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深度 >

一家三代 忠贞革命

2019-09-06 09:15:18 三都澳侨报

汤银钗霍童人,二哥,三哥和四弟都是1932年参加革命的共产党员。他们先后为革命牺牲。15岁的汤银钗嫁给中洋里村叶世妥,相继生下五个儿子,都走上革命道路,老三叶伯安担任游击队长。汤银钗担任地下交通员,一次送情报途中被捕。敌人丧心病狂地操起刺刀向她刺去,她本能地一偏头,刀锋削到左胸前,乳房被剜去半片,还连着皮,鲜血像喷泉般倾泻,撕心裂肺的疼痛,她咬紧牙根,不哼一声。受伤后汤银钗没等伤口痊愈,又忘我地投入革命,上山送信下山筹粮,支援游击队。

1932年10月,她的四弟领来一位小伙子,叫“小叶"要寄姐姐家中养伤。汤银钗冒着生命危险,上山采草药,还四处向哺乳的妇女讨奶水,调和中草药给“小叶”敷上。经过两个月的有如生母般的细心照料,“小叶"腿部伤口愈合,又投入革命队伍。这段舍命救的原是叶飞,解放后,在福建省第一届英模代表会上,叶飞亲自把勋章挂在汤银钗伤痕累累的胸前,动情地称她为"革命妈妈",后汤银钗进京见到毛主席、朱总司令。

叶伯安是宁德本土的革命领导人。革命战争年代,手握机枪冲锋在前,屡立战功,成为闽东人民游击队参谋长。坚持在宁德西部虎贝山区的龙潭峡、虎头岩、九肩岭、五虎头与古田、屏南交界山区活动。英勇杀敌,屡建奇功,成为闽东人民游击队一员虎将。


1949年8月15日,30岁的游击队长叶伯安,率领闽东人民游击队部分战士,如猛虎下山,清晨从虎贝出发,午后到达宁德县城北部的单石碑,百里路半天赶到与解放军188团会师,解放宁德。随即,成立新生政权宁德县人民政府筹委会,主任胡方度(188团政治处主任)副主任叶伯安。尔后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叶伯安从1956年至1968年连任副县长。

革命斗争年代冲锋在前,社会主义建设勇挑重担。叶副县长吃苦耐劳,艰苦奋斗,自告奋勇,勇挑重担。建国初期,宁德山区交通不便,建设宁德至古田的宁古路,成了西部山区老区人民迫切要求,也是当年建设的第一重要任务。在县领导分工会上,叶副县长主动请樱,卷起铺盖,搬到公路指挥部。叶总指挥多年来,住工区草棚与民工,同吃同住同劳动,直至宁古公路顺利建成。

接着,全县修水利,叶副县长又把铺盖搬到马坂水利指挥部,深入五里洋稻谷主产区,听取群众意见,走群众路线,按时按质完成全县最大的产粮区水利枢纽工程,为广大农民带来福音。


文革期间,叶副县长受尽折磨,所谓“假党员”“走资派”在学习班接受审查,他始终坚信乌云遮不住太阳,经受考验,他个人遭到迫害,过早地离开了我们。

叶伯安第二女儿叶辉玲,从小在虎贝中洋里山区长大,是奶奶汤银钗带大。叶伯安子女5个,只有叶辉玲留在山上与祖母一起生活。身教言传,汤银钗从小灌输革命道理,下田劳动,与农民同吃同住,锻练坚强意志。为她一生健康成长奠定基础。叶辉玲在石后农村插队,又经受锻练和考验。后来她大学毕业先分配宁德县委报道组工作一年半,深入基层,经受锻炼,刻苦学习,得到提高。然后才调省医大学校刊编辑部,宣传部秘书,副部长……到大学党委书记。她爱人范迪安,从助教到教授,直至中央美院院长、全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薪尽火传。从革命妈妈汤银钗,到副县长叶伯安,再到大学党委书记叶辉玲,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一家三代,忠贞革命。

虎贝山区,青山依旧在,红旗永不倒,一代更比一代强,革命传统大发扬。  □ 戚仕浩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