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陆宜根:山漆的定数

2021-09-24 17:11:27 宁德蕉城在线

宁德蕉城在线(陆宜根)猪年立春立足在狗年三十。就这早一天,天象地貌就迥然有异了。春夜仰望星宫据说可见北斗的斗柄正指向东北艮方的八卦之向,角度是45。

初三时晨雾散逝,阳光灿烂。登上老家大垅乾,近处的田园村庄和运方的旧城荷峰尽收眼底。路边的棘莓出其不意地伸出长长手臂勾肩搭背而至,一边还带着陈年的老叶,一边已经开出洁白的花朵。山苍子也赤条条地绽出了花蕾,牵边来闻闻,有一种浓浓的挥发油的香味沁人心脾。这一切分明都在展示猪年之猪的勃勃生机,青春“荷尔蒙”比老狗激烈,也较牛羊龙马更胜一筹。而静如处子的山漆和蒲连盐还是光着身子呆立一旁,看似没有什么春的知觉。如果说这种“光”也叫泄漏的春光,那又怎么解释至今还悬挂在树梢的那一嘟嘟黑乎乎的狗秋果实呢?

山漆是一种落叶小灌木,本来是羽状复叶互生,叶质如纸,鹅卵形状,而无叶柄。树顶开出黄白色圆锥花序以招蜂惹蝶。上山踏青防备山花过敏是一个永久的话题,而山漆在无花的时节照样可以让人皮肤长出青春痘。知青刚上山那阵子,有人看这树光溜溜的不风叶也不见花,倒也干净磊落,在山上做大事顺手拗来擦屁股。结果私处结出一种豆果果,奇痒难搔,又不好叫赤脚女医生看。只便以探亲为由请假回城就诊。偏偏碰上新手,以为是“艾滋病”,吓得他索性猫在家中不也出门“等死一样”。半个月之后奇迹出现,一天好过一天,头尾也就二十一天也就不治而瘉了。后来才听老农说这就是山漆树,染上漆痒,轻则七日见好,重则二十一日,不轻不重十四日。漆七谐音,山三生又谐音,正合了一漆七、二漆十四、山漆二十一之数。这故事当春乃发生,虽然不见漆树自己情窦初开,却让别身上生出青春痘,到底还是一个知春的情种啊。

那么蒲莲盐呢?它也是一种小灌木,与山漆同乎,身高、叶形、花序与山漆十分相似,但是不会让人“三七二十一”,还是一味山里人逢秋进补的单方妙药,尤其强筋健骨,壮腰补肾。顾名思义,有一个“盐”字在作怪,就是“咸”了。其结果外结一层白的盐霜,早早就是山里孩子的美食,吃起来甜甜咸咸酸酸,五味俱全,难怪山里的孩子早当家。然而高山土壤这咸味哪里来呢?古田九都一带相传,朱熹当年到螺峰书院指导工作;登上巍巍螺峰,但见高山有螺蚌壳生在岩石中,就对学生说:“此石即旧日之土,螺蚌即水中之物,下者却变而为高,柔者却变而为刚”。螺蚌出现于石中,今称化石。朱熹他老人家早在八百年前就已经认识到,化石是由生物遗骸变来的,坚硬的岩石则是由旧日的泥土转变而成,化石处于高山之上,是地壳运动造成的沧海桑田啊。

漆科蒲连盐虽然与此时的山漆一样不见其叶,不见其花,一样可以通过其枝干、其根须、把海底的盐分提炼出来充实人生的血性和春情,让多少山里人的人性和人格借以成长提升,由柔至刚啊!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