

戊戌年深秋,我们来到黔北,沿着赤水河的流向兜兜转转,从仁怀到遵义,经习水入赤水。清风摇晃着青竹绿树,流水冲刷着河滩巉岩,赤水河完全看不出曾经的惊心动魄和壮怀激烈。但无论时光如何流逝、岁月如何行远,那场被毛泽东主席自誉为“一生中的得意之笔”的四渡赤水战役,已镌刻在史记里,铭记在天地间。在遵义会议会址、娄山关战役遗址、习水四渡赤水、丙安红一军团等有关红军的纪念馆里,我们一次又一次聆听了那场艰苦卓绝、气壮山河的长征故事。面对着一幅幅图片、一尊尊雕塑、一件件实物和一段段文字,我们的思绪随着讲解员饱含深情的叙述,穿越般地进入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叶。正当中国革命星火燎原之际,以王明、博古等人为代表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占据了中央领导地位,在军事上听信于共产国际派来的李德。在错误的军事方针指挥下,面对武器精良的百万国民党军队的围剿,十万红军浴血奋战,前赴后继,但终因实力悬殊,第五次反“围剿”宣告失利,红军被迫从赣东闽西的中央苏区撤出,冲出江西,转战广东,突破广西,喋血湘江。凭着一双跑不烂、拖不垮的铁腿,进入了敌人实力相对薄弱的贵州。一场场恶战和一次次失利,让越来越多的中央领导人和红军将领明白了再这么下去,红军和革命将自寻死路。于是,在黔北的遵义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经过激烈的交锋,会议终于纠正了李德、博古的错误军事路线,恢复了毛泽东的军事领导权。

毛泽东临危受命,运筹帷幄,在贵州境内屡屡出其不意、奇兵制胜,打得蒋介石晕头转向。有关红军在贵州百日的战况,我们在丙安红一军团陈列馆内看到这首题为《长征歌》的片段,言简意赅、通俗易懂:

一月里来梅花香,打进贵州过乌江。连占黔北十数县,红军威名天下扬。二月里来到扎西,部队改编好整齐。发展川南游击队,扩大红军三千几。三月打回贵州省,二次占领遵义城。打塌黔军八个旅,消灭薛吴两个师。四月里来向南进,打了贵阳打昆明。巧妙渡过金沙江,浩浩荡荡蜀中行。

其中最精彩的,当属四渡赤水。它是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进行的一次决定性战役。毛泽东指挥中央红军来来回回四渡赤水,巧妙穿插于国民党军重兵集团围剿之间,灵活变换作战方向,调动和迷惑敌人,积极寻找战机,在运动中有效调动和歼灭敌人,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计划,成为了红军长征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经典战例,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四渡赤水战役,使毛泽东和蒋介石的战略谋划水平高低立现。

即便站在赤水河畔,我依然无法也无力细致准确地描述毛泽东指挥四渡赤水的全过程,因为那弯来绕去的陌生线路已经把我给绕晕了。好在我记住了四渡赤水的时间和地点,这是很关键的节点。时间是1935年1至4月,正好一个月渡一次;一渡、二渡和四渡的地点在赤水市境内,三渡则在仁怀市茅台镇。我们遇见的第一个渡口是茅台渡口,河畔矗立着一座纪念碑,“茅台渡口”四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如今的赤水河上已有多座不同结构的桥梁,但渡口边的这座索桥,红旗飘飘,红星闪闪,为来往的人们讲述着四渡赤水的英雄故事。同样在赤水河畔,赤水市丙安镇作为一渡的渡口旧址,尽管这里的环境无法与茅台渡口相提并论,但当地百姓对红军的情怀如出一辙。赤水市文联的同行告诉我们:赤水河会变色,端午至中秋期间,河水是红色的;从中秋到端午,河水是青色的。我好奇,询问何因?其答曰:赤水有全国面积最大、发育最美丽壮观的丹霞地貌,端午后是丰水期,雨水将大量红色泥沙冲入河中,河水变红。而到了中秋后的枯水期,河水返青。我以为:这除了是自然现象外,还是仁义红军的写照。当革命和人民需要时,哪怕是惊涛裂岸、浊浪排天,红军也不惜血染河水,用鲜血和生命换来青山绿水。当革命胜利、人民当家作主时,红军甘为绿水的温柔河床。

对仁义,百姓只有诠释:造福百姓为仁,崇尚正义为义。赤水河有仁有义,其对“仁义之师”的红军来说,无疑是一条顺天时、应地理、占人和的河。

我们来的季节是深秋,此时的赤水河波澜不兴,让我们内心波澜起伏的,除了四渡赤水的神奇外,还有这条河带来的声誉和效益。秦汉时期,赤水河称“鳛水”,因其流域为南夷君长之一的鳛部治邑而得名。汉至西晋称“大涉水”“安乐水”;东晋时称巴涪水。唐天宝十年(715年)鲜于仲通征南诏,在征讨檄文中第一次出现“赤虺河”的称名。有人解释:“赤”者,“流卷泥沙,每遭雨涨,水色浑赤,河以之名也”;“虺”指毒蛇。合起来解释是浑赤的河水中处处有毒蛇出没。后有人作另一种解释:说赤虺河的“虺”字,应是“虺虺”一词的义项,即雷声。“赤虺”的解释是指赤水河惊涛雷吼的赫赫声威。但不管如何诠释,不好懂且字生僻的河名终被弃用。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在今四川叙永置赤水卫,改“赤虺”为“赤水”,既好听又好叫,延续至今。

赤水河流淌过一个朝代又一个朝代,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名称,流淌到了民国,赤水河还叫赤水河,但又多了一个别称,叫“美酒河”。其出处在于流经的地域诞生了中国百分之六十的名酒。茅台、泸州老窖、董酒、习酒等皆出自赤水河流域。其中的老大当属茅台,这可是在中国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顶级好酒。

在茅台公司的博物馆里,讲解员为我们讲解了茅台酒的历史、工艺和文化。茅台酒同英国苏格兰威士忌和法国柯克白兰地并称为“世界三大名酒”。它的生产可以追溯到距今两千余年的汉代。到清代中期,茅台酒已具有一定的生产规模,产量达170吨,在中国古代酿酒史上是罕见的。据介绍,整个仁怀市有四千多家酿酒企业,多数集中在茅台镇。其中有四百多家是有品牌的。我平生喝茅台酒的机会不算多,但也不是没有。对这款名酒一直是心驰神往。诗人姚辉向我们介绍说,茅台斟满后还可续斟,酒高过杯顶而不溢出。水满则溢,这个道理我们懂,酒水酒水,水溢酒不溢?他看出了我们的将信将疑,现场一番演示让我们心服口服。在茅台品尝茅台,是可遇不可求的事。这款好酒不但闻起来芳香浓郁,而且酱香突出,令人陶醉。我虽不胜酒力,但在东道主的殷殷相劝下也多喝了几杯,入口顺滑、口感醇厚、持久回香……傍晚在赤水河畔散步,茅台谷无风,赤水河无浪。整个镇子弥漫着浓得化不开的酒味,即使不喝酒,也照样一身酒味。有人戏言,交警查酒驾,难以辨真假……

茅台镇出好酒,也是一个奇迹所在。车一路下行,从海拔八百多米的仁怀市区抵达海拔四百多米的茅台镇,这里两山夹岸,沿赤水河形成一道狭长的河谷。镇不大,房屋沿山而筑。为发展这个著名的优质白酒产业,周恩来总理指示沿河两岸不允许建厂,以确保赤水河不受工业污染。酿酒慢工出细活,还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湿软的时节是天时,河谷千百年来形成的独有原料发酵微生物群,生生不息,让人忍不住想象这里被活跃的蝌蚪般的群落簇拥着,天上地下,好不热闹。酿酒需要人和,解放前,生产茅台酒的三家酒坊,分别生产“华茅”“王茅”和“赖茅”。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茅台酒被评为金奖产品,自此得以扬名世界,解放后,政府收购了包含三茅的恒兴烧坊,组建了茅台酒厂,后更名为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地利就是赤水河。独特优良的水质浇灌出的有机高粱原料,水与周边地势共生而成的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这些条件缺一不可,共同酝酿了茅台酒独特的酱香口感。国人讲究道法自然,而茅台的酿造,在赤水河畔得到了淋漓酣畅的展现。

茅台镇只是赤水河的一个经典流段,从这往北,我们顺着水流方向去了遵义、绥阳、习水、赤水。那些地方同样也产好酒,比如遵义董酒,习水习酒等。虽然这哥俩的名气不如茅台那般如日中天,也轮不到他俩来坐头把交椅,但一把交椅还是有的坐。赤水河不仅造福贵州遵义地区,而且对岸和下游的四川泸州地区也广为受益,同样也有一大批名声显赫的名酒如泸州老窖、郎酒等。一首赤水船歌这样唱到:“上游是茅台,下游望泸州,船过二郎滩,又该喝郎酒。”这其实就是一首酒歌。

赤水河,一条神奇的河。美酒因为你催发了世界的兴奋;革命因为你改变了中国的走向。赤水河,一条仁义的河。仁义不仅和怀仁、遵义的地名有关,更因为她是一种信念,是一种精神。  □缪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