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深度 >

党史百年 红色蕉城 共产党初到宁德县 郑长璋血染福州城(四)

2021-04-07 15:42:10 三都澳侨报

接受新任务

南埕盐民勇斗盐霸的事迹传到福安,中共福安中心县委极为重视,认为在白区发动盐民起来斗争,对推动当前的抗税、抗捐斗争有很大的意义。县委当即决定派曾志同志前往南埕加强领导,帮助盐民协会掌握斗争主动权。曾志是中共福州中心市委派到闽东工作的女同志,到福安还不足一个月,她愉快地接受了新的任务。1933年7月的一天,曾志在交通员护送下,乘一条小船从福安顶头直下下白石,出白马门,进入三沙湾,然后转向宁德。当天晚上,月色朦胧,小船驶入了一片寂静的南埕海滩。


同志相见

交通员上岸通报后,陈妙兴领三四人亲自到海边迎接,同志相见,紧紧握手,心中充满了喜悦和必胜的信念!曾志在南埕住了5天,她详细了解了前一段斗争的情况,与陈妙兴等协会领导人共同分析敌情,向盐民们讲清同反动派斗争不仅要勇敢,而且还要讲究斗争策略的道理,纠正了大家急于同刘细弟硬拼的思想倾向。同时,提醒大家保持革命的警惕性,做好反击盐霸反扑的准备。曾志着力让盐民们认识到:只要大家团结起来,跟共产党走,跟国民党反动派、地主恶霸斗争到底,就一定有出头的日子。为突出组织的阶级性,曾志还将盐民协会改为“盐工协会”。


曾志的到来

曾志的到来,极大地鼓舞了南埕盐工的斗志,大家积极行动起来,密切注视着刘细弟的一举一动。果然,没过多久,刘细弟带了一排国民党兵来到南埕。他以“查私盐”为名,趁盐工下地劳动的时候,挨家挨户翻箱倒柜进行搜查,把盐工家中稍微值钱的东西都拿走。晚上,刘细弟和敌兵住在南埕小学,一边喝酒纳凉,一边清点“战利品”。就在这时,二三百名盐工涌进学校,把他们团团围住。敌排长不知利害,拔出手枪对准盐工吓唬道:“快给我滚出去!”

盐工大怒:“给他点颜色看!”那排长立刻被缴了械。其余士兵衣服还没穿好,也一一被缴枪。这时,盐工们把刘细弟围住,你一拳,我一脚打了个鼻青脸肿,瘫倒在地。刘细弟实在抗不住了,哀告道:“饶我这条狗命吧,以后再不敢了!”为避免事态扩大,影响今后工作,盐工协会当即让敌兵交还抢去的东西,同时也把枪械还给了他们。

刘细弟被痛打后,发誓一定要报仇。他向县长诬告南埕盐工造反暴动,要求县政府派兵镇压。他危言耸听地说:“这伙刁民不仅殴打警备队员,缴士兵的枪,而且还打死无辜工友,抛尸大海,造成人命案。县长你可不能不管呀!”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前几天在南埕海港捞起一具无名死尸。正在到处找茬儿的刘细弟如获至宝,声称这尸体是那天参加掘盐田被盐工打死的人。他还高价雇来一个农村妇女,假装是死者的母亲,伏在尸体旁嚎啕大哭,以混淆视听。朱化龙与刘细弟本是一丘之貉,听了这些,装出义愤填膺的样子,拍案而起;“这还了得,简直无法无天了!”当即下令第二天派兵进剿南埕。城关党支部获悉这一紧急情况,立即通知南埕盐工协会,共同商议对策。他们决定来一个先下手为强!  □ 佚名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