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蕉城要闻 >

蕉城掀起抛荒地“认领热”

2022-05-04 10:32:00 三都澳侨报

久未耕作的土地紧紧地巴着石块和野草根,一锄头砍向烧得焦黑的草根,在地面上锄出一道缝隙。挖掘机、微耕机田边“候场”,烧一遍草、挖一遍根、翻两遍土,春日的宁德蕉城农村里,脱胎换骨式的复垦正在进行中。

为守住乡村的生命力,端稳粮食饭碗,让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田园景致重回农村,日前,宁德蕉城区相继出台《防止耕地“非粮化”加强粮食生产暨粮食安全蕉城行动实施方案》《发挥基层党组织在“粮食安全蕉城行动”中表率先锋作用》等政策。当地各级党支部纷纷献计献策,守好“米袋子”,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基本农田“非粮化”,遂在当地掀起了抛荒地“认领热”。

真金白银“以粮养地”

让耕地的守望者越来越多

“小张,你家里人都去外地工作了,剩下的几亩田给村里合作社一起耕种吧!”“老陈,家里的地没人种了就交给合作社统一管理吧,又能拿钱,耕地也能利用起来。”……眼下,九都镇柴坑村党支部书记钟奶木正忙着对村里无力耕种承包户名下的耕地及其他各类抛荒耕地进行集中流转。

“上任的时候,就承诺了要带好头、共同致富,现在有了好政策,我们更要加油干!”钟奶木于去年9月通过揭榜竞职连任,对于当前支部领办合作社提供农业生产服务,他干劲十足。

据介绍,柴坑村现已集中起35亩抛荒地,由村支部领办成立的“畲哥合作社”,提供代耕代种、土地托管等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村民通过现金或者不耕种的土地在合作社投资入股,合作社对集中流转的土地进行统一管理,收成后通过合作社进行加工、包装、售卖,再根据股份给村民分红。“这样一来,抛荒地得到复垦,种粮规模效益也提高了,老百姓能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钟奶木说。


蕉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筹抛荒地并参与复垦 杨慈监 摄

为让更多农民关注土地、重归土地,蕉城区各级还出台了一系列真金白银的保障政策。虎贝镇的科技特派员林绍灿给农民们算了一笔账,现在在抛荒耕地上种粮,每亩能得到蕉城区500-1000元补贴,要是复垦面积10亩以上,每亩多给一次性补助1000元。种粮大户除了区里500元/亩的种粮补贴外,还能有每亩配套100元的叠加补贴。“这样加起来,每亩最多能补贴到2600元,差不多可以算旱涝保收了。”林绍灿说。

这两年,不少行业受到疫情影响,导致收入不稳定,实实在在的补贴政策加大力度“召唤”农民,让不少在外务工的村民动了心。村、镇干部们也瞅准时机,粮食政策“明白纸”、广播“村村响”,党支部包组、包户走村入户“一对一”解读政策“干货”……村民们重回土地,坚守农业十多年的黄柏村种粮大户姚芳华高兴地把自己多年的经验倾囊相授,在他眼里,土地只有“养”着粮才能真正“活着”,土地不“荒”农村便存在。

“作为‘科特派’,最幸福的事就是看到粮食在大地上发芽、生长,荒地‘活’过来,农村又有了生命力。”林绍灿感慨道。

抛荒地迎来“认领热”

让地有人种,粮有处卖

“黄大哥,你长期在外务工,家里这10亩地就这样弃耕撂荒怪可惜的,由我们合作社来认领吧,咱们都可以从中得实惠。”在赤溪镇黄田村,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黄郑为一边在地头查看,一边给本家大哥打电话。

为了让长期抛荒的土地能更快“脱荒”,让耕地重新长出粮食,蕉城区刮起了一股抛荒地“认领热”。

通过村党组织领办等方式成立的合作社也动起来,对无力耕种的承包户名下耕地及各类抛荒耕地进行集中流转,代耕代种、土地托管,在农村做起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形成种粮效益。

黄田村去年成立的黄田乐雁农业专业合作社,摸索出两种合作模式。第一种是全托型合作,即合作社提供从种到收的托管服务,每年给农户租金或分红;第二种是土地入股型合作,即农户用土地作股加入合作社,参与合作社经营、利益共享、风险共担。“从根源上解决撂荒问题,党支部的引领作用至关重要。”黄郑为说。

各机关企事业单位党组织也带起头,主动对接结对共建村,制定具体帮扶方案,通过单位职工集体福利、职工食堂优先采购共建等方式,帮助建立供销关系。

“新亭村的年轻劳动力常年外出打工,村里很多耕地都荒废了。我们摸清村里抛荒地情况后,早早认筹了12亩,并设立‘四下基层’党员干部实践基地,计划定期组织党员下乡种地,让农业干部在‘粮食安全蕉城行动’中当先锋、作表率。”蕉城区农业农村局局长钟慰忠说。

“党员干部不仅带着我们一起干,还给大家讲政策、收粮食,让家家户户都享受到最大福利!”新亭村村民黄祖厚今年带头开垦了50亩抛荒地,拿到抛荒复垦补助金,销路也有了保障,干劲更足了。

此外,非公企业党组织也在积极认领抛荒地。虎贝镇党委书记林彬介绍,宁德时代党委认领抛荒地50亩,建立乡村振兴共建示范田,以订单式农业模式,委托甲地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发展粮食生产工作。宁德时代党委将以市场价报销回购所产粮食,解决粮食销售后顾之忧,今年甲地村集体经济有望增收10万元。

种田有“保姆”

专业队伍“一站”搞定

为大家所称赞的好政策还不止于此,为了让更多耕地“物尽其用”,蕉城区还在辖内多个乡镇试水了“粮耕保姆站”,组建专业的农业机械化服务队、种粮技术服务队、科技服务队等队伍,代耕代种、土地托管。

九都镇云气村退休的老支书吴小敏便凭着丰富的种粮经验,成为许多抛荒耕地的新“管家”,走进他负责的“保姆站”,远远地便能看到数台“大家伙”,种苗的、收割的应有尽有。屋里放不下的大机器被吴小敏停在站前的大树下。

树下,一台色彩亮丽的播种机是吴小敏的“新宠”。两人多高的农机,光轮胎就有吴小敏的肩膀一般高。身形瘦小的老支书驾轻就熟地登上机座,拍拍方向盘看向远处,回忆道:以前各家农田小而分散,大农机施展不开,地不好种,一年赚的不如城里打工几个月,种地人家渐渐少了。

“现在不一样了,镇里每亩地给200元额外种粮补助,还把抛荒地集中认领了交给‘保姆站’来种。”吴小敏说着,领着人群往抛荒地复耕示范点去:这块种的是土豆,这边是刚改造的水稻田,远处是接下来要处理的抛荒地……

据了解,目前,第一批66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已认筹抛荒地560亩,在当地形成抛荒地“认领热”。这片示范点就是今年刚经历过“改头换面”的抛荒良田。

在防止耕地“非粮化”加强粮食生产的号召下,吴小敏这位老党员身先士卒地当起“种粮专业户”,光他与合伙人就整合了300亩地来种粮食,党员示范作用下,种粮大户从2021年的4户增加到了7户,种粮面积也翻了番,全镇农户种植农田数达到了2920亩。

顺着吴小敏手指的方向,几块被新耕地“包围”的抛荒地仍密密地长着一人多高的野草,对比鲜明。不久后,它也将经历除草、刨地、翻地等等工序后,加入到复耕地的“大家庭”中。

据吴小敏介绍,通过土地流转等方式,过去小块的田地、抛荒地得以连成规模,方便了机器的使用,耕种成本降下去了,效率反而提上来了。他的宝贝农机有了更多用武之处。如今,这位农地“保姆”还培养了12个专业农机手,组成“保姆站”主力,甚至还能为云气村之外的村子提供种植服务。

据悉,蕉城区为保障“粮耕保姆站”有序运行,还安排了335万元资金用于补助。下派的100余名科技特派员也将为粮食生产保驾护航。

“去年,一亩地的作业费要300元左右,现在,我们跟镇里的‘粮耕保姆站’签订了合同协议,一亩地仅需180元,且地整得更好。”赤溪镇千亩高优农业示范园里,福建主播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章诗陆正组织镇里的农机手,为种植的60亩马铃薯示范片土地进行深翻和杂草还田作业。

目前,赤溪镇已成立5家“粮耕保姆站”,组建有6支种粮专业化服务队伍,为全镇广大粮农提供全方位的农业机械化服务。  □ 林盈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