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深度 >

被遗忘的宁德西医先驱

2020-05-20 09:23:42 三都澳侨报


胡约翰

1899年4月1日,对于中国而言,是光绪二十五年二月廿一,对于西方而言恰好是复活节。这一天,一艘中式木帆船从霞浦出发,顺着三都澳的海水驶向宁德县城。船上载着一位外国人。

这是被历史遗忘的一天,这是被宁德遗忘的一个人。

这个人是谁?他去宁德做什么?在揭开谜底前,我们不妨把时间回拨一年。

一封信

1898年2月7日,胡约翰牧师(J. R. Wolfe)写下一封长信,寄往英国。熟悉福建近代史,尤其宗教史的朋友们,对胡约翰这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他是英国圣公会早期派往福建的传教士,也是基督教在闽东、闽北的垦荒者之一。1866年1月25日,胡约翰第一次来到宁德,将基督教传入宁德。彼时,他只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1898年,胡约翰已是年近七旬的长者,就任会吏总。此时,他为一件事忧心不已,这件事就是医疗。

胡约翰感到,对于中国,尤其是福建而言,医疗是当务之急。他在寄往英国教会的信中写道:“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中国更需要西方的医疗技术……我特别为福建恳求。它的面积和英国相近,人口至少有两千万。除了无数的大小村镇外,还有60到70个被城墙围护的城市。卫生状况之恶劣难以形容,疾病孳生蔓延,病亡人数触目惊心。在这样的情况下,穷苦的妇女最为凄惨,孩童能活下来堪称奇迹!”。此外,胡约翰坚信医疗是“布施福音的有效途径”,对传教的作用无可估量。他列举了几个地方,建议立即开展医疗工作。罗源、宁德、屏南、建阳并列,位于福州、福清和连江之后。“这些城市面临的困境是相似的,对医疗传教的需求同等迫切,且都居住着女传教士。医疗援助对她们而言必不可少,却又遥不可及,更加表明医疗传教工作应当延及此处。毫无疑问,福宁府的四个城市将由都柏林大学布道会负责。我相信,他们很快会向各个城市派遣医护人员。”


左为林叨安医生,右为林步基牧师

而正如胡约翰所希望的,都柏林大学福建布道会肩负起了福宁府各县的医疗工作:除霞浦以外,还包括宁德、福安、寿宁、福鼎。

都柏林大学福建布道会(Dublin University Fukien Mission),由都柏林大学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Dublin)成立,旨在协助英国圣公会在福建的工作,这源于史荦伯牧师(R. W. Stewart)的屡次进言。1886年,该会开始了在福建的工作。1890年,麦克兰牧师(T. McClelland)、弥尔士医生(Dr. W. P. Mears)被派至霞浦。1895年,福宁地区正式被划为都柏林大学福建布道会的宣教地。为了方便来往沿海各地,教会购置了一艘中国式的木帆船,取名为“T. C. D.”,也就是都柏林三一学院的英文缩写,并用谐音起了一个雅致的中文名——题诗艇。

至此,让我们回到开头。那艘中式木帆船不是其他,正是题诗艇。那位舟上的外国人亦有姓名——密马可(Marcus Mackenzie),是都柏林大学福建布道会的医生。



福宁博济医院的工作人员,约1915年,从时间判断,居中的两位外国人可能即密马可医生、刘荫棠医生


开拓者

密马可医生1871年出生于都柏林,1897年作为医疗传教士来到中国,驻霞浦,在福宁博济医院工作。福宁博济医院于1885年由雷腾医生(Dr. Taylor)创建,俗称福宁博济医馆或福宁圣教男医院。在密马可医生之前,还有弥尔士医生、崧医生(Dr. S. Synge)。医院附设“医学班”,招收中国生徒。因此,几位医生还兼顾着教学的工作。

1899年4月1日,密马可医生到外县巡诊,目的地是宁德。在三都澳的浩渺碧波上,在摇摇晃晃的题诗艇上,密医生展开纸笔,写下了一封信。从这封信判断,这可能是他第二次去宁德,其第一次到访可能是3月。因为信中写道“上周日晚上,我乘船离开宁德,去另座并不富裕的城市。今天——复活节——我又登上了船,即将重新开始我在宁德诊所的工作。我们在福宁的医院目前只有半满,因此我可以从容地利用闲时外出几个月”。

在这封信里,密医生还回顾了其最初在宁德的经历:

几周前,我去宁德开办诊所。许多病人几乎瞬间涌来。当地人曾请求建设医院,但我们还无能为力。

“为什么宁德应该拥有医院呢?福宁的医院不正井然有序地运作着吗?坐船68英里即可到达”,有些人也许会问。我在此答复:医院将是宁德最重要的机构,约一万人将获得救助。今年,宁德还被官方辟为通商口岸。许多茶栈已经建成,以收储闽北运来的大量茶叶。外来船只频繁到访,贸易日渐发展,有5个城市直接与宁德相连。但是,当地人甚至连去福宁都忧心忡忡,特别是患病之时。

另有一种观点,支持者不在少数,那就是用围墙圈出一块地以供居住,居住人员包括当前的4名女传教士、50多个女孩,还有约30名妇女。据我观察,这些人当中大约总有6人身体抱恙、需要护理。上周,我不得不离开(宁德),去福鼎督建外国人的住所。离开的那天,我先在学校里发现了两起麻疹病例,还有两个孩子,可能得了肺炎。这些都需要大量的医护工作,但只有两名女传教士能讲当地方言,而她们总是忙个不停。

……


宁德圣教妇幼医院,约1905-1907

如果有人问,宁德和福宁哪个应该先建医院,我的回答是宁德。因为宁德是个有影响力的中心,其重要性更为凸显。

可以看出,密马可医生对于宁德十分重视,甚至超过了霞浦,主要原因一是其优越的地理区位,二是三都澳即将被辟为通商口岸。基督教在宁德已渐具影响,常驻女传教士达4名,按时间推断,应为来自爱尔兰的嘉清泽师姑(Miss J. C. Clarke)、国籍待考的谢师姑(Miss E. L. Little)、来自澳大利亚的郑师姑(Miss K. L. Nicholson)、来自英国的和受恩师姑(Miss M. E. Barber)。即便如此,宁德当时尚无西医,漫长的求医之旅徒增风险。因此,人们渴望拥有一座属于宁德的新式医院。

1899年秋天,义和团运动席卷中国。在刀光、火光当中,中国步入了二十世纪的第一个年份——1900年。义和团运动愈演愈烈,大部分外国传教士奉命至福州避难,布道、医疗工作暂由华籍牧师、医生接手,其中的医生几乎全部受训于教会医院。宁德的诊所很可能也是相似的境况,工作缓慢推进着,渐渐有了医院的雏形。

在此,我们不能不提到一位女性,她是那个灰色时期中的一抹白色,其全名为Elizabeth Eva Merchant,是位训练有素的护士。1901年,Merchant护士不顾险阻来华,驻宁德。遗憾的是,我没有找到她留下的任何文字。

1905年春,来自加拿大的韩美宝医生(Dr. Mabel Hanington)来到宁德,正式开办宁德圣教妇幼医院,宁德的西医事业自此蓬勃发展。密马可医生、Merchant护士在宁德的使命似乎也因此画上了句号。

1904年,Merchant护士被派往闽江南岸的都巡村(今福州闽侯县上街镇都巡村),经营一间刚开办的诊所。在最初的六个月内,她经手了4000个病例。

密马可医生专心于福宁博济医院的工作。他发现就医的人少了,原因有二:一是交通改善,有些人选择去交通更便利的医院。二是培养出的华人医生已前往各地工作。在一份1906年的报告中。密医生写道“我们的学生已完成课程,开始在福宁地区实践。一共有四处可供实习的地方,两个在福安,一个在宁德,一个在福宁。”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在福宁博济医院的学生当中,有一位来自宁德二都的林叨安医生,后来成为福州塔亭医院的第一位华人医生,声名远扬,也是著名牧师林步基的父亲。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份1906年的报告中,密医生还对宁德在内的福宁各县做了简介,内容与乾隆版《福宁府志》如出一辙,甚为有趣。

一切仿佛都如人所盼,而告别也猝然而至。


题诗艇


告 别

1912年,Merchant护士病倒了,在确诊患急性腹膜炎后几天溘然长逝,那一天是4月15日。福州的罗为霖牧师(L. Lloyd)这样回忆她的葬礼:许多人对着墓碑,泪流满面,“她是一位温和、耐心、不引人注意的人,很少抛头露面,但她的功绩是卓越的。她对中国人的爱和奉献,是我们永恒的一课”。

就在Merchant护士去世的这一年,密马可医生与都柏林大学福建布道会派来的刘荫棠医生(Dr. H. D. Mathews)结为挚友。两人在院中工作多年后,同被召往福州协和医院。1922年,刘医生由病人染得鼠疫。密医生希望挽救友人的生命,不幸亦受传染。6月11日,刘医生去世。6月18日,密医生去世。霞浦信众闻讯悲痛不已,于福宁博济医院旁建立了纪念堂。

一位医生、一位护士,同是宁德的西医先驱,且都献身于事业,永远地矗立在宁德西医史的起点处。百年之后,无数的医护人员投身于这片土地。他们站在历史的两端,隔着时间之河遥遥相望,仿佛已完成了庄严的交接。  □ 李 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