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郑国辉:霍童“仁记”剪刀的守望者

2019-11-06 11:43:40 三都澳侨报


“铛——铛——铛——”

天色拂晓之际,当许多人还在睡梦中时,霍童镇曲仄老街街面的一间作坊里早已响起了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陈旧的作坊并不算亮堂。炉灶里,火苗忽闪忽闪地跳跃着,站在灶边的一位老者清瘦面庞被炉火映得通红发亮。在他的身边,一个身影正举着锤头,一下一下地锻打着铁板上的物件,铁花飞舞中,那铛铛之声传出很远很远……

这是一间有些年头的剪刀作坊——“仁记”剪刀铺。也正是这样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保留了传统小作坊的模式和器具,见证了“仁记”剪刀制作技艺200多年的历史。


相传,清嘉庆年间,霍童林家元封、元洪兄弟师承泉州剪刀名匠后,回乡设炉生产。传至其孙辈林高名时,技艺纯熟,被誉为“打铁红”。

因当年水陆交通不便,福州、长乐、连江等地购买仁记剪刀都是趁商贾到霍童收购春茶或贩买耕牛之便托其大批选购,产品一时供不应求。而后,霍童出现多家剪刀铺,为示区别,林家老铺就在自家门前悬挂一面一尺宽、五尺长的木匾作为标志,文曰“老铺,正仁字号,名记剪刀”,并在包装物中附一张说明卡,防止鱼目混珠,“仁记”剪刀由此得名。


今年55岁的郑国辉是个不折不扣的“剪二代”,他的父亲郑如元是霍童古镇出色的剪刀制作工艺人,郑国辉从小就在叮叮铛铛的锤炼声中长大,13岁便开始学习剪刀制作技艺,到如今,已有40多年。

“制作一把剪刀,需要生炉、炼坯、锻打、淬火、加钢、溶合等工序,缺一不可。”郑国辉说,打制剪刀既是体力活,也是技术活,一把全手工打制的剪刀,从铁坯熔炼到成品销售,要历经36道工序、挥臂下锤700多次。一台炉灶一把锤,一只风箱一把钳,一柄锉刀一条凳,一块磨石一只盘,是“仁记”剪刀制作的必备工具。

一把剪刀是否好用,最终还要看刀口是否锋利。“仁记”剪刀的特点就在于它的刀口。


“我们在刀口处钳以精钢,这样锤炼出来的剪刀不仅锋利,使用年限也久。”郑国辉告诉记者,钳钢的技术要点在于淬火准确,多一分太脆,少一分则太软,火候得拿捏得恰到好处,才能达到刚柔并济。

“刀要锋利还得靠磨。”郑国辉说,磨剪时得先用粗山石对剪刀里外粗磨,将锉刀锉过后在剪体表面留下的痕迹磨干净,并保持刃口线平直。

“磨剪刀时,手必须保持平稳,还要用木块按住剪刀,以防止手被刀刃割伤。”郑国辉边说边拿起两片剪坯进行大小长短比较,用锤子敲去较长的地方,用砂轮将断面打磨光滑,用钳子将剪刀形状进行适当修整,以保持两片剪刀形状的一致,同时还要使剪刀刀柄更加圆润,便于拿取使用。


完成后再将长短、宽窄、粗细、高低相同的两片剪坯铆接成一把剪刀,再经过反复检查整理,剪刀就可以使用了。若久用变钝,一经重磨,锋利如新。一把剪刀,可用上二三十年。

“柔可剪丝裂绸不粘不滞,钢可断铜剪铁一气呵成”是郑国辉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句话也是“仁记”剪刀的百年底气。郑国辉说,民国时期,他的爷爷曾代表闽东地区的剪刀艺人上省城参加制剪大赛,以一把“仁记”剪刀先剪一块厚铜片,再剪棉布,一气呵成,技惊四座,最终夺得奖牌。那时节正是霍童剪刀的鼎盛时期,产品远销台湾及东南亚各地。


如今,随着现代工业的不断发展和老匠人的减少,霍童剪刀的鼎盛时期早已不复。怕技艺失传,郑国辉曾想把剪刀制作技艺传给在城区当厨师的儿子,却被拒绝了。仅剩郑国辉与父亲依旧在古镇坚守着。

“‘仁记’剪刀虽然出色,但无数道繁琐的工序和对细节的严格考量,还是在机械横行的低成本面前困住了脚步,也限制了传承。”说起技艺传承,郑国辉叹了口气说,“现在没有年轻人肯学这个,人常说慢工出细活,这是个慢活细活,又赚不了钱,肯定没人学了。”

将传统技艺发扬光大,是一代代“守艺人”的心愿,也是郑国辉与父亲的心愿。他们希望有接班人能学精这门手艺,将“仁记”剪刀制作技艺传承下去,也将其中的工匠精神传承下去。  □ 黄璐 李锟

记者手记:

传统手工技艺正慢慢消失逝去,一如那些刻苦的工匠形象仿佛也离年轻一辈越来越远。一座古镇,一条深巷,一间老屋,两位老人,风炉火红,铁花飞溅……在一个天朗气清的普通秋日里,默默忙碌着的郑国辉与父亲,或许就是“仁记”剪刀的最后守望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