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

回望“5·28” “全能神”为何频频举起杀人刀

2022-05-27 10:15:00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危害,早在境外“声名远扬”。2007年1月,美国宾夕法尼亚自由作家C·Hope Flinchbaugh女士在接受采访时,就曾直言不讳的指出“全能神”是个残暴、危险的邪教。同年5月, 境外YouTube账号Alltime10s发布的《十大最危险邪教》,把“全能神”邪教排在危险指数第三位。2014年1月23日,美国纽约一家著名网络媒体就将“全能神”邪教评为五大疯狂邪教之首。英国媒体在评论“全能神”时,称是中国最激进的邪教,马来西亚媒体报道“全能神”邪教以恐怖手段拉拢信徒。

2014年5月28日,山东省招远市一麦当劳快餐店内,发生的一起6名“全能神”邪教人员为发展信徒而殴打吴姓女子致死的血案,更是将“全能神”的凶残、暴力、危险赤裸裸展现在世人面前。凶犯在行凶时大骂受害女子是“邪灵”“恶魔”“永世不得超生”,并把钢制拖把都打断了,虽有群众想上前制止,但打人者狂言“你们谁管谁死”,一副猖狂残暴的嘴脸。

“全能神”为何如此暴虐、凶残?缘何频频举起杀人刀?这要从“全能神”的教义说起。

“全能神”的教义,处处充斥着血腥暴力内容,“现在我把我的行政颁布给你们,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身上,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刻斩草除根,除去我心头之恨!”“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

正因为有这样狠毒的教义,“全能神”邪教信徒的思想逐渐发生变化,人格产生畸变,原本善良温顺的性格变得粗暴起来,在面对悖逆“全能神”教义环境时,认为暴力的手段就是铲除“邪灵”“恶魔”的合理行为。这种充斥着暴力因素的教义,也是招远“5·28”血案罪犯在墙上写下“残杀、虐杀、杀牲口、打狗”等可怕语言的直接诱因!

“全能神”五类人员的划分,是产生暴虐、杀戮的直接根由

“全能神”将人类分为五类,依次是:“众长子”“众子”“子民”“效力的”“灭亡的人”。在他们眼里,前三类是接受了“全能神”的“征服、教化”已上升为“高贵、优等”的。第四类是“效力的”,虽信耶稣,但对“全能神”无好感,其结果下场可悲,如痛改前非,或许有一条生路。最惨的是第五类“灭亡的人”,他们抵挡“全能神”、抵挡女基督,排斥“全能神”,这些人将被扔进硫磺火湖遭受永刑。一句话,不信“全能神”的是异类,就要遭受“神的惩罚”“在硫磺火湖中永远受刑罚”,排斥、抵挡“全能神”就是恶魔、邪灵,就要被击杀。

可见“全能神”对非信徒采取的是敌视、仇视态度,而对抵挡、排斥“全能神”的往往使用暴力手段解决,这就不难理解“麦当劳”店内就餐的吴姓女子,拒绝提供电话号码,保护自己隐私的时候,“全能神”将其视为恶魔、邪灵,嗜血的本性暴露出来,大发戾气集体疯狂施暴。

“全能神”的嗜血性、暴力性,在邪教中可谓“独树一帜”。比如,1996年2月22日凌晨3时许,“全能神”教徒、江苏省沭阳县村民万成彦视儿子为阻碍自己“拯救世上万人”路上的“魔”,用斧头猛击熟睡中年仅8岁的儿子王磊,残忍地用铁钉将儿子钉在“十字架”上。比如,2011年1月10日,河南省兰考县谷营乡谷东村的“全能神”女信徒李桂荣,因女儿出生导致无法外出传教被组织降职,竟用剪刀割断自己仅两个月被其视为“小魔鬼”的女儿喉咙,其手段令人发指。再比如,2020年3月5日清晨,吉林省汪清县一名“全能神”信徒从楼上坠落。警方赶到现场发现该女子仰面倒在地上,身下一摊血迹,随即将其送往医院,最终抢救无效死亡。经调查,该女子叫姜兰(化名),因被“全能神”邪教组织抛弃感到绝望,自杀身亡。

“全能神”散布“世界末日”谎言,导致信徒恐慌、自杀

“全能神”善用“世界末日”论,制造恐慌,要挟他人加入“全能神”。在救命、保平安的蛊惑下,信徒们放下工作,离开家庭,抛家弃子走出去“传福音”“拉人头”,希翼“蒙拯救”。2006年说是“天下将内乱大变”;2008年说是“大限年”;2009年说是“末日到了”;2012年敲锣打鼓走上街头大肆宣扬“世界末日”;2013年是“见证关键年”;2018年是“末日到了,要屯粮”;2020年又利用人们对新冠疫情的恐慌心理,散布灾难开始降临,诱骗不明真相的群众加入“全能神”,这也导致信徒们时时产生生存恐慌。比如,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的谢云痴迷“全能神”,放弃了任何亲情友情,天天期盼着“灵魂升天”,并宣称“世界末日到了,我与天堂近了”。2003年初秋的一天中午,谢云被人发现倒在厨房门前的石墩上,已奄奄一息,身边还有一个空的农药瓶。由于农药饮用过多,谢云虽被送往县医院抢救,却于次日凌晨2时离开了人世。比如,吉林省白城市的郭凤荣、卞静两人,因害怕“末日”即将到临,纵火自焚,结果殃及邻居张秀清老人窒息死亡,典型的害己又害人。再比如,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崔庄镇邵庄村做服装批发生意的熊志玉,在朋友的灌输下,认为“世界末日”就要到了,只有加入“全能神”组织,才能得到“神”的庇佑。2010年底,熊志玉偷偷地将家中起早贪黑、辛辛苦苦挣来的20多万元血汗钱,作为“奉献款”交给了“全能神”组织。

2012年12月21日,“全能神”宣称,“末日已至,凡不信和抵挡‘全能神’的都将被闪电击杀”“地球要黑三天三夜”,吓得很多信徒买蜡烛、囤粮食,躲避所谓的“世界末日”。有的信徒为了保平安,认为留着钱也没有用,卖掉房子来交“奉献款”,给家庭和社会造成极大的危害。

“必杀令”是“全能神”施展暴力行动的号角

“全能神”颁布的“教义”对异类下达的是“必杀令”。比如:“对于不信我的,我放在一边,任其乱说乱作,到最后我彻底惩罚他,收拾他……”“现在我把我的行政颁布给你们(从颁布之日开始实行,针对不同的人给予不同的刑罚),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身上,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刻斩草除根,除去我心头之恨(从此得到印证,谁遭击杀,必不是我国中的一员,必是撒旦的后代)。”如此威胁、恐吓,是在向信徒下达必杀的命令,也是在恐吓非信徒,听命于“全能神”。这充满威胁和恐怖的语言,挑战着常人的神经,刺激着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据称,“全能神”邪教专设“护法队”“除奸队”,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的人。1998年10月30日到11月10日的十几天,“全能神”在河南省南阳市的唐河、社旗县残忍打断人腿、扎伤人脸,有9人受伤,其中2人被割掉右耳朵。唐河县昝岗乡闽营村村民刘书海30日晚干完农活走回村里路口时,从渠道边忽然窜出三个年轻人,用石灰扬在刘书海脸上,趁其眼睛火烧灼痛,将刘书海打倒在地,还照刘书海的双腿一阵猛打,直到确认刘书海双腿被打断才收手。2010年期间,河南一名小学生在放学途中失踪,后被发现死于一处柴垛处,脚心印有闪电标志。经当地警方调查,遇害儿童一名家属曾被发展成“全能神”成员,但意图脱教,该教遂实施了报复惩戒行动,其情景惨不忍睹。

内部戒律,是“全能神”信徒产生恐惧的直接缘由

“全能神”的基本教义《话在肉身显现》中,威胁信徒“小心我收拾你”,“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性命”,并强调“谁也改变不了,必须按着我的来”。“全能神”为恐吓、惩治其中的“背叛者”“动摇分子”,还制定了一套所谓“国度时代的宪法”“行政及诫命”,用“审判”“管教”“惩罚”“收拾”“击杀”“斩草除根”等恐吓词语来控制、管理他们的组织。也就是说,生杀予夺完全取决于“全能神”。虽然所谓的“行令及教规”不过是威吓,但是对“全能神”信徒的“精神虐杀”作用不容小觑。安徽省霍邱县的“全能神”信徒卢庆菊因为发现“全能神”“石头显字”造假、教会人员私分奉献款等真相而要退教时,却被威胁道:“你要是不干了,神一定会惩罚你的,灭了你和你的家人,包括你的孙子!”卢庆菊曾经看过教会惩罚不听话的人,想起那种毒打场面、威胁的话,不敢再多说一句。2011年11月7日凌晨2点10分,众人在水库里发现了卢庆菊的尸体。

清除“邪灵”,蛊惑“再生”,是“全能神”杀人夺命的直接推手

“全能神”蛊惑信徒,当发现有人被“邪灵”附体后,必须消灭肉身才能消灭“邪灵”,再由“圣灵”带来重生……凶狠的“全能神”信徒为了表忠心、“得福报”,频频举起杀人的凶器。比如,“全能神”信徒王涛在杀害妻子后,希望附在妻子身体上的“邪灵”尽快死去,“神”将降临,能使妻子“死而复生”。“5·28”血案中,凶犯张帆曾用拖把在楼道里打死了自己家的狗,理由是另一凶犯吕迎春感觉不舒服,认为狗是“邪灵”。在对待拒绝提供电话号码的吴姓女子时,凶犯认为是恶灵在攻击,必须杀死她。现场视频显示,残忍殴打吴姓女子的同时,凶犯六人口中喊着“她是一个恶魔”“死去吧,恶魔”等。

“保证书”是“全能神”从身心上虐杀信徒的金箍魔咒

“全能神”控制信徒的方法很多,除了实施暴力行为外,还编造了许多充满血腥暴力和杀戮恐怖的“神言”“圣语”如将信徒视为“教主”的“羔羊”任我牵、任我杀。为了从精神上控制信徒,给信徒套上紧箍咒,“全能神”威逼信徒写出一份“保证书”,内容为“如背叛‘全能神’,全家死光光;本人将按照‘全能神’教义作工、‘传福音’;如心生二意将受到‘全能神’极其残酷的刑罚”等,其目的是为了防止信徒流失。

“保证书”犹如“紧箍咒”时时提醒信徒,即使想退出,想起自己曾经发过的毒誓,也不寒而栗、心惊胆战。正是这种精神上的虐杀,犹如无法摆脱的梦魇,时时缠身,在信徒心中烙下无法摆脱的魔咒。

比如,2009年1月23日晚,浙江淳安县的吕某萌生了脱离“全能神”邪教的念头。“全能神”便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加紧控制,并要挟恐吓说:“你是起过誓的,老天已经知道了,现在想退出,已经晚了!”在“全能神”的威胁下,吕某倍感压力,失魂落魄。随后,精神崩溃的他先后采用石头砸自己头部、服药、喝杀虫剂等方式以求解脱,最后趁家人不备,悄悄奔向村水库边的一处悬崖,跳崖自尽。再比如,前文提到的安徽省霍邱县的卢庆菊在感到“全能神”可能是骗人的,还干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试图脱教,但迫于“全能神”保证书、发毒誓的压力无法解脱直至投水库自尽。

一桩桩一件件“全能神”邪教杀人夺命的案例,无不控诉着“全能神”的残忍暴力。“全能神”丧失起码的人性,做出常人难以置信的行为,一个个原本善良美好的生命无情地被剥夺,亲人们在痛哭。“全能神”虽然自称不受人间法律的束缚,肆无忌惮地实施各种犯罪活动,但唯有法律才能遏制“全能神”的肆意妄为。为了无辜的生命免遭“全能神”邪教涂炭,唯有全民行动才能使“全能神”无法立足,才能治本清源。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