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喜迎二十大 抒写新蕉城(一)

2022-09-23 08:48:26 三都澳侨报

编者按:

蕉城区“喜迎二十大·礼赞新时代”系列活动已拉开序幕,各文艺战线工作者发挥各自优势,紧扣宣传贯彻党的二十大工作主线,活跃在蕉城广袤的大地上,传播党的声音,宣传蕉城新形象,发挥强大正能量,抒写蕉城文艺精品,营造浓厚氛围,以实际行动共同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以此为契机,本报将陆续刊发“喜迎二十大·抒写新蕉城”系列文艺作品,以飨读者。

山海大观宁德城

巍巍莲峰山日夜向东逶迤前行,滔滔三都澳不停向西汹涌奔腾。山欢水笑,相亲相拥。山海的交融结合,锻造出了一片谷地。由于山水用力程度的不同,谷地便形成了绿野平畴、岛屿港汊,以及山包河川等多姿多彩的地形样貌。宁德城就位于这方地盘的山脚下。

我所说的“宁德城”,指的是现在的蕉城区。1999年11月14日,国务院同意宁德地区撤地设市,市政府驻新设立的蕉城区。2000年9月3日,“蕉城区”正式挂牌。

自五代长兴四年(933)升长溪县感德场为宁德县起,此处一直为宁德县治所,这座县城算是千年古邑了。“几度春风吹换世,千年往事随潮去。”千年的寒暑易节,千年的改朝换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宁德仍然山河故旧,面貌未改。城池依然如同一片瘦薄的芭蕉叶依偎在山下,小县城故有“蕉城”之称。

历史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在前行的进程中有偶然,也蕴含必然。就在宁德建县整整一千年那年,即1933年,宁德县发生了两件开天辟地的大事:一是共产党员叶飞、颜阿兰率领贫苦农民举行“霍童暴动”,向欺压穷人的反动政权开了第一枪;二是共产党员曾志来到宁德南埕,指导盐民组织起来与剥削他们的“盐霸”展开斗争。这两起“穷人造反”事件都取得了胜利,穷人扬眉吐气,恶人闻风丧胆。它是宁德人民纪念建县千年的最好礼物。它犹如黎明前的曙光划破长夜,指引着穷人翻身求解放的前行之路。从此,劳苦百姓团结起来向反动势力展开斗争,就成了历史必然。

随后,宁德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前仆后继,英勇奋战,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为民族独立与人民解放,为共和国的诞生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宁德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取得了不凡成就。特别是在困难情况下动建的东湖塘围垦、马坂水利工程和宁(德)古(田)公路,这些为发展经济、建设美丽家园的重大举措,更令人赞叹。但由于种种原因,发展步伐有限,城建规模也受到制约。二十多年过去了,“蕉叶”仍没发枝张蓬,依然静静地绕在山脚下。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随着地区机关迁来宁德,我来到了宁德城。那时正值“战备夺粮”时期,为不占用良田,地委行署机关就在山坡荒地上建起“干打垒”的石砌楼房,一座座机关楼舍如同部队营房一样依山就势直叠半山间。不仅盖房就地取材,用石垒墙,连电线杆也用长条石料代替木头。

县城就是一横一竖两条街,横的叫八一五大街,稍长些;竖的叫小东门街,很短。用不了半小时可以走遍两条街。两街交汇处就是全城最繁荣的宁德“东街口”,俗称“东门兜”。小东门街很窄,于是就把与小街并行的一条护城河用水泥板盖上,以溪代路,让街道宽些。除这两条街外,就是穿城而过的104国道两旁店铺相向形成的一条“公路街”。这条泥沙路面的路街,车来车往尘土飞扬,过往行人满头皆白。

那时城不大。104国道上坡处的单石碑就是城的北郊,南门兜、下宅园便是南郊,西南至南漈山,东到五里亭。城区就这么大。再往前便是东湖塘华侨农场了。

从城区通往东湖塘的道路是一条用海泥砖砌起来的“海泥路”。晴天硬邦邦的,如遇雨天则泥泞不堪,走路如同溜滑板一样,不小心就会滑倒。东湖塘垦区里的4000多亩水面,因造纸厂废水流经入海,污水连同其卷起的泡沫状污染物溢满水面,发出的臭味令人作呕,路人只好掩鼻匆匆而过。

不过堤外又是一番天地。三都澳碧波万顷,海天一色,令人精神为之一振。滚滚波涛让人心头泛起层层涟漪,升腾起对这座宁静悠然古县的底气和骄傲。千年古邑,人文荟萃。宋代大儒朱熹曾授业于此,爱国诗人陆游仕途从这里起步,南宋抗金名将 韩世忠访友斯地,民族英雄戚继光荡寇横屿岛。这块土地走出了状元余复、阮登炳 ,理学家陈 普、韩信同,以及明代名臣林聪、第一个把世界语引入中国的近代盐政专家林振翰等;我党“无名英雄”蔡威和闽东早期共产党员、革命烈士郑长璋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改革开放的春风掠过三都澳,吹绿宁川大地。这个有着丰厚文化底蕴的千年古县,顿时生机勃发,草木葱茏。特别是进入八十年代后期,在“滴水穿石,弱鸟先飞”的闽东精神指引下,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脱贫攻坚的深化,经济发展,百姓脱困,城区建设亦如年轮一样一圈一圈地往外拓展,古城面貌在日新月异地变化着。高耸的楼房、宽敞的街道、美丽的公园和纵横交错的路网,连我这个“老宁德”离开几年后也分不出南北。昔日被水泥板覆盖的溪面已然溪流显露,还路于溪,清澈的流水如玉带般亮晶晶地穿城而过。当年的蕉叶状城区,开枝散叶,长成了蓊郁繁茂的参天大树,城区面积由原来几平方公里发展到60平方公里,人口达60多万。成为东南沿海一座新兴的名城。

为看清旧城新貌,我随当地朋友一道驱车登上蕉城西面的白鹤岭。由城区通往福州的这条古官道,岭头顶海拔820米,为全城最高峰。当年从城区起步爬岭,七拐八弯,气喘吁吁小半天才能到达。2000年冬,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同志,看到闽东日报《情况反映》上记者陈成铎写的当地群众迫切要求修路的文稿时,即批示当地和省直有关部门“要采取切实措施加以扶持”,此后修通了这条公路,从城区乘车上来20分钟就到了。这条连接城区、通向外部世界的康庄大道,被当地群众称之为脱贫致富的幸福路。如今山顶上莲峰三村农民与城里人一样过上了全面小康生活。驻点乡村振兴指导员周水生告诉我们,现在三村正在发挥高山特色生态和白鹤岭古官道厚重文化积淀的优势,打造生态文化旅游村,让更多人来这里赏杜鹃、品桂香、观雪景。再就是居高临下,俯瞰蕉城山海大观。

那天,天高云淡,视野开阔。站在白鹤岭顶极目天际,宁川秀色一览无余。镜台山、蓝田山、山兜亭山,三山列阵成一道龙脉,逶迤前行,护卫城池;塔山、大门山、金蛇山,如三幅硕大盆景,点缀城中,让绵绵绿意流淌高楼大厦间;日月台、靖海楼、如意塔,三点一线,连贯古今,诉说盛世,令人思接千载,感慨万端。这三处也成了城池新地标。由黑污水面改造成的东湖,如一面天赐明镜落在城中,色如翡翠,水光潋滟,芦荻轻荡,鸥鹭低飞。绿水青山的交融映衬,让城市充满生气,灵动飘然。

视线投向堤外。坦荡的三都澳海面上,三都岛、青山岛、鸡公山岛,如三片绿洲在碧波中荡漾,闪着亮光。三岛排列有序,守土有责,共同守望东冲口,护卫三都澳的和平与安宁。放眼蕉城大地,山绿水蓝,海天一色,雄浑壮阔,天造地设的一方福地!

视线收回,落到市中心,你可以看到,当年连国道才两条半街的县城如今高楼林立、街道纵横,形成气势磅礴的中等城市格局。中心区东西走向的环城北路、南环路、闽东路、天湖路、富春路、万安路数条大道,与南北走向的鹤峰路、蕉城路、宁川路、侨兴路、薛令之路、塔山路、金川路、福宁路相互交错,形成楼宇错落有致、商铺兴旺、车水马龙的繁盛市区。其中不乏造型别致的艺术建筑和花园式的居民小区。古朴与现代交融、自然与新潮结合。市民在这里欣赏着湖光山色,过起幸福安逸的小康生活。

若入夜俯瞰,则别具一番景色。在山水环抱的谷地间,路灯、窗灯、轮廓灯、装饰灯万灯齐放,如繁星般闪烁辉映,璀璨绚丽,活脱脱一座人间不夜城。

城区的发展变化有赖于经济社会的发展。这点我们从山顶鸟瞰也能感受到。视线越过镜台山,可以看到,在原来西陂塘垦区的地面上崛起了一座数万人聚集的新能源小镇,镇上的宁德时代科技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消费类电池产量居全球第一、动力电池产量列全国前茅、且储能电池最具潜力,成为一匹新时代的“科技黑马”。再往北就是上汽宁德基地,一期投产,年产量就达30万辆,相当于福建省全省现有汽车总量,正在建设中的二期投产后产量将翻番。这两个“金娃娃”给人民带来福祉,也是蕉城跨越式发展的重要标志。

城区东面的三都澳海面上,铁路与高速公路如两条巨龙穿越海面,奔向远方,给美丽的海湾带来动感,注入活力。这方交通条件的改善,使全国东部沿海连成一线,闽东这块曾经的“沿海黄金断裂带”融入了南北经济繁荣带,成了人们羡慕的一片热土。“水深湾阔似天湖”的三都良港和“大黄鱼故乡”的官井洋更是声名远播,为世人所向往。

秋至登高,古自有之。古人登高望远,多会生发悲天悯人之情,“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感叹社会的不公与百姓的穷困。而今,“往事越千年,换了人间!”登莲峰山白鹤岭看宁德城,眼前展现的是一座山海大观、欣欣向荣的新城,一幅千年古县华丽蝶变的静美画卷。沉浸这般美景之中,耳际仿佛萦绕一曲太平盛世、海晏河清的时代赞歌,令人心旷神怡,感慨万千!

美哉,宁德城!  □ 林思翔

 

跨山越海看蕉城

延绵的鹫峰山脉,如同一道绿色的屏障横亘在闽东北之间。在这广袤的绿色山脉南麓,有一片方圆1664平方公里的土地: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素有“五邑咽喉、佛巢仙窟、海滨净土”之美誉。它,就是蕉城。

蕉城旧名宁德,唐开成年间,称为感德场。五代唐长兴四年,升场为县,取宁川之“宁”与感德之“德”,始有“宁德”之名。1988年10月,设县级宁德市,2000年9月,撤市改区。因古有建城雏形似芭蕉叶,故名蕉城。辖区有14个乡镇、2个街道办事处。2018年,人口约43万。全域地貌丰富多样,受海洋性季风气候影响明显,光照充足、雨量充沛。从古至今,理学、佛道、政治、经济等各个领域,人才迭出。更有名贤志士数不尽数,韬光养晦,根植乡土。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城市与经济建设等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是近十年来,呈现高速发展态势。2008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4.3亿元, 到2018年全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达468.1亿元,同比上年增长13.6%,蕉城增速,跃居全省各县(市、区)第一位。

俯瞰蕉城,从自然地理到人文历史,我们略览这一方热土。

蕉城西端与南边,高山傲恃,有虎贝、洋中、石后。虎贝镇境内无名峰海拔1500米,是全区最高的山峰。第一旗、香炉顶等数座千米高峰,藏神秘之古韵。其中,洋中展旗峰,峰峦万仞,如风中一面展开的旗帜,舒展千里,蕉城、古田、罗源山脉容纳于其中。西边支脉,为天湖,水脉丰厚。中间蜿蜒至白鹤。古道悠悠,有石壁岭。明代邑人陈纪有诗为证:“今古钟灵原有自,兆呈勋绩著旗常。”

洋中古有“好西乡”美誉,是古田、屏南及虎贝与沿海交通的必经之路。宋代朱熹就曾至洋中,并赋诗称赞:“景宴春红浅,雨余寒翠潜。风生回巧笑,桃李任漫山。”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周斌被朱元璋受任为国子监,明成祖朱棣,都曾是他的门下弟子。1966年,建成宁德通古田的“宁古路”,山道十八弯。2016年7月,洋中古镇景区跻身国家3A级旅游景区行列。洋中镇整合东山古街等一批优势旅游资源,投资160万元,打造“梦里水乡”。境内里天山、外天山是“天山绿茶”的原产地。《中国茶业志》把“天山绿茶”称为“福建绿茶中的珍品”“烘青极品”,1982年首届和1986年第二届全国名茶评选中被国家商业部评定为“全国名茶”,茶界泰斗张天福先生挥毫称赞其“香味独珍”。1992年10月8日,霍童大茶树(小乔木型)被列入《中国野生茶树种质资源名录》。至此,省内茶叶界先后在虎贝、洋中等地发现了野生大茶树群落。其中虎贝姑娘坪分布野生茶树遗群,主干围径达151厘米和121厘米。这一发现说明了蕉城是茶多类分种分布的区域。

虎贝镇聚集佛道古迹,有那罗寺、辟支寺等。那罗寺,建于形如狮子石窟之中,古寺屋顶曾以石窟为顶,不建一瓦一片。元初,承接朱熹理学的大儒陈普先生,辑有“翠屏霁雪、石屋朝天、笑天狮子、蛟潭映月、蓬莱飞峰、文峰卓笔、棋盘仙迹、双柱擎天”的“石堂八景”组诗词,被尊为石堂先生。文峰村,2014年获评蕉城区第一个中国传统村落,曾出过清代台澎总兵黄礼鉁,其墓历经风雨的洗礼,2011年,被列入福建省涉台文物名录。文峰村至今还保存陈普祠、奶娘宫等古建筑。黄家村彭家墩有一棵千年古杉,树的主干腰围8.82米、直径2.81米,高约14.5米。彭氏家谱有诗赞颂:“枝繁叶茂历悠悠,伴祖肇迁有千秋,馨竹国史传铭志,伞树家声万古流。”并爱称为“凉伞树”。2003年被国家林业局命名为十大“杉木王”之一。虎贝还是革命老区,曾为闽东红军“石堂整训”的发生地,留下众多革命遗址:百丈岩,红军军械、被服厂等。阮英平率领的闽东独立师第三纵队的一个支队,为大部队转移,最后的九壮士跳崖壮烈牺牲,青山有幸埋忠骨的百丈岩,今刻有“百丈英风”。

黄家蒸笼和黄家老酒是虎贝的两大支柱产业。其中,黄家蒸笼至今已有九百多年历史。 2009年,黄家蒸笼被列入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在黄家蒸笼行业协会的带动下,40多家企业整合一起,产品远销韩国、日本、中国台湾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实现产值1亿多元。

北部区域,有洪口、霍童、赤溪、九都、八都、七都。

说到霍童,不得不先说霍童溪流域。

霍童溪,经洪口,入柏步村后,折向东南流经霍童、九都、八都,至金垂右屏云淡岛注入三都澳,干流长56.8公里,流域面积559.91平方公里,列为全省“五江三溪”之一,是福建省唯一没有受到污染的河流。《宁德市霍童溪流域保护条例》经福建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批准,于2019年7月1日起施行。这是宁德市首部生态环境保护类法规。其中流域境内还有七都溪,年径流量2.16亿立方米,已建成的市区第三水厂,为城市未来扩展北部新区打下坚实的基础。

霍童镇,是北部霍童溪生态经济区核心区,汇集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国家级生态乡镇等美誉。2000年霍童镇邑坂村的芦坪岗一带考古发现石器、石核、石片。芦坪岗遗址的发现,把闽东的历史推前到旧石器时代晚期,被考古界誉为“宁德古人类从这里走来”。它的人文底蕴最为独特。在晋代,霍童山已是道教重要的修养地。其中鹤林宫是福建地区最早载于史册的重要建筑。南朝陶弘景在他所编辑的重要道教经典《真诰》中,论证了霍童山是掌管司命(即掌握神仙之生命)的地方,这在道教上清派中,地位和级别均为最高。唐初,宫廷大道士司马承贞(647—735)受皇帝之命册封天下名山,名列“三十六洞天”之首,居于五岳泰山、衡山、华山、常(恒)山、嵩山之前。号称天下第一山的支提寺,居于其中。支提山是天冠菩萨道场,佛教界有“不到支提枉为僧”之说。

霍童留存许多璀璨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如 “中华一绝”的霍童线狮、霍童民居等。而今,霍童线狮馆一期雏形已显。为促进国家级红色旅游景点景区支提山和沿线老区发展,2012年10月蕉城区斥资2.3亿元建设九贝红色旅游公路,全长39.513公里,直接受益的老区人口达10多万人。

霍童是著名的革命老区,其中发生在霍童宏街宫的闽东党史上著名的“霍童暴动”,打响了宁德县工农武装斗争的第一枪。霍童文昌阁,在县域其他文昌阁中建构独特,它还是民国36年(1937年)国共和平谈判的旧址,1992年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至今,霍童溪生态经济区,具有特色的还有赤溪千亩高优现代农业示范园区,目前园区入驻企业总数达18家,涵盖新优水果种植、名贵中药材种植、高优果蔬栽培等产业,并引入水培、气雾化栽培等高新技术。其中霍童溪流域中段的重要生态乡镇——九都镇,立足打造绿色百里画廊, 2017年8月,宁德水韵九都水利风景区被国家水利部列为第十七批国家水利风景区;2019年5月,“青春回眸·宁德诗会”暨“云气诗滩”揭牌仪式活动在九都云气村举办。国内著名诗人云聚这里,弘扬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闽东之光”精神。

东面有飞鸾、三都。其中世界少有的深水良港——三都澳,印证了 “出入门户,五邑咽喉”的特殊地理优势,也是一个见证中国近代沧桑历史的港湾。

1898年(清光绪二十四年),清政府正式开放三都澳。意大利、英国、美国等在这里设领事馆、码头。岛上建有“美孚”“亚细亚”等油库。此后,德、日、俄、荷、瑞典和葡萄牙等24个国家在此设立办事处或代表处,有4个国家在这里设有钱庄。1899年5月,三都澳设立福海关,是继漳州海关、闽海关、厦海关之后设立的福建省第四个海关。十九世纪末西方列强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时,美国也想在中国沿海港口中找一个据点。当时美国一个海军将领到三都澳考察,被这里无与伦比的自然条件深深吸引了,他声言,“谁控制这个港湾,就可以控制整个西太平洋。美国如取得三都澳,太平洋就会成为美国湖。”

清末现代教育兴起,1933年在三都岛上设立省立第三中学,时为闽东最高学府。1927年末和1962年末,著名文学家郭沫若两度来到三都澳,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句:“良港三都举世无,水深湾阔似天湖。”1952年三都澳辟为军港。1982年11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考察过三都澳,1983年10月,时任全国政协主席的李先念同志亦考察过三都澳,都对三都澳给予很高的评价。

至今保存的清时所建的海关公馆楼,是三都澳早期开发开放的物证。其他古建筑还有:修女院、修士楼、西班牙哥特式天主教堂、主教楼等,弥足珍贵。

在千年流光里,许多名贤和人文事迹闪耀在这座城市的天空。2017年10月,以隋谏议大夫黄鞠采用“火烧水激凿石工法”开凿隧洞技艺、龙腰渠等组成的黄鞠灌溉工程,与陕西汉中三堰工程、宁夏引黄古灌区工程等成功入选第四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黄鞠灌溉工程还是迄今发现的系统最完备、技术水平最高的隋代灌溉工程遗址。水密隔舱福船技艺,保留在蕉城区漳湾镇,至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2010年11月,由晋江和宁德蕉城区联合申报的《中国水密隔舱福船制造技艺》成功列入世界“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建县至清末,出过余复、阮登炳两位状元,96位进士。陆游、朱熹、戚继光等留下诗文。明朝刑部尚书林聪,官居一品,气节凌云。近代名人林振翰,是汉译世界语第一人。“无名英雄”蔡威,长征路上破译无线电密码,屡建战功。涌现郑长璋、颜阿兰等革命烈士700多人。参加赴北上抗日前线的将士,已知的有雷应清、黄垂明等近300多人。侨界杰出人物成就不凡,出现了冯近凡、阮琼珠等一批人物。粟裕、叶飞、曾志都曾在这方热土战斗过,留下他们光辉的足迹。

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被誉为“世界不多、中国仅有”的三都澳,成为孕育希望的港湾。将三都澳打造成一个通往全国沿海各主要港口、面向太平洋的国际性港口,迎来了新的契机。2017年,宁德市委、市政府提出“开发三都澳、建设新宁德”。蕉城区在围绕“再创黄金期、建设新蕉城”的核心上,在七都和漳湾区域打造培育壮大新能源、新能源汽车、铜材料等三大千亿产业集群。宁德时代、宁德新能源科技打造全球规模最大、技术领先的锂电新能源产业基地。三屿上汽项目是东南沿海最具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中铝东南铜业依托宁德漳湾临港工业区,重点发展电子工业用铜、铜箔、铜杆、铜带等精深加工业,努力打造铜精矿贸易、冶炼、深加工、循环产业为一体的完整产业链条。天然深水良港三都澳,是建设10-50万吨泊位的国际国内大型贸易中转港和布局大型化工、钢铁工业基地的最佳选址。现阶段,蕉城区经济发展速度走在福建省84个县、市的前列,争创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和全国工业百强区。

占据宁德核心区的优势,蕉城融入宁德现代大交通格局建设,在推进大港口、大通道、大枢纽、大路网、大物流建设中,城市初步形成“一港四区”宁德港、“三纵四横四联”高速公路网、“一枢纽三纵三横八支线”区域铁路网、“四纵四横三联”普通国省道干线公路网格局。随着宁屏公路、宁古公路、沈海高速、宁武高速、温福铁路等建成通车,沈海复线、宁衢铁路、宁古高速等全面加快建设,蕉城将建成中国东南沿海大通道的前沿区域。

蕉城,不愧为中国沿海新兴发展城市的一个缩影!  □ 古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