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

伪气功是打着气功旗号的现代巫术

2021-07-16 15:54:00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直到今天,科学气功的发展都受到以“外气”为核心的伪气功的强烈干扰,伪气功的存在也给社会造成很多危害。用科学方法对伪气功进行一些分析就不难发现,伪气功实质上是打着气功旗号的现代巫术。

《辞海》给巫术下的定义是“利用虚构的‘超自然的力量’实现某种愿望的法术”。伪气功完全具备这一特点。伪气功虚构的具有超自然力的内容可谓无所不包,俯拾皆是。例如,曾经红极一时的所谓“气功大师”严新的“超自然力量”神话包括从沈阳发气到黑龙江省扑灭兴安岭森林大火,从广州发气到清华大学改变实验物质的分子结构,从美国发气到北京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改变放射性元素的半衰期。号称有弟子三千万创造了“麒麟文化”的“中功”大师张宏堡,被宣称能用意念杀死兔子,能用意念使一千多斤的大石鱼摆动起来,能一伸手就将患者身上的病气抓出来,他传授的功法包括通灵大法、腾空法、定身法、迷魂大法、穿墙法、隐形法、缝恶人口眼法、举宅飞腾法等(注1),他将自己住的地方取名“紫光阁”,宣称“在这里进行气功修炼留下的能场,使这里成为千千万万气功爱好者长功开慧的圣地”。曾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等媒介曝光的“人体科技”宣称者沈昌虚构的超自然力是所谓的信息。他谎称将自己治病的信息发到七八元钱一斤买进的茶叶上,以一百多元一斤的高价卖出去,以此骗取暴利。与沈昌如出一辙被称作“雪域奇人”的玉骑,则主要靠高价卖“宝瓶”敛财,所谓“宝瓶”不过是几元钱的普通小瓷瓶,玉骑宣称已被他发放进去108条咒语并产生了消灾治病的作用,价格一下子提到五六百元一个,他在江苏常州一次“带功”报告就获利60多万元。其他诸如香功“大师”田瑞生、元极功“大师”张志祥等,无不以虚构的超自然力内容等巫术手段沽名钓誉,骗取钱财。

现代巫术与宣扬鬼神迷信的原始巫术在表现形式上有所不同。这种不同不仅表现为理论上拼凑附会了一些现代科学词句,而且以所谓的现代科学实验作为依据。我们知道,伪气功的核心是“外气”。当初支持“外气”得以确立的所谓“科学实验”依据主要有以下几个:

一个是上海搞物理研究的顾涵森女士1978年首先报导她测出了气功师练功能够发出“外气”,这种“外气”的物质基础是“微粒流”“红外辐射”“静电增量信号”“低频磁信号”等等。实际情况是顾涵森用自己改装的仪器来检测并非气功师的专利、而是人人都有的声、光、电、热、磁等人体生物物理学特性,并将其起名“外气”。除一篇接一篇地发表论文外,她并未请专家进行审查鉴定,尤其是当时一些气功界的专家和负责人请她为大家重复一下实验时,顾氏以实验所用仪器已作它用为借口,不予重复。更有意思的是,本来人的体温升降是一个非常缓慢的变化过程,然而,顾氏的人体红外辐射检测结果却认为其变化频率是每秒5~7次。如果人的体温升降真是这样频繁的话,那么身体将要比发恶性疟疾打摆子还要难受不知多少倍。显而易见,顾氏不懂人体生理学。作为“外气”的始作俑者,她的“外气”物质基础的实验是不符合科学规范的,是根本不能作为证实神奇的“外气”的科学依据的。

再一个证实“外气”的所谓实验依据是清华大学的气功爱好者李升平和陆祖荫等科研人员与严新合作,证实严新的“外气”可以改变多种物质的分子结构的实验。其结果最早由《光明日报》于1987年1月24日头版报导,《人民日报》海外版和《中国日报》立即转载。由于冠以清华大学的名义,顿时引起国内外轰动。对此,我曾经约同《健康报》记者,先后3次前往清华大学科研处、以及严新做过实验的生物系和化学系进行实地调查。结果是清华大学科研处长代表大学在《健康报》发表声明:“这些研究与清华大学无关,也根本谈不上是一项成果。”“实验既没有提出过鉴定申请,也没有组织过专家评审、测试测定,更未经过成果登记。”(见1989年4月13日《健康报》)。生物系和化学系的负责人更是具体地向我们介绍了这些实验在方法学上存在的严重问题。遗憾的是,他们并没组织有关学科的专家先对实验进行审查,就为这一结果签署意见,让国家一级学术刊物“要及时发表,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的成就”。虽然这些报道一度引起国内外轰动,但也被国外的一些科学家议论为“中国的科学家在搞集团欺骗”。

此外,还有一个让很多气功爱好者和很多并非存心骗人的朴实的气功师相信存在“外气”的依据是,使用发气的方法治病,对部分人部分病确有疗效。对此,我负责的气功研究室做了大量实验。当我们在外气师与患者之间采取阻断暗示的措施,亦即让外气师在患者不知道的情况下给患者发气,或让外气师悄悄地向附近不知道也不认识的人们发气,则患者或附近的人们没有任何反应。反之,找一个根本没练过气功、也不会发气的人冒充外气师。告诉患者这个冒充者是一位功夫高深的气功大师。然后让冒充者学着外气师发气的样子,装模作样地对着患者比划起来,患者照样会出现“外气效应”。上述实验任何人都可重复,任何人都可用这种方法去试试您自己和那些外气大师,保证百试百灵。根据这些阻断暗示时外气师的“外气”就失灵,利用暗示时非外气师也可重复出“外气效应”的正反两方面实例,以及外气疗法只对部分相信者(易受暗示者)有效,表现为“诚则灵”的实验结果,我在国内率先得出“外气疗法”的效应完全是心理暗示引起的科学结论。外气师的身上并不存在超自然力。外气疗法与巫婆神汉跳大神没有实质区别,只不过外气治疗是打着气功的招牌,用虚构附会的科学词语粉饰一番而已。

伪气功的核心“外气”赖以产生的上述所谓科学依据被一个个揭穿,足以证明“外气”是虚构的超自然力,伪气功是打着气功旗号的现代巫术。然而,伪气功不仅没有因此而消亡,相反总是在社会上变换各种花样地存在和蔓延,并造就出一批狂吸人民血汗的暴发户和新教主。不仅严重地毒害人们的观念、损害群众利益,而且因其多带有邪教性质而影响社会安定。

造成伪气功泛滥的社会因素是多方面的。例如,长期以来,众多媒体和出版部门对“超人”“大师”们的过火宣传起了错误导向作用;部分领导、社会名人和个别著名科学家仅根据表演或不符合科学规范的实验结果就相信、支持表态,不仅对影响广大群众相信伪气功起了重要作用,更为那些善于拉大旗作虎皮的科学界骗子和伪气功师提供了进一步骗人的条件;一些在自己学科领域无所作为的懒汉,妄图借助气功取得科学突破,为了出名甚至不惜弄虚作假;伪气功师要获利、当受人崇拜的新教主,自然要选择伪气功这个无本万利的行当;气功主管部门与有关部门缺乏协调,以及顾虑重重不敢管理的作法,为伪气功的发展大开了方便之门;个别迷信伪气功的非主管部门的领导,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内建立气功组织,发布管理章程,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外到处插手,干扰对伪气功的批判……

虽然冒用气功名义起家的“法轮功”被中国政府认定为邪教使伪气功特异功能的泛滥势头得到有效遏制,但是在全社会范围内对伪气功特异功能实质与危害的全面彻底揭批和清理从来没有进行过。个别极端信仰伪气功特异功能的人,心没死,能量大,有组织,有平台,常活动,总宣传,经常冒出来诸如王林大师“空盆变蛇”和郭萍“熟鸡蛋返生孵小鸡”等所谓“奇迹”成为很有影响的社会热点。这些遗存也是不断形成新邪教的肥沃土壤,导致“‘韭菜’割不断,沃土滋又生。与伪气功特异功能和邪教的斗争依然任重道远啊!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