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

警惕邪教变异产生的次生伤害

2020-12-21 11:09:00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邪教的次生伤害?没错!就是邪教变异后产生的第二次伤害。据中国反邪教网消息,2019年10月,黑龙江省抚远警方在省、市两级公安机关的指导下,破获一起变异的“中功”组织。该变异的“中功”组织在原“中功”境外组织骨干张晓的精心策划下,利用养生保健的形式,打着“天华文化”的幌子,聚拢一批境内“中功”人员,通过开办实体,恢复活动,实施精神控制,进行诈骗敛财的案件。(见原文《高价代购、符水治病……老人成“狩猎”目标,“红通”千里追缉揭开养生保健背后的诈骗与精神控制》中国反邪教网)

胡编乱造,推出邪货, 兜售其奸

变异是指生物为了适应环境的变化,发生了生物种与个体之间的歧异。而邪教变异则是指为了自身利益和组织的苟延残喘,采用更换名字或行动方式,以规避打击,换取生存空间的形态。变异的邪教组织相比于原孽的邪教组织,其欺骗性更大,迷惑性更强,但其邪教本质没有丝毫的改变。

产生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中功”组织,其始作俑者张宏堡死于2006年7月的一次车祸。张晓曾是张宏堡的助手。张死后,张晓自立山头,将原“中功”网站改为“天华文化网”,打着“特医”“养生”等旗号开办实体,巧立名目、兜售物品,大肆敛财。如此次黑龙江警方打击的“中功”变异组织,为逃避打击和曲线发展,兜售“东法辟谷养生功”,大搞“二次创业”,开办实体不断扩大影响,借机售卖“加持”产品,骗敛钱财。

早在先前,“中功”曾变种“弥勒佛道”。2011年,原“中功”骨干李长禄在山东济南召集原“中功”组织部分成员,谎称自己接到“太爷爷”(元始天尊)、“董事长”(张宏堡)的信息,要其重整旗鼓、重新遵照“弥勒佛”的指示,开创一个新的时代,被我警方打击处理。如此荒诞的言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中你钱包!

邪教换马甲,并非新套路

邪教组织或有害气功,其危害人类、危害社会,聚敛钱财的邪恶目的被曝光后,为逃避打击,继续生存,往往采用换汤不换药的花招,改头换面,形成新的变异形态组织,如“日月气功”邪教曾改头换面为“意识保健”,其他邪教同样如此。

“法轮功”邪教被取缔二十余年来,内乱始终不断,其变异组织遍地开花,出现了想与李洪志平起平坐,不断神化自己,以“护法”为骨干的“虚一灵母”;以原“法轮功”习练者为成员,以经商办企业为掩护,以自创歪理邪说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通过自上而下的严格管理的变异组织“皇族”。其他诸如,“法轮圣王、出世成佛派、性命双修派、男女双修、慈悲功、金法、回家、法轮心功、共和同盟、全法(第十讲)”等等林林总总不一而论。

“大法弟子”跟随李洪志多年,从“修炼”企盼“圆满”到“讲真相”,从“成仙成佛”到“救度众生”,望眼欲穿,黑发人熬成白发人,“圆满”的目标越来越远,身体也越来越差,有的甚至“神形俱灭”过早离开人世,做弟子的难免要心生二意。“法轮功”的变种“皇族”头目黄宁波,自2000年3月以来,自称“佛主”“皇主”“主父”,骗财上千万,骗色十余名。“慈悲功”头目肖郧自称“圣王”,模仿“法轮功”建立“慈悲功”辅导总站,其学员曾达到900余人。肖郧不仅以办学习班、出售大量抄袭“法轮功”的“功法书”和卖磁带敛取信徒的钱财,还将印坏的书卖了后,又转头重印,以“上次的书没有老师的法身,影响练功”为由,让学员重新购买,否则“不长功”。肖郧借练功之名奸污女学员至少4名。对“法轮功”的变异行为,李洪志也是“山高皇帝远”,鞭长莫及,徒奈何罢了。

恶名远扬的“全能神”就是从“呼喊派”邪教中衍生出来的。其他诸如“被立王”“主神教”“灵灵教”等邪教组织,也与“呼喊派”有着密不可分千丝万缕的联系。

敛财400余万元,信徒遍及全国12个省20余个地市,被一步步神话为“父神教”的组织系“全能神”邪教的变种。其创立者“得胜”(肖宝玉已死亡)、“得志”(孙志斌)原为“全能神”邪教骨干。“父神教”结构严密,等级森严,其活动方式十分诡秘,宣扬“得志”是“王”,声称:第二位神的诞生,要打破家庭、情感、男女界限;宣扬灾难来临,号召信徒离开现实家庭进入“伊甸园大家庭”等。“父神教”实施精神控制,拒绝亲情,聚敛钱财,毁弃家庭,聚众淫乱,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安徽太和的郑彩丽,仅2015年以来就向“父神教”上级打款33万余元;四川内江人的陈桂英,2015年以来先后索取新疆、河南、山西、四川、陕西等地信徒奉献款39万元。据不完全统计,“父神教”近年来骗敛钱财约460余万元,而“王”个人则受益100余万元,不包括基层信徒奉献的大量实物和金银首饰等。

房县男子李某信奉“全能神”邪教多年后,自创变异的邪教组织“亚当夏娃”教,被检察院提起公诉。“全能神”邪教在韩国现变身为“爱神教会”,遭韩国民众抵制。

鼓吹自由性爱主义,专门宣扬性淫乱和世界末日论,采用色诱方式拉拢信徒,并倡导滥交、性虐儿童的“上帝之子”在中国变异为“天父的儿女”,已被定性为邪教组织。

声称地球正处于黑暗力量统治之下,宣扬末日毁灭和劫持的德国末日邪教组织“AlajefromthePleiades”(昂宿星人),被“银河联邦”邪教组织头目郑辉拿来进行了本土化改造,短短几个月内发展数万名信徒。2015年7月,广西南宁市某区人民法院依法认定“银河联邦”为邪教组织。

邪教的变异古来有之,其生存能力可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明代秘密教门“闻香教”的创立者王森原为白莲教徒,王森为逃避明政府对白莲教的严厉查禁,借口因得到“妖狐异香”改名为闻香教,后又称东大乘教、清茶教等。后来由其徒子徒孙重新改头换面成弘通教、红封教等各分支,这些邪教组织新瓶装旧酒,历经明清两朝,传教范围遍及多个省份。

如康熙年间山东商河县人董四海所传的“一炷香教”,在嘉道年间分裂为山东城武县人姜明的“好话教”,直隶南宫县王金玉的“离卦教”,直隶广平府邯郸人冯大坤的“如意教”等。

又如“青莲教”经过几次分裂、重组后,发展“出一贯道、同善社、归根道、普度道”等分支,后来成为民国年间的主要会道门。

中国的邪教如此,境外的邪教同样不遑多让。

使用沙林毒气,造成了13名人员中毒死亡、5000多人受伤的日本末日派邪教“奥姆真理教”改成“阿莱夫教”“光之轮教”“山田集团”等,继续发展信徒,并扩大在海外的势力。

大肆敛财,宣称“只要奉献财产就会变得幸福”,伤害女性,热衷于举办集体婚礼的韩国“统一教”,已更名为“家庭联合会”。随着改名的正式上线,教徒们迫不及待走上街头,开始了疯狂的拉徒活动。

教义充满“欺骗性”,如今在英国涂脂抹粉变身“为了基督”,正“闪亮登场”。

如何防范死灰复燃变异的邪教组织

邪教组织的危害性被人们识破后,在遭受打击、限制后并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一些邪教组织为求自保,往往通过“变脸”的方式,改变名称,更改教义,变换活动方式,换个“马甲”继续招摇撞骗。

尽管邪教的套路不断更新,招牌炫目,其换汤不换药与原孽邪教源出一脉,其特征与原孽邪教如出一辙。如:对教主的崇拜,传播歪理邪说,秘密结社,宣扬反社会、反人类、反政府、反科学的观点,宣扬“世界末日”、聚敛钱财、残害信徒、危害社会的邪教基本特征没有改变,这都体现在邪教信徒的言行举止和其具体活动中,只要稍加留意,不难辨别。

目前邪教的行为方式多体现在以“强身健体”和“物质帮助”作为手段欺骗信徒。如上文提到的“中功”变异组织熟悉民众心理需求,变身“东法辟谷养生功”,扛着“加持”产品,开天眼见鬼神,喝符水能治病等,紧扣人们心理需求,开班授课、大肆敛财、发展信徒。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采用不甚高明的手段,趁机推出所谓的“抗疫功法”,声称只有加强修炼才能避免被淘汰,并建立防灾群,大肆转发“世界末日”等虚假信息,趁机敛财。而上当受骗的民众并不知所以然,往往从实用主义出发,对其歪理邪说和胡吹乱侃不加辨别,缺乏思辨,听信谎言,上当受骗就在所难免。

树欲静而风不止。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好猎手。只要人们能够掌握邪教组织的基本特征和组织性质,相信科学,培树科学精神科学思想,形成批判思维,冷静思考,独立判断,不论邪教穿着多么华丽的“马甲”,说着多么动听的语言,只要睁大眼睛,定能识破其诡秘伎俩,方能避免上当受骗。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