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潘文书:梦萦社坪

2020-05-20 09:18:43 三都澳侨报

社坪无“坪”,一条大龙山从1000多米高空垂直而下,犹如一位巨人耸立山间,下半身直插山底溪涧,而在它的臂弯处,社坪这个小村落被揽入怀,就像巨人捧着几十个馒头,依势叠起。每当万家灯火,远看社坪就像电灯挂在墙壁上,俗称“电灯挂壁”,村落立地之陡可见一斑。

社坪是楮坪乡最远的一个行政村,有柘荣“西伯利亚”之称。其实,现在公路通了后,从柘荣城关到社坪不到30 分钟路程,并不远。车走104国道,拐进洪坑后门山绕出,沿葛藤山势行走5公里到了与苏家洋村的分叉口,向左下转斜旋慢下,10公里左右就到了社坪村。村口大王岗,几株古树远远地凝视着你,习惯性地打量每一个陌生的面孔。就在古树底下,排列着大王宫、元帅宫、祖宫、五圣宫、五福宫、土地宫,足见社坪先人对神明的膜拜,对祭祀的重视。社坪的“社”从示从土,乍听起来就是与祭祀有关,这或许可以解释了村名的来历,也从某个方面反映了村落的偏僻、思想的落后。

其实,社坪原先叫“住坪”。相传500年前的一个大雪天,邻村的苏家洋张家走失了一头水牛,几天后,终于在现社坪众厅的地方找到水牛正安详地躺着睡觉,此时到处白雪茫茫一片,唯有水牛的四周不见雪迹,还热气腾腾,张家就认为这是块风水宝地,便将一个儿子分迁到这里住了下来。后来之所以改为社坪却无从查考。

提到社坪,我的神经末梢总被挑起,不仅仅是因为我老家官丹岗自然村隶属其管辖,更因为我短暂的小学五年级时光大部分在这里度过的,并且是机缘巧合,我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又是在这里当老师,是全县第一个被分配到边远农村校教书的师范生。因此它总能勾起我一些青涩的回忆。

小学五年级时中午寄饭,每天往返社坪读书,当时还是懵懂的少年。几年后回到这里当老师,已然踏步青春。全校5个老师,3个代课1个民办,就我科班毕业,自然教学任务也最重,担任三年级数学,兼毕业班语数包班,还兼全校体图音,每周35节课排得满满的,晚上还要改作业备课家访,工作是很辛苦,但却一点也不觉得累。虽然刚开始看到其他人都留在中心校而唯独自己下放边远农村心里愤愤不平,但很快就被繁忙的工作抵消了。现在回想起来,都已经沉淀成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与最宝贵的财富。即便想起村里一个青年调戏五年级女生被我撞见并制止后遭到青年人全部族人围攻的场景,也已淡化成坦然一笑的美好记忆。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就算经历过的再多苦难、再大挫折,若干年后都会被酿成甘甜的蜜汁,滋养着人生的阅历,厚重着生命内涵。一年后离开社坪到乡里、县里工作,就很少回社坪了,但怎么也割舍不了对社坪的情感,它已经成为我脑海深处梦萦的地方,就是偶尔经过社坪,总要有意识地寻找已经变迁的校址和点滴回想。

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30多年后再次踏上这块土地,已历沧桑,年过半百,心中难免多了些感慨。原先700多人的村子现在就剩100多人,更显冷清没落,却丝毫不减沉淀已久的情愫。我总是无时不在期盼着社坪这块尚未开发的处女地,能在当下盛世中揭开美丽的面纱。在我心目中,社坪的美是天然去雕饰的美,是一点无尘杂的美。

社坪村口的龙岗坪后耸前阔,东高西低,是瞩目望远的最佳观美点。站在这里,你会体会到大山有大山的景致,陡峭有陡峭的风情。只见四周青山尽收眼底,拱出一个方圆几百公里的大坑,西洋、官丹岗、楼岗、石二、软岭、下坪及福安松茂林等多个村庄一览无余,丹池岗、西洋峰、牛背峰、茂林峰、蜈蚣山、龙井潭、高架桥等历历可数。山环峰变,山外有山,峰外有峰,植物万形,树色千姿。晴时炊烟袅袅,云岚舒卷,烟霭飘忽;雨时雾涌山涧,如海平波,壮阔无边。山间旷远,飞鸟时翔。天边云彩异,峰远日落奇。坑底溪涧穿流,忽隐忽现,沿山势逶迤西去,与下坪溪形成双溪汇流后,甩头续进,顿感天地之博大,局域之渺远,人生之局促,心胸自然便豁然开朗。

蜈蚣山南北向突兀直横大坑间,山脊平坦,十八岗十八弯,头尾逼真,远看酷似一只蜈蚣静卧,天地造化、鬼斧神工。头部触须受阻于鸡母石、公鸡岭而歪斜,尾部曲弯处便是官丹岗自然村所在。传说蜈蚣山生长着三株茶树,专门进贡皇上。年年进贡,地方官嫌麻烦,就骗说死掉一株,皇上便用御笔一划,金口玉言,茶树就真死掉一株,连续三年,茶树便全死掉了,如此足见蜈蚣山上茶叶品质之上乘。仔细考证,蜈蚣山海拔适中,四周大山拱围,独留出西南向一望无际,空间阔达,云雾缭绕,东向日照充足,土壤沙土地质,非常适合茶叶的生长,事实上,蜈蚣山上的茶叶品质历来有口皆碑。

不禁浮想,如若在蜈蚣山发展茶叶,打造 “贡茶”品牌未必不是一个好事。可以在蜈蚣山山脊两旁种上名贵树种,山体上半部分种上茶树,下半部分梯田或果园。那时,远看蜈蚣山一定色彩斑斓,层次分明,不失为社坪村一道美丽的景观。再好好挖掘瀑布、叠石、溪涧、洞穴、原始森林、战斗遗址等景点,建绕山步道,起华亭一二,置素琴几张,闻遍野香草,赏满山花开,看天际归鸿,让心合于大道,融于自然,“俯仰自得,游心太玄”,社坪旅游定将成为一张特色名片。

文化承载着一个地方的历史。因为地远人稀,社坪成为楮坪乡相对比较落后的行政村,但不是落后就没有文化。这两年得益于宁德市领导挂钩扶贫和省、市县干部驻村帮扶政策的落实,社坪的文化内涵开始被挖掘,其中“红色社坪”是重要的文化品牌。

社坪村是闽东革命“西竹岔战役”的主要发生地,战役地点就在村后门山的龙腰与西竹岔之间,至今战壕遗迹犹存。当年红军、国民党军先后驻扎的社坪村,有不少青年被抓了壮丁,也有不少青年投身了红军。据村里老人讲,当年战役激烈,子弹纷纷落入村里,惊心动魄。有一个官丹岗的女子嫁到社坪,吉日那天正是战斗犹酣,媳妇到了半路只好返回娘家,从此 “隔夜媳妇”成为笑谈。毋庸置疑,这块土地确实为革命作出了重要贡献,当年群众为红军指战员治病疗伤、送饭掩护的故事,一直传为美谈。

沿村道走过,粉刷一新的民房高低参差叠立,17副再现战役故事的大型油画,分别镶在民房显眼的外墙处,依稀诉说着壮怀激烈的曾经岁月,也无不唤起人们对先烈的缅怀之情,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其实,在社坪,每个自然村都有独特的文化内质,丹池立村近千年,明洪武年间(1338年左右)出过福泉所父参军(相当于六品)和子游击(相当于正四品)的武将,桥头村尾河道风景优美,西洋村人才辈出,官丹岗村底峡谷风光秀丽等。大山里都是宝,覆盆子、野菊花、小径竹、米椎子、野百合、桑葚等等,想想都垂涎欲滴。社坪高远、原始、生态,蕴藏着极大的挖掘潜力。但愿借助“红色社坪”文化品牌的打造,让更多的人认识社坪,多多走进这片我今生魂萦梦绕的处女地。  □ 潘文书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