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缪华:歌颂今时代

2020-09-09 09:05:55 三都澳侨报

在那些高深莫测、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蹈者看来,往往看中的是一种虚无缥缈脱离现实、玄之又玄难以明了的东西。比如声音,他们想入非非,居然想到天籁之音这让一般人听来目瞪口呆、心里发毛的词语。若有人怯生生地试问,究竟何为天籁之音?我估计一百个高人必定有一百种的解答,若把这些解答集中在一起,答案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都没有上过天,怎么知道那一定就是天籁之音呢。问问上过天的航天员,他们的回答或许还有些让人信服。

还是平民百姓来得实在,不加掩饰地坦然承认了自己那些和物质有关的念头和期盼,要是让他们做音乐上的选择,他们肯定会在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之间毫不犹豫地倾向后者,因为那才是他们真正能够接受的声音。哪怕有人对他们不厌其烦地说,帕瓦罗蒂、多明戈等国际巨星的声音是如何任何地穿云裂帛,大多数老百姓还是听之任之、无动于衷。

在影视或者书本里常常可见可读到这样的一幕,某人娴熟地将一块银元用手指轻轻捏着,放在嘴前,然后调动丹田之气,猛力一吹,迅即贴在耳边,脸上渐渐露出最为美妙最为得意的笑声。

有人说那是验证银元的真伪,纯度高的银元在震颤后发出的声音,清脆而明快;如果是假银元或者是纯度低的银元,声音就显得沉闷和噪杂。我对此一窍不通,无法从那细微的声音中辨别出真伪。其实现实中的很多人和我一样,根本不会分辨。我以为那貌似懂行的吹银人,除了验证银元的真伪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怦然心动的外在浮现。尽管银元作为货币的朝代和我们渐行渐远,而且在现实中也很难见到“袁大头”,我们现在使用的纸币虽然发不出金属的声音,但甩动一沓新票子发出的清脆声在人们听来,同样悦耳,同样赏心。

对当时的人们来说,银元所发出的声音最打动人心。如果说评选天籁之音,估计老百姓会投其赞成票的,毕竟这声音汇聚了百姓的现实交响曲和未来畅想曲。银子攥在手里心里不慌,走在路上脚下生风,它和人们的衣食住行甚至地位、尊严、威信、勇气、财富密切相关。

银元叠就的高度是和人们的生活水平成正比的。在银元作为货币流通的年代,银扮演着一个江湖侠士的形象。作为人们最喜爱的金属,金在任何朝代都比银来得高贵和显赫。它是稳坐中军帐的老大,老谋深算,从来是运筹帷幄,掌控着国家的财政命脉。虽然它极少行走于江湖,但它在江湖的名声却是不可撼动的,就像武侠小说写的那样,你不在江湖,江湖却有你的传说,这是多么高的地位呀。而谦卑、淳朴的银,在江湖不停地奔走,流动如水,飘移似风。银子的作用实在太出色了,甚至是事半功倍。比如《水浒传》中的智多星吴用仅仅花了一两的银子,就说动了虽身怀绝技但贫困潦倒的三阮兄弟,他们不仅积极参与劫持青面兽杨志护送的生辰纲,而且自告奋勇地成为了梁山水军的创始人。

银子如影随形,无处不在。改朝换代的纸钞、信用卡全盘传承了银子的衣钵,在为人升迁、竞选、招标、买卖等各种潜规则的运作中,当先锋打头阵,果然所向披靡、一路绿灯。当一个现在的智者行贿或嫖娼时,必须把你的意图兑换成对方能够接受的“银子”,因为,只有那声音才能让人心花怒放,才能被人笑纳。  □  缪 华