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影像 >

荷花仙子戴霞冠 粉面娇羞韵千般

2019-08-14 09:53:50 三都澳侨报



七夕的荷,不胜娇羞,隐隐迟荷现,莲叶碧连天。

在荷一畔,仙子犹抱琵琶,池前留步久,清馨深萦袖。轻抚《鹊桥曲》,细赏水中芙。她是期待着鹊桥相会的织女吗……



清池之中荷叶破水而出,红蕖与风共舞。

远处是参差错落的矮房,白粉墙面乌青瓦檐。

这样白墙黑瓦,江南水乡般的美景,怎能不趁着佳节前往一赏?

一把油纸伞,一身汉衣冠,伞面是水墨国风,伞下是如斯美人。



踏过曲折的栈道,凭栏望一池绿意,朵朵荷叶风姿婀娜,铺满了水面。

不由让人记起“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此番盛景尽在眼前。

仿佛自己便是水中一尾鱼儿,戏于莲叶间,戏于莲叶东,戏于莲叶南。

菡萏正含苞,芙蕖已然舒展了身形,立于丛丛荷叶之中,点亮一抹红颜。

池上雾气飘渺,漫步于栈道之上,便如临仙境,令人流连忘返。



微风吹过,轻露抚朱房,荷花身姿摇曳,引得人人驻足观赏。

摘一支荷叶,借以为伞,遮去时不时扰人的水珠,而在叶下的人儿,如同荷花中生出的精灵,又好似敦煌壁画上飞天的仙子。

抚一朵菡萏,揽近轻嗅,淡淡的清甜萦绕在鼻尖。

披帛飘逸,霓裳轻舞,仿佛是天边的仙子无意间落下凡尘。



不禁令人想起七夕佳节牛郎与织女的传说,人儿一袭青衣襦裳,娉婷袅娜,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身掩于绿叶之后,手执长箫,便有宛转悠扬的一曲悠悠而来,正如诗中所言:“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栈道尽头是一座供人休息的小亭,悬于荷叶之上,仿佛是由这满池的荷叶托起而成。

或半抱琵琶倚亭下,素手拨动间似乎有玉珠落盘的乐声传出,又使人脑海中浮现“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诗句,与此景如出一辙。



或于夕阳西下时,拈一把团扇,伏在椅上,嗅着满池荷花清香,闭上眼睛小憩。

待夕阳掩去,霞光渐渐消散,便是夜晚独有的热闹了,何况正值佳节。

夜幕已沉沉,又是一年七夕时分,何不仿效古人倚栏远望,卧看牵牛织女星。

□ 图/ 李在定 文/ 林翠慧 陈星含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